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神渊,每一重神渊,都被加持了额外的重力禁制。

到了第八渊时,重力禁制的作用已经达到了五千斤以上。

这个重量,若是通俗点形容,就好比人的背脊上,背负了五千斤的重量,别说是行动自如,就算是迈开一个脚步,都是困难无比的事。

尤其是,九重神渊只有主神级别以下的存在才能进入。

一般而言,到了七八品神印,一个武者能承受的极限重量也就只有万斤左右。

而这一次新人历练中,只有地级以上的选手,才具备在第八渊的重力下行走的实力。

即便是如此,众人的身法也要慢上一半。

也是为此,洛音神女和纳兰雪等人,虽是一早就出了,可脚程却不快。

只听得轰的一声,有人倒在了地上。

曾小雨的手脚上,全都会铁链,她年纪小,体力也是所有人中最弱的,早前有泰坦王猿帮衬,她才能在第八渊活动,可眼下,她支撑不住了。

“真是个拖油瓶。”

洛音神女的俏脸上,满是不耐烦。

“照我说,就该现在就杀了她,我们埋伏在神祠里,不愁叶凌月不上当,留着她根本没有用处。”

纳兰雪一脚就揣向了曾小雨的头。

眼前一花,曾小雨已经不见了,却见薄情避开了纳兰雪的腿风,将曾小雨背了起来。

“薄情?”

洛音神女一脸的诧然。

纳兰雪也僵着脸,很是古怪地看了眼薄情。

“你怎么知道我要留下这丫头?你真是太了解我了,你是不是猜到了我想要她的那头兽宠当坐骑?”

洛音神女笑了起来,她心中正想着,曾小雨不能杀,撇开诱杀叶凌月,洛音神女上一次看到曾小雨时,就很觊觎泰坦王猿。

不过洛音神女也看出了,泰坦王猿和曾小雨结下了契约。

看样子,结得还是活契。

活契可不比死契,活契一旦结成,兽宠和主人之间,就有很深的感情。

若是主人被杀,兽宠就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心,也要和仇人同归于尽。

但若双方任一方自愿解除,活契就会解除。

洛音神女才有机会让泰坦王猿心甘情愿成为他的坐骑,到时候她再杀曾小雨也不迟。

洛音神女当薄情帮助曾小雨,是因为知道她心思的缘故。

唯独一旁的纳兰雪,心里很是古怪,骨哨被曾小雨给吞了,薄情早已不听洛音神女的控制,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她的心思。

她狐疑地看了看趴在了薄情背上的曾小雨,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难道说,骨哨被这小丫头给吞了,薄情自动听了小丫头的话,可看上去又不对,倘若真是如此,小丫头不是早就操控着薄情逃跑了。

“洛音,你不能掉以轻心,这小丫头是叶凌月的妹妹,有其姐必有其妹,你不是说了她还有一头神兽,怎么这会儿就不见了踪影,你还是提防着点好。”

纳兰雪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过是一头神兽而已,何必大惊小怪。纳兰雪,我看你是被叶凌月吓破了胆,草木皆兵了。再说了,就算是有什么问题,有你我和薄情三人联手,什么人能敌得过我们。”

洛音神女不置可否着。

众人已经到了一座神祠前。

那座神祠比起早前众人见过的任何一座神祠,都要大很多。

但是由于年久失修的缘故,神祠的外墙已经倒塌了,四处可见断壁残垣和腐朽的腐木。

只是在进入神祠时,原本应该供奉着神骨的神案上空空如也,并不见神骨的踪迹。

“我早前派人来打探时,就没有现神骨,不过在神案下面现了一条密道。”

这座神祠最早是纳兰雪和火神一队的人现的。

他们原本以为,这么大的神祠里面,必定有神骨,甚至可能有几块神骨,可事实恰好相反。

洛音神女看了看四周,周围积了一层雪屑般的灰尘,除了他们几个的脚印外,再无其他踪迹。

显然纳兰雪没有说谎。

洛音神女再查看了神案下的密道,现这密道设计很是巧妙,只要轻轻一撞,就能跳出,若是有人埋伏在此处,必定能一击命中要害。

她索性就取出了一块神骨,放在了神案上。

只要叶凌月一看到这块神骨,上前来取,她就有机会一招将其击杀。

“我们兵分两路,你埋伏在神祠附近,我下密道。”

洛音神女看到了密道,眼中狠毒之色一闪而过。

洛音神女本想和薄情、曾小雨一起下密道。

可是密道很窄,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入。

洛音神女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埋伏在里面。

纳兰雪做了个手势,众学员迅散开,埋伏在了神祠的附近。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临近正午前后,埋伏在暗处的纳兰雪就见了叶凌月独自一人走进了神祠。

“当真是自寻死路,叶凌月落单了。”

纳兰雪一见,欣喜若狂。

早前她还担心,曾小雨的兽宠会去通风报讯,如今看来,却是她多虑了。

畜生就是畜生,哪怕是与人活契了,也不可能有人那般的智慧。

曾小雨也急了,难道说泰坦没有找到凌月姐姐?

她想出声示警,可嘴却被纳兰雪捂得死死的,根本不出一点声音。

只见叶凌月擦拭着汗水,一脸警惕,走进了神祠。

她看了看四周,没有现什么可疑的脚印,(纳兰雪等人留下的脚印,早已被清理过了)神情顿时松弛了不少。

她的目光,落到了神案上。

现神骨时,叶凌月的神情很是欢喜。

神案下的密道里,洛音神女透过夹板的缝隙,看到叶凌月越走越近。

洛音神女摸了摸手上的乾坤美人环,想着在叶凌月拿到神骨时,做出最致命的一击。

这时,密道里,有一缕缕风吹了出来。

风很微弱,几乎没有什么人注意到。

唯独薄情,嗅到了风里面的异样。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薄情,面色刹那变了。

风对于他而言,是最熟悉不过的东西。

可是在密道里的这一缕风,却让薄情闻到了一丝刺激的味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