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玉手毒尊,还是叶凌月,都以为鸿蒙子是受了洛言方仙的蛊惑,才成了今时今日这副模样。

可事实上,这一次,叶凌月和玉手毒尊倒是误会洛言方仙了。

洛言方仙当年救回鸿蒙子时,他就已经是眼下这副样子。

玉手毒尊的事,他只字不提。

洛言方仙也猜不出,他到底还记不记得玉手毒尊。

那叶凌月号称是鸿蒙子的弟子,洛言方仙生怕,她的出现让鸿蒙子变成了当初的鸿蒙子,所以不敢直接暴露了叶凌月的身份,而是先行试探一番。

“我一生浪荡,从未收过什么弟子。照你所说,那女学员能够打败洛音,很可能是因为她持有的那一件神器。能够废掉一件上品神器,对方的这件神器应该是极品神器了。”

鸿蒙子沉声说道。

“极品神器!这怎么可能?那小丫头除了貌美一些之外,看上去并无异样,身上也不像是携带了那样的重宝。要知道极品神器即便是在神界,也存量极少,据我所知,冰原女帝手中都只有两件极品神器。”

洛言方仙直呼不可能。

这些极品神器,说来就等同于四大神帝的保命符,也是因为有了它们的存在,四大神帝的帝位才可以如此稳固。

“洛言,你太孤陋寡闻了。事实上,极品神器并非只有四大神帝才有,光是我知道的,八大方仙中就有人持有极品神器。”

鸿蒙子没有再细说。

他心底暗叹,洛言方仙的眼界也未免太狭隘了,她当真以为,神帝就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

“你这么一说,难道那个女学员身后有其他方仙势力在撑腰?”

洛言方仙一听,有些为难。

她原本想要对付叶凌月,可若是那人身后也有其他方仙,她就必须谨慎行事了。

“有没有人撑腰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件极品神器具有吞噬神力的作用。那名女学员很可能还没有现这个奥秘,否则,等到他日她现了个中缘由,掌握了那件神器之后,只怕你我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鸿蒙子语重心长道。

“那可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夺了她的极品神器?”

洛言方仙后悔,早知如此,她就算是拼尽了全力,也要击杀叶凌月。

“她若是背后真的有高人存在,只怕你我也不好杀她。不过,我倒是有一计,试探她身后是否有人。”

鸿蒙子的才智,远在了洛言方仙之上。

“此话怎讲?”

洛言方仙不明。

“你我不便出手,但你大可以说服须弥方仙动手。他素来疼爱洛音,若是知道她被人所伤,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鸿蒙子循循善诱道。

洛言一听,先还有犹豫。

她和须弥方仙,除了有一个女儿之外,再无其他瓜葛,全都是须弥方仙自作多情。

可想起了女儿如今痛不欲生,满目疮痍的模样,加之鸿蒙子的游说,她最终还是决定前去找须弥方仙,让他前去对付叶凌月以及叶凌月背后的那个高人。

叶凌月莫名其妙拥有了极品神器,只是她自己却还被蒙在鼓里。

眼下的叶凌月,光是对付薄情天灵盖上的那一块赝品,就已经很头疼了。

那假鼎片上,覆着一层极其厉害的精神力,即便是叶凌月用白色鼎息,吞噬起来也很是困难。

足足过去了一个日夜,叶凌月才彻底将那块碎鼎片击碎。

她也是精疲力尽,昏睡了一夜之后,睡梦之中,听到了一阵阵念经的声音。

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就见自己置身在神祠里。

四周收拾的很干净,小雨她们都不在,唯独小南无和尚静坐在神案的位置,拨动着佛珠,诵着经。

小南无和尚也是执着的很,他认定了叶凌月有佛缘,恨不得天天在叶凌月身旁颂经礼佛,让她耳濡目染,早日加入佛宗。

可惜在叶凌月看来,那就是对牛弹琴。

“薄情呢?”

叶凌月环顾四周,不见薄情的踪影。

“走了。”

小南无和尚念完了最后一个经文。

薄情醒来时,正值叶凌月疲乏昏睡之时,他在叶凌月的身旁站了片刻,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那会儿小雨她们都在整顿神祠,也无人阻拦。

也不知薄情到底是离开了九重神渊,还是去找纳兰雪复仇去了。

“走了?他应该已经恢复了记忆才对,怎么说走就走?”

叶凌月纳闷着。

她原本以为,薄情醒来后,就成了以前的薄情。

“物是人非,人啊,一旦历经了生死,就会生改变。叶施主,你两世为人,难道还不明白这一点?”

小南无和尚一本正经道。

叶凌月懒得搭理小南无和尚,她一看时辰,也是吃了一惊。

因为治疗薄情的缘故,她耽搁了一天一夜,剩下来的时间,不过寥寥几日。

她必须尽快找到九重玉净柳的下落。

“叶施主,南无有一事相求。”

小南无和尚个头小,可身手很是矫健,一闪就到了叶凌月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南无,你要是想劝我遁入空门,那还是趁早死了心吧。我六根不清净,世上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佛宗,唯独我不可以。”

叶凌月撇嘴,对于小南无和尚的坚持己见,很是不以为然。

“非也非也,南无是有一句禅机不明,想要请教叶施主。”

叶凌月哑然失笑,伸手摸了摸小南无和尚那个圆溜溜光秃秃的脑门,调侃道。

“小南无,连你都不能领悟的禅机,我一个身外之人,又岂能明白。”

说着,她抬脚就走。

“但若是那一句禅机,是令师紫堂宿所留呢?”

小南无和尚的一句话,成功让叶凌月顿住了脚。

叶凌月回,神情略有些变化。

“你说什么?你见过我家师父紫?他在什么地方?”

自太虚墓境一役后,紫堂宿再无音讯。

叶凌月苦苦寻觅,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他就在……”

小南无和尚张了张嘴,想要告诉叶凌月,佛子为了她,已身化树,正饱受煎熬。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