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究竟为何。

在神界没有特定的说法。

与其说他是比神更高的存在,倒不如说,它是一类神。

无论是修为还是悟性都远寻常的神族。

这一类人,即便是在神族中,也是最顶尖的存在。

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佛之一族,抛弃了神界,远离了尘嚣,而佛之一族中,极少数的人,留在了神界和人界。

这类人,在神界和人界都曾留下踪迹。

他们的后人,建立了佛宗。

作为一种信仰,也作为一种象征,佛宗无论是在神界还是人界,都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它看似不问世事,修的是出世之道,可每当世间生天地浩劫之时,佛宗就会应劫而出。

言院长能用紫微北斗天符推算出,神界将有浩劫降临,而佛宗同样也有相同的法子,推算出天地浩劫。

只因为佛宗的身后,站着比天符师更加懂得天道伦常的千佛宗。

千佛宗虽然不直接参与人神界的事务,可它在神界人界,却有佛使。

而这一任的佛使,就是南无和尚。

佛使的使命,就是游历人间,找到出走佛子紫堂宿。

南无和尚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了佛子在踪迹。

只可惜,当时的佛子并不领情,别说是返回千佛宗,就连孤月海都不愿意离开。

南无和尚无奈,只得留在了青洲大6的佛宗,和孤月海遥相呼应,一方面守护佛子,一方面看遍人界百态。

好不容易,佛子出了孤月海,南无和尚忙追了上去。

哪知,佛子此生最大的孽障也跟着现世了。

按照千佛宗的指示,南无和尚当时就应该杀了那孽障魔星。

可南无和尚却下不了手,只因他现,那孽障魔星身上,也有很高的佛性。

一时之间,南无和尚也茫然了,他的一个使命是守护佛子,助其再度成为千佛之佛,回归三千苍穹大世界,可他另一个职责,则是佛渡有缘人。

那孽障魔星之所以为魔,乃是因为她是佛子的劫数,佛子因其而出世,失了佛性。

可另一方面,她又身具佛性,若是点化得当,乃是新佛出世。

想这一个小小的苍穹小世界,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新佛出现了,算起来,已经有五百余年了。

想当年,也曾有一个有缘人有了佛性,可最终却因儿女之小爱,放弃了成佛,普度成佛的机会。

此乃是多年前的事了,虽最后,也有人成为新佛,但在南无和尚看来,这依旧是件极其遗憾的事。

“吧嗒吧嗒。”

南无小和尚的手上,一挂佛玉念珠拨动着,慈悲咒念完。

身前的那一堆白骨上的戾气一消全无。

几名圣泉寺的和尚走上前去,收起了神骨。

“还没打听到玉净柳的下落?”

小南无和尚询问左右。

几名和尚摇了摇头。

其中有一名和尚奇道。

“小南无,那玉净柳究竟是何物?为何那么多人要争夺?”

若非是为了玉净柳,圣泉寺的和尚们甚至不会来参加什么新人历练。

关于紫堂宿的身份,即便是在圣泉寺里,也只有小南无和圣泉寺的住持才知道。

至于手下的这帮和尚,包括南介和尚,都只知道,紫堂宿是住持早年的救命恩人。

“你们可记得圣泉,传闻圣泉寺的圣泉,就是玉净柳的产物。当年,圣泉寺的第一任住持,曾有幸求了玉净柳上的十滴杨枝甘露,洒入了一眼普通的泉眼之中。自那以后,泉眼里涌出来的水就成了如今能够伐骨锻体的圣泉了,”

小南无和尚淡然说道。

他年纪虽小,可见识广博,很多佛家典故,都可以信手拈来。

当初圣泉寺的住持带着他来到圣泉寺众鬙面前,命众僧尊其为师长时,众僧还很是不满。

可一段时日下来,尤其是他在慈悲咒方面的功力,让众僧无不肃然起敬。

所谓的杨枝甘露,说白了就是玉净柳上的露水。

十滴露水,就能成就圣泉寺的千古名泉?

那若是得了一整棵树,不就等于拥有了天下至宝。

圣泉寺的和尚们顿时肃然起敬。

只可惜,那玉净柳迄今下落不明。

薄情以风为耳,尚且无法找到九重玉净柳树的下落。

对于佛宗而言,一花一叶都可以为耳目,可依旧是没法子准确找到玉净柳的踪迹。

再这样下去,只怕六大势力免不得要一场火拼,届时九重神渊难免要经历一场血腥洗礼,这是小南无和尚不愿意看到的。

佛子历劫,浩劫将至,小南无和尚也苦手了。

于是他命令左右,再去寻找玉净柳的下落,还要紧盯着其他五大势力的情况。

小南无和尚想来想去,猛地一拍脑门。

“果真是榆木脑袋,既是有难题不得解,何不去求教佛子陛下。想陛下当年欲离开千佛宗,面对千佛所指,当众辨经,思维之敏捷,计谋之惊人,冠绝三千苍穹也。他即便是在休眠之中,一定也能指引我辈。”

小南无和尚当即入了定。

却见他一缕元神,幽然出了窍,朝着妖界去了。

却说小南无的一缕魂魄,落到了妖界的太虚墓境之上。

他一眼就看到了墓境之上,那一棵身姿傲然的紫叶菩提。

紫叶婆娑,银白色的树干,分外挺拔。

小南无避开了墓境四周巡逻的那些妖兵,到了紫叶菩提树下。

“佛子陛下。”

小南无双手合十,冲着紫叶菩提行了一礼。

那菩提树却是悄无声息,风过时,连树叶都不曾摇摆一下,就如老僧入定。

好在小南无对于佛子的脾气也是的了解的不要不要的。

千佛宗万年难得一遇的佛子,啥都好,就是话少,跟个自闭症似的。

据说他除了与千佛辩经的那一次,说的话多一些外,平日说话,一句话从不过十个字(叶凌月表示不服,那是乃们不了解我家师父的脾气,我家师父喜欢写信,写信就秒变话痨)。

小南无见菩提树半天没反应,决定使出杀手锏。

他振了振嗓音。

“佛子,南无今日前来,是为了叶凌月而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