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黎明的第一道曙光,落到了长生殿的东殿时,一股冰冷的气息,如同冰雪,一下子笼罩住了整个长生殿。

本在打坐的关老眼皮动了动,老脸上不禁显出了苦色来,这瘟神怎么又来了。

想关老多年来,一直嫌自己到底名号不够响亮,比不上八大方仙之流,可如今,他只希望自己是个无名小卒,这样北境神尊就不会惦记着他了。

上次,他自认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奚喃思的病情,他治疗不了,没想到,奚九夜还会再回来。

也不知他这次登门造访,所为何事,不过好在,叶凌月这次并不在长生神院。

想起了叶凌月,关老不由想起了九重玉净柳,也不知叶凌月找到了玉净柳没有。

打不过也躲不起,关老只得是直面了。

奚九夜携着一身的寒气走了进来,他的身上,北境的冰雪甚至还未融化。

一双狭长的犹如刀刃般的眸,眸底眸光闪动,带着莫名的危光。

那目光落到了关老的身上,关老那一身身经百战的老骨头,也不禁为之一颤。

“上一次北境神尊大驾光临,关某不胜荣幸,不知神尊大人这次再度光临,又是为了何事?”

关老无奈道。

“自然是为了我女儿的病,关鸠,本尊再问你一次,喃思的病情,你可有法子救治?”

奚九夜声音冰冷。

“北境神尊,上一次老朽已经说过,小公主的病老朽无能为力。”

关老再说道。

奚喃思在旁听着,目光不免黯淡了几分。

不仅仅是关老,就连奚喃思也很奇怪,北境神尊为何会再来找关老。

“关鸠,本尊敬你是前辈,才以礼相待,你却一而再再而三欺瞒本尊,你到底居心何在?”

奚九夜目光一厉,看向了关鸠的眼神犹如刀锥般,冰冷刺骨。

关老脊骨一寒,可面上依旧是强装无事。

“北境神尊,你只怕是误会了,老朽当真无能为力。”

“那回春天符又是怎么一回事?所谓医者父母心,想不到连神界素来享有美誉的关鸠,也不过是个抱神帝大腿的献媚小人。”

奚九夜说罢,一封信掷了出来,那信薄薄一页,可落下时,却犹如千斤重,笔直坠在了关老的面前。

关老一看那信,就认出了,正是早前自己寄给长生神帝的信。

信是关老半月前,在叶凌月出前往九重神渊后写给长生神帝的。

时值长生神帝的龙体抱恙,关老除了配了一些丹药给长生神帝之外,还提到,只要等到叶凌月在九重神渊找到九重玉净柳,就能炼制回春天符。

回春天符一成,长生神帝的病体,就可以恢复。

原本该在长生神帝手里的信,又怎么会突然到了北境神尊的手里?

关老忽然意识到,北境神尊的手段只怕比他和其他人想象的都要厉害的多。

长生神帝身旁,早已安插了奚九夜的人。

这封信,只怕根本没经过长生神帝的手,就到了奚九夜的手里。

长生神帝病危,到长生殿治疗的事,原本就很保密。

除了叶凌月遇到过一次,几乎没有第五个人知道。

叶凌月是没可能泄露的,甚至她也不是完全知情的,唯一可能泄露消息的就只能是……

想到那人,乃是长生神帝贴身之人,绝没有人会想到,他会背叛长生神帝,成了奚九夜的爪牙,倘若奚九夜指使那人对长生神帝下毒手……

冷汗一下子,从关老的额头跌了下来。

一旁的奚喃思,却是截然不同的反应。

她还能开口讲话?

可旋即,奚喃思又犹豫了起来,她若是真的被治好了,那她要不要告诉父神她被兰楚楚和须弥方仙毒哑的事。

但如果不说,兰楚楚要是现了她恢复正常,只怕这次,绝不会再饶过她的性命。

奚喃思犹豫了起来,一时之间,又觉得,不如一直聋哑着好了。

“奚九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截长生神帝的信件,就连风谷神帝,都未必敢这么做!”

事已至此,关老知道否定也没什么用了,怒斥起了奚九夜来。

“风谷神帝不敢做,本尊敢做。关鸠,本尊再给你次机会,要么救好喃思,要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奚九夜面对关老的质问,不以为意。

他今日敢带着这封信来找关老,就已经起了杀心。

若是关老能“配合”他,他可以将其收为己用,反之,杀了他也不为过。

毕竟关鸠一死,长生神帝就无人可救了。

奚九夜对神帝之位势在必得,不惜委曲求全,听命于风谷神帝,也是为了神帝之位。

若是长生神帝被救活了,他的野心就无法达成了。

奚九夜可不认为,如今的叶凌月,有炼制天符的能耐。

“老夫早已说过,她的毒已深,老夫无能为力。再说了,就损失要救,你也该找下毒之人须乐方仙救。”

事到如此,关老也不再隐瞒,索性将毒和须乐方仙有关的事抖了出来,希望借此,能够转移奚九夜的注意力。

奚九夜乍一听,也却有些意外。

喃思的聋哑,怎么会和须乐方仙有关?

印象中,须乐方仙根本就没有机会和喃思接触过。

奚九夜再一回想,想起上一次小皇子奚星落周岁宴,须弥方仙曾带着须乐方仙前来。

在饮宴前,似乎没看到须乐方仙。

只是须乐方仙身为一个方仙,又何必为难奚喃思这样的一个小孩子。

更何况,须弥方仙与自己同为风谷神帝的亲信,须乐方仙更无下手的理由。

“关鸠,你少在那混肴视听,本尊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救不救喃思?”

奚九夜耳朵微微一动,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

长生殿开放的时间即将到来,届时,他想要下手就不容易了。

奚九夜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冰冷。

“就算是老夫有回春天符在手,也绝不会用在一个小丫头身上。九夜神尊,你早已动了杀人之心,又何必多找借口,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总有一日会有报应!”

关老也知在劫难逃,黯然叹了一声,闭上了眼。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