“有人闯入上古禁制?”

“什么人不要命了,居然敢擅闯禁制?”

六大势力的人面面相觑,九重神渊里的人还没出来。

九重神渊外没有人闯入。

这个闯入禁制的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是人,是元神。”

南介和尚瞥了帝莘一眼。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一旁静坐的帝莘的身上。

他们看帝莘的眼神,就如看傻子似的。

元神闯入上古禁制,谁不知道,元神只有真身二分之一的实力。

即便是真身前往,都会在上古禁制内被击成重伤,元神入内,必定会灰飞烟灭。

这神界第二军团上将军的胆子可真是比洛言方仙还要大得多。

要知道,就算是洛言方仙那会儿,也只敢绕开上古禁制,不敢踏入半分。

上古禁制内,神力化为了巨浪,帝莘的元神踏浪而行。

上古禁制内的大量天罡之力,源源不断凝聚成了天罡雷,落雷滚滚,朝着帝莘的元神狠狠砸去。

这一记罡雷,蕴含的磅礴的天地之力,足以让游魂魂飞魄散。

帝莘神力迎击而上,轰隆隆。

神力巨浪和那漫天的罡雷硬碰硬,谁都没法子撼动谁。

两股力冲撞在一起,犹如天雷对地火,一拍两散。

那上古禁制的尊严受了挑衅,又哪能罢休。

罡雷才刚散去,就听得天空一个古阵盘旋而出。

古阵吞云吐雾,只听得扎扎作响声,一条渊之罡龙破阵而出。

渊之罡龙盘旋雄踞,身下有六爪,乃是罡龙中的强者。

这条渊之罡龙,那是当年渊神尊遗留下来的一条罡龙。

渊神尊死时,留有遗训,渊之罡龙就盘踞在了九重神渊之上,守护着渊神尊的遗骨。

多少年来,无数的神族想要进入九重神渊,都会被罡龙所杀。

它觑见了一缕元神状态的帝莘打了一个重重的响鼻。

“不知死活的小辈,胆敢以元神来冒犯上古禁制,难道你就不怕灰飞烟灭?”

帝莘的元神不惧不畏,朗声笑道。

“屠你一条小爬虫,本座只用元神,足矣足矣。”

帝莘那般狂妄自大的语气,让渊之罡龙勃然大怒。

它的龙神,重重一震,全身的龙鳞化为了无数的落雷滚滚而下。

它六爪腾空而出,爪风化为了道道疾闪,从帝莘的身侧擦过。

帝莘面色微凝,却见他运起了神力之时,体内的妖力也是呼之欲出。

他面色阴沉,神力和妖力凝聚,却见上古禁制中,出现了一柄顶天立地的擎天巨剑。

那剑疾风呼啸,在了罡雷电海中迂回而过。

剑风所到之处,疾电破碎,罡雷溃散,好一把气势惊人的擎天之剑。

“好小子,却有几分门道。老龙我在此镇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了得的剑。”

渊之罡龙面有敬佩之色,可它并不准备就此放过帝莘。

九重神渊的禁制一旦破除,那渊之神尊的骸骨以及九重神渊里的上古神兽,乃至神渊最深处的存在都会公布于世。

如此一来,九重神渊将再无安宁。

渊之罡龙口中吞吐,龙身旁,云雾缭绕,却见它龙口大张。

一道可怕的黑雾从它口中倾泻而下。

那黑雾所到之处,一切神力和妖力瞬间化为乌有,它就如一个无底深渊,足以吞噬一切生机和生灵。

渊之罡龙的奥义神通。

“深渊吞噬。”

眨眼之间,帝莘的擎天大剑和元神都被神渊黑雾吞噬。

帝莘的元神,只觉得周遭一片漆黑,犹如深陷泥潭,五感六识全都在迅消退。

犹如被一个巨人,吞进了腹内,帝莘的元神无处可逃。

“想不到这渊之罡龙还有这样的奥义神通。”

帝莘的元神一点点被黑雾吞噬,眼看就要灰飞烟灭。

他情急之下,忽是想到了自己早前的那番话。

“肉身为鞘,元神为剑!剑鞘合一,天人合一,所向披靡。”

这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不知是多少年前,何人曾和帝莘说过。

而在这一刻,在帝莘的脑海中不断盘旋。

他长啸一声,声动九霄。

帝莘的肉身,犹如一枚响箭,凌空而起,冲入了上古禁制之中……

但见天地之间,风云为之变色。

临近黄昏,天边的夕阳入血一般。

“江山代有才人出,是龙终会遨游九天,神界,还是困不住他啊。”

人界,无涯峰前,化身为无涯掌教的秦小川遥望着苍穹之上,看那一片不断翻滚的神云。

“掌门,你要求挑选的弟子已经找齐了。”

身后,无涯峰的大弟子,也就是帝莘的大师兄带着二十名孩童,这些孩童,都是男童,年纪最小的乃是三岁,虽大的十三苏。

居中位置,站着一名唇红齿白的男童。

他约莫五六岁,是所有孩童中,长得最白净可爱的。

看着面相,和叶凌月有些许相似,这孩童不是旁人,正是叶凌月在人界有血肉关系的亲弟弟,叶凰玉和聂风行的儿子。

叶凌月离开人界已经数年,叶凰玉和聂风行常年在外行军,恰好这时孤月海对外招收弟子,叶凰玉就将孩子送了过来。

“这些孩子的生辰八字,可都是阳年阳月样日生?”

秦小川收回了视线,在那些孩童的脸上来回睃了一眼。

“启禀师父,这些孩童都是经过挑选的,他们的生辰八字都符合师父的要求。”

大师兄也不明白,师父怎么突然兴起了收徒的念头,而且只要阳年阳月阳日生的,难道说这些孩童的天赋高人一筹?

不过这些困惑,大师兄也不敢多问,师父近日变得很是沉默寡言。

那些孩童见“他”白苍苍,一脸的严苛,都吓得不敢动弹。

唯独叶凌月的弟弟很是胆大,他非但没有惧怕秦小川,反倒上前来,扯了扯秦小川的假胡子。

“白胡子老爷爷,你会教我们武功嘛?”

秦小川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那是自然,你们将会是我手中最锋利的剑。”

阳年阳月阳日生的孩童,乃是极阳之命。

这种孩童的血,正是破除玄阴之血封印的最好法子!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