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替小南无和尚把脉之后,再看看神祠内外,纳兰雪那帮人早已不知所踪,想来方才洛言方仙出现,纳兰雪心生恐惧,偷偷溜走了。

不过洛言方仙走得匆忙,倒是没有将洛音神女的那一份神骨带走。

叶凌月顺理成章,将那些神骨据为己有。

如此一来,叶凌月手中持有的神骨数量,一下子达到了一百多块,当之无愧,成了所有新人中的第一人。

只是获得神骨的喜悦持续不了多久,沈祠里,曾小雨等人惊呼了起来。

“凌月姐姐,你快过来看看,大哥哥又狂了。”

神祠里,薄情怒红着眼和小怪物厮杀着。

说来也怪,薄情早前被乾坤美人环所伤,受了重创,虽说叶凌月当时诊断,他的性命无忧,可照理说,绝不可能在短短的半个时辰里恢复如初。

可事实却是,不过过了一刻钟,薄情就恢复了过来。

他下手招招致命,身法又是诡异,小怪物应付起来,也很是吃力。

叶凌月无奈,只得和小怪物联手,斗了足足一刻钟,才将薄情制服。

为了防止薄情再乱来,叶凌月只能用蚀元魂链将其层层捆住。

可即便是被魂链困住,薄情依旧怒咆不断,整个人看上去和野兽无异。

“凌月姐姐,那根骨哨在我的肚子里,我先想法子拿出来,你看看能不能帮上大哥哥。”

曾小雨想起了肚子里的骨哨也许有用,忙提醒叶凌月。

曾小雨的话提醒了叶凌月,她炼制了一些催吐的药水给曾小雨,才将那骨哨重新取了出来。

在取骨哨时,叶凌月听曾小雨说了事情的经过,不由为曾小雨的急智捏了把冷汗。

“小雨,你也太胡闹了,下次可不许再这么做了。若是纳兰雪一怒之下,真要将你开膛破肚,你可怎么办?”

叶凌月想着,就觉得一阵后怕。

“我不怕,凌月姐姐你说过邪不胜正。再说了,我总不能看到那个大哥哥被那些坏女人控制。”

曾小雨一脸的正气。

她虽和薄情不熟,但也知道,他是叶凌月的旧识。

“凌月姐姐,我有个问题,那个大哥哥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曾小雨人小鬼大,她也知叶凌月有了蚩印将军,可也看出,叶凌月对薄情很是不同。

“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他为了我,付出了太多,也牺牲了太多,此生,只怕我都要亏欠他了。”

叶凌月语带惆怅,说罢,看了眼手中的骨哨。

叶凌月也知薄情对她的情意,只是她既已经认定了帝莘,就不会再有所动摇。

如今,她唯一能为薄情作的,就是尽快治愈他。

她必须,先找出让薄情受控的症结所在。

早在洛音神女第一次取出骨哨时,叶凌月和鼎灵就已经现那骨哨有些异样,当时叶凌月还怀疑,这骨哨和九洲鼎的第九块鼎片有关。

如今骨哨在手,叶凌月再仔细一看,却不禁有些失望。

骨哨已经清洗过了,叶凌月能够看清楚它的材质和构造。

一番观察下来,叶凌月才现,这骨哨并非是用九洲鼎片打磨而成的。

尽管如此,叶凌月和鼎灵都在骨哨上现了一缕微弱的九洲鼎片的气息。

也正是因为这缕气息,叶凌月和鼎灵早前才会误会它是第九块鼎片。

“等等,这骨哨上有字。”

叶凌月细细一看,现再骨哨的内壁,有一行隐晦的小字。

她仔细看清楚了,才现那是个名字。

“鸿蒙子!”

叶凌月心中震撼,赫然现,这根骨哨竟是鸿蒙子炼制的。

神界和人界一样,方士炼器、炼丹,尤其是成名的方士,都会在成品上留下自己的烙印。

像是叶凌月炼制的丹,上面也都会有其名讳,这一管骨哨上留有“鸿蒙子”三字,意味着骨哨的炼制者,就是鸿蒙子。

控制薄情的骨哨,并非出自洛言方仙之手,而是出自鸿蒙子之手?

这个事实,让叶凌月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难道说,她早前的猜测都是错的。

鸿蒙子前辈并非是被洛言方仙控制,相反,是他背叛了玉手毒尊,自愿和洛言方仙在一起,又用了特殊的法子,控制了薄情。

叶凌月一时有些失了方寸。

她一直将鸿蒙子视为师长,对其很是尊敬,从未想过,鸿蒙子会是个卑鄙薄幸之人。

若是她的猜测都是真的,那玉手毒尊知道真相后,又当如何?

叶凌月不由握紧了手中的骨哨。

“无论真相如何,我都要先救薄情。且试试这骨哨到底是怎么控制薄情的。”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了下来。

她走到了薄情的身前。

“小雨,你试着吹响骨哨。”

叶凌月早前检查过薄情的身子,现他的身子并无异样。

她还不死心,想看看在骨哨控制薄情的情况下,薄情的身子会不会生异变。

曾小雨依言,吹响了骨哨。

骨哨的声音,悠长而又低沉,萦绕在神祠里。

原本在不断挣扎的薄情,在听到了骨哨的声音后,渐渐停止了挣扎,他目光呆滞。

叶凌月看准了时机,毫不迟疑,控制着鼎息检查起薄情的身子。

白色鼎息丝丝缕缕,渗入了薄情的体内。

脏腑、肌肉、血脉,一切都和叶凌月早前检查的一样。

可就在叶凌月失望之余,鼎息已经到了薄情的头颅位置。

就在靠近其天灵盖的位置,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逐渐在显露出来,叶凌月迅现了这一处异样。

“小雨,继续吹,将骨哨的声音吹奏的更高一些。”

叶凌月眉心一跳,示意曾小雨继续吹奏骨哨。

随着骨哨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高亢,叶凌月在薄情的天灵盖处,现了一片东西。

看到了那样东西时,叶凌月和鼎灵都是大吃一惊。

薄情的天灵盖里,居然有一块鼎片!

看到那鼎片时,叶凌月不禁呼吸急促了起来。

她玩完没想到,自己一直苦寻不到的九洲鼎片的最后一块,竟然藏身在薄情的天灵盖内!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