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雪也是生了心眼的,她有心暗算洛音神女,早前在替洛音神女疗伤时,就已经动了手脚,在洛音神女的用药用了些许的安神药。

洛音神女并没有察觉,所以她一入睡,就睡得很沉。

神祠外,薄情依旧犹如石雕般,毫无动静。

没有洛音神女的呼唤,他不会有任何动静。

纳兰雪一找,就看到了那个骨哨。

她小心翼翼,将那骨哨收了起来。

只是纳兰雪收走了骨哨后,拿出了一枚和原本的骨哨一模一样的哨子,放在了神案上。

纳兰雪早前就留意到了那根骨哨,她也是狡猾,暗中命人仿造了一枚,如今确定了骨哨的用处后,就动了手脚。

如此一来,就算是洛音神女醒来了,也不会现骨哨被人掉包了。

作罢了这一切后,纳兰雪悄无声息地又返回了密道。

这一切都是做的天衣无缝,洛音神女天亮后醒来,也是毫不知情。

潜出了密道后,纳兰雪就走到了薄情的面前。

神祠外,薄情长身玉立,一张俊美的脸上,面目表情。

近处看,薄情当真是长得极其好看,尤其是那双桃花眼,随便给人一瞥,仿佛就在眉目传情。

即便是另有心上人的纳兰雪看了,也不禁要暗暗为之惊叹,面红耳赤一番,需缓缓吸气呼气,才能自持。

难怪纳兰神女被迷得七荤八素,薄情这张脸,可真可谓是颠倒众生。

不过,比起九夜神尊那般男人味十足的脸而言,纳兰雪更心仪奚九夜一些。

男人,靠一张皮囊又有什么用。

薄情实力再强,可依旧被洛言母女俩控制在股掌之中,纳兰雪深信,若是换成了是奚九夜,绝不会轻易被人蒙蔽。

在纳兰雪的心目中,奚九夜就是完人,这世上没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纳兰雪一靠近,薄情的神情就微微一变,周遭神力聚集,却见他身形一闪,纳兰雪还未看清他什么招式,一柄薄如蝉翼的风刃,已经搁在了纳兰雪的脖子上。

即便是成了傀儡,薄情仍旧不适应外人靠近。

若非是纳兰雪及时吹响了骨哨,她这会儿只怕已经是人头落地了。

脖子上,沁出了一丝红痕。

当骨哨的哨声穿过了薄情的耳朵时,薄情的太阳穴处,突突跳了两下。

他的脸上,浮现成了一片青红相间的血光。

尽管目光依旧冰冷,没有半点焦距,可是他手上的那把风刃消失了。

“薄情,我是你的主人。从今往后,你就要听命于我,我现在命令你,潜伏在洛音神女身旁,等待最后一天,杀了她,夺取神骨。”

纳兰雪说罢,薄情颔,退回了神祠旁。

“洛音神女,让你看不起过,我就要让你最爱的人,杀了你。就算是洛言方仙秋后算账,也只会追究到薄情的身上。”

纳兰雪冷笑着,她旋即取出了一封已经写好的信,将近日生在九重神渊里的事,通过一种叫做犀雀的神鸟,告诉了远在北境的奚九夜。

犀雀是一种在九重神渊都很常见的神鸟,用它来送信,绝不会引来不必要的怀疑。

在她前来参加新人历练时,奚九夜及曾经叮嘱过,让纳兰雪那里夺取历练的第一名。

除了这个要求之外,奚九夜还要求纳兰雪每隔一日,就要送一封信出去,信的内容要包括新人历练中的最新情况,包括每个势力以及每个人的成绩。

他会不定期回信给纳兰雪。

纳兰雪以为,奚九夜如此要求,是为了关心各大势力的情况。

所以她一五一十的相告。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奚九夜的用意绝非那么简单。

纳兰雪的信,在黎明前后,通过了那头犀雀,如期送到了奚九夜的手中。

奚九夜挥了挥手,那犀雀就落到他的手指上.

这头犀雀,和一般的犀雀不同。

它自小就被喂养了奚九夜的指血,所以飞行度极快,不仅如此,它能在任何地方,找到奚九夜。

一般而言,奚九夜只会用它来传递重要信件。

他随手就解开了那封信.

信的大部分内容,奚九夜都没有看,只是扫了眼排名.

“第一名:叶凌月……”

奚九夜的面色看不出喜怒来。

这个结果倒是没让他太意外,那女人,在任何情况下,总是能崭露头角的。

身旁,奚喃思怔怔然看着父亲。

父女俩此时已经站在了长生殿前,这是一个月来,父亲第二次带她来这里的了。

奚喃思其实也不是很懂,上一次,父亲带着她离开后,似乎很失望。

早前那名老方士也说了,她的嗓子是没法子治好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夜深夜,父亲收到了一封密函后,就勃然大怒,旋即就带着她离开了北境,再度来到了这里。

奚九夜收起了那封信,摸了摸奚喃思的头。

“走吧,我带你找关老头去,这次,他一定得治好你。”

奚九夜说罢,阔步走进了长生殿。

花开两只各表一枝。

那一边,纳兰雪和洛音神女开始窝里斗。

另一边,叶凌月吸收了渊神尊的下肢骨后,神印一路突破到了六品。

只是足足两个品阶的神力,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足足用了一个白天和一个夜晚的时间,叶凌月才将这神力彻底融合了。

这一融合,叶凌月再看自己的体内的丹田,原本的丹田,在神印突破后,足足膨胀开了两三倍。

一般而言,神印提升一阶,体内的神力就会多一半左右,可叶凌月比起其他人来,足足多了一倍有余。

“这神力,进步的未免也太多了些,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纳闷着,她眼下也无人可问,只能是等着离开九重神渊后再找人问问。

叶凌月再摸了摸自己额头的神印。

昨晚神骨化为神液刚入体时,她还觉得额头烫的厉害,仿佛神印就要破额而出似的。

叶凌月当时就担心,会不会是她的神力进步太快,一下子突破到了六品,太虚神印没法子再镇压住她体内的玄阴神印。

哪知这一摸,叶凌月不禁一愣……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