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叶凌月见到了满身泥泞的泰坦王猿时,先是一喜,可是当她现,曾小雨没有和泰坦王猿在一起时,不免有几分焦急。

“泰坦,生了什么事,小雨人呢?”

泰坦王猿和曾小雨的关系,就像是当初的叶凌月和小吱哟,说是形影不离一点都不为过。

也是因为有泰坦王猿在的缘故,叶凌月才放心让曾小雨一个人在九重神渊里闯荡。

泰坦王猿挠了挠脑子,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胡闹!你怎能答应让小雨去偷骨哨。”

叶凌月一听,十分焦虑。

曾小雨修炼时间短,其修为比起纳兰雪和洛音等人,简直是天差地别。

她又没有泰坦的掩护,必定凶多吉少。

“主人,你也不用担心,我看那小丫头很机灵,她敢去偷骨哨,就一定有保命的本事。”

小吱哟见过曾小雨,在小吱哟看来,曾小雨就像是当年的叶凌月。

面对艰难险阻时,都会顽强不息,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当初叶凌月会看中曾小雨,收其为徒的缘故了。

这时,泰坦王猿也现了小吱哟的存在。

“前辈?前辈你是叶师父的兽宠?”

泰坦王猿简直是惊为天人,想不到那么厉害的前辈,居然也被叶凌月给收服了。

“咳咳,傻猩猩,这会儿可不是吹捧的时候,还是先想法子救出那个小丫头。”

小吱哟被泰坦王猿崇拜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天知道,它屁点大的本事都没有,不过是一缕魂魄而已。

“说的不错,小雨这会儿都没动静,一定是不慎被抓住了。洛音和纳兰雪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她们暗中埋伏,又抓了小雨,若是稍有不慎,恐怕会伤了小雨的性命。”

小怪物思索着。

“泰坦,你说纳兰雪她们打算埋伏在第八渊最大的神祠地道里,伏击我们?”

叶凌月反问道。

得到了泰坦王猿肯定的答复后,叶凌月就思考了起来。

照泰坦所说,洛音神女和纳兰雪虽然结成了联盟,可两人面和心不合。

纳兰雪正在等待时机,等到叶凌月和洛音神女两败俱伤时,利用薄情击杀了洛音神女,坐收渔翁之利。

不仅如此,纳兰雪身后,还有一个未知的神秘人在支持。

叶凌月在看到纳兰雪的神印觉醒,而且实力突飞猛进时,就已经现到了这一点。

只是不知道那神秘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从第一渊到第八渊,大部分的神祠都已经被六大势力给攻占了。

叶凌月计算过众人手中的神骨,如今四大神院中,三大神院都归了洛音神女控制,叶凌月和小怪物加在一起,手头有一百二十多块神骨,洛音神女和纳兰雪手中应该有七八十块神骨。

任何一方,只要夺取了对方的神骨,就能稳操胜券,成为这次新人历练的个人和院校的双料冠军。

至于洛音神女和纳兰雪埋伏的那座神祠,叶凌月也是知道的。

根据地图上所述,那是九重神渊里最大的一座神祠,它的大小,大抵和叶凌月早前遇到的沼泽神祠群的所有神祠加在一起差不多大。

该神祠也是藏有神骨的为数不多的神祠之一。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也是渊神尊最后身死的地方。

叶凌月早前就怀疑过,余下的最重要的上肢骨和头颅骨中的一样,很可能就在这座神渊里。

所以即便是洛音和纳兰雪真的埋伏在那,她也必须前往一探。

“我们这就前往神祠,我们只有四个人,为了确保小雨的安全,我们必须兵分四路,我和小吱哟一路,任屠天、泰坦和四轩你们也各分一路,我们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一起攻入,务必要让对方来个措手不及。”

叶凌月说罢,做了个“出”的手势,四人一魂魄,如箭影般,飞驰而出,朝着神祠所在地去了。

却说曾小雨被洛音神女抓去之后,洛音神女为了防止纳兰雪下手,将其交给了薄情,自己则是去和纳兰雪一起商量伏击叶凌月的事去了。

薄情面无表情,看守着曾小雨。

曾小雨手脚上,捆着粗重的锁链,手脚都已经勒得青了。

她苦着小脸,可怜巴巴地哀求道。

“好看的大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松开锁链,我是个方士,不懂武学,我不会逃跑的。”

薄情动也不动,那张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曾小雨见薄情无动于衷,也不气馁。

她不知薄情为什么变成了这副模样,可一定是和她肚子里的那根骨哨有关系。

曾小雨也不知那骨哨是什么东西,吞进了肚子里后,她才知道后怕。

好在骨哨吞下去后,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而且如此一来,那两个坏女人也没法子操控薄情了。

如今的薄情,就像是一个无主的傀儡,少了牵线的人,他很是茫然。

可这份茫然,洛音神女并没有现,纳兰雪也没有留意。

洛言方仙不在这里,骨哨就是操控薄情的唯一手段。

他能清楚地听到每一个人说的话,看到每一个人的表情,可这一切,却又像是和他全无关系。

脑中,犹如一团浆糊,他该去哪里,该做什么,全然不知。

“你是不是认识我师父,她叫做叶凌月。”

听到了“叶凌月”三个字时,薄情似有了一点点反应,他眼皮子动了动,朝着曾小雨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个名字,让他的心境,生了一点点的变化。

就像是一潭死水,投入了一块小石子。

柔软的涟漪,一点点泛开。

这名字,他并不讨厌。

“我知道那两个坏女人在你身上动了手脚,不过你不用怕,再过不久,我师父就会来救我了。到时候,我让她连你一起救了。”

曾小雨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胳膊,结果现,锁链勒的更紧了,差点没把她的骨头给勒断了。

薄情忽地矮下了身来,替曾小雨松了松锁链。

“谢谢……大哥哥,你其实是个好人。”

曾小雨嘴甜道。

好人……那是什么东西?

薄情若有所思着。

他,是好人?

“薄情,带上那小丫头,我们出了。”

洛音神女走了进来,没有给薄情更多的思考时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