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明白了这一点后,薄情忽然释怀了。

记忆如何,已经不重要了。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他只要认清楚自己眼下的心即可,认清了自己的心后,即便是背负忘恩负义的骂名,他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本心。

“薄情,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洛音学姐,她对你一片痴心。”

“都是那个贱女人,她勾引洛音学姐的未婚夫,我们这就把消息放出去,看她以后在神界怎么立足。”

那些冰神院的女学员义愤填膺,对叶凌月很是唾弃。

“住口,变心的是我,忘恩负义的也是我。无论对错,全都宠着我一人来就够了。洛音,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日后,我会向洛言方仙负荆请罪。至于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这些神骨,你先收着。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薄情说罢,将他收集到的那些神骨,全都拿了出来,递给了洛音。

洛音的眼神有些灰暗。

好不容易,她才重新理顺了呼吸,她猛地一抬手,将薄情递给她的那些神骨,全都打落在地。

她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犹如癫狂了般,双眼里满是红血丝。

“你以为,就靠这几十块神骨,就能弥补我?我为了救你,贴身服侍你几个月,为了和你结为未婚夫妻,我求了娘亲足足三日三夜。而你呢,你全都不记得了。她有什么好,你昏迷不醒时念着她,你在遇到她后,又爱上她。娘亲果然有先见之明,她早就说过,你可能会变心。”

薄情身躯一震,桃花眼里,多了几分惊色。

“洛音,你在说什么……我果然认识她?我的记忆……你娘对我做过什么?”

洛音咬了咬舌头,才现自己说错了话。

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

事到如今,洛音神女也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她摸出了那根骨哨,紧紧握在了手中。

直到汗水都打湿了那根骨哨,才接着往下说。

“薄情,我是真的很爱你。我娘若是知道你对我变了心,一定会杀了你。为了救你,也为了我们永远在一起,你刚才说过的话,我全都当你在开玩笑。你只要去杀了叶凌月,我就当这一切都没行过。我们也不用参加什么新人历练了,我们回去就成亲,我会为你生很多很多孩子,像我爹爹和娘亲那样恩爱一世。”

洛音神女这会儿连肠子都要悔青了,若是知道,参加新人历练会遇到叶凌月,会让薄情离开她,她根本不会来参加这该死的历练。

“吱哟~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明明是为了一己之欲,你却说城好像是跟屁虫小子哪里爱你了,你没现,他从头到尾都没看过你吗,还生一大堆孩子呢,本吱哟看你的面相,腮尖额窄,薄命霉运相,能不能生出孩子还是问题呢。”

小吱哟听不下去了。

薄情还真是失忆了,而且还是被洛音母女俩给暗算的。

小吱哟最见不得,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叶凌月的心底,也是一阵不屑。

洛言和洛音母女俩还真是一路货色,都喜欢干些强取豪夺的事。

从洛音的情形看,就可以预见,鸿蒙方仙必定是被洛言方仙用类似的法子欺骗的。

只是薄情被抹除记忆的时间尚短,相信只要找到根源,就能帮助他恢复记忆。

只是不知道这根源,究竟是在洛音神女身上,还是洛言方仙身上。

倘若只是洛音神女,那还好说,但若是在洛言方仙身上,就有些棘手了。

不仅如此,叶凌月隐隐有些不安,她看着洛音神女的模样,总觉得有种“洪明月”的既视感。

洛音神女如同没听到般。

“薄情,你告诉她们,你会答应我的是嘛?”

她痴痴望着薄情,向前跨了一大步,想要抓住薄情的手。

可薄情冷漠地摔开了她的手。

“洛音,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当初你让我加入风神院,我听你的加入了。这一次,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再次答应你?神骨我已经给你了,收不收是你的事。洛言方仙想取我性命,大可以动手,我薄情也绝非懦弱之辈。就算是她不找我,我终有一日,会去找她。”

薄情听得分明,心知他落到今日的地步,和洛言方仙大有关系。

洛音神女母女俩对他却有救命之恩。

可自他醒来后,洛言方仙也让他做了不少事。

即便是有恩情,也已经抵消的差不多了。

如今真相大白,薄情不免有种被愚弄之感,早前的感激之情,已经悉数化为了愤怒。

薄情的话,犹如万箭穿心,将洛音心底最后的一丝丝期望也给抹杀了。

“是你逼我的,我不能没有你。”

洛音面上的哀求之色,渐渐消退,化为了一片冰冷。

她摸出了那把骨哨,放在了唇下。

此时,洛音神女已经吹响了骨哨。

看到了那根骨哨时,叶凌月的眉头打成了一个结。

那根骨哨有问题。

她的掌心里,乾隆鼎也突突一跳。

“主人,想法子拿到那根骨哨。”

“你也感觉到了?我觉得它可能和第九块鼎片有关。”

从到神界遇到九洲鼎鼎灵的前身时,叶凌月就一直想要找到第九块鼎片,炼就九洲鼎。

可她一直没有第九块鼎片的下落,她早前怀疑第九块鼎片和须弥方仙有关,如今看来,却是和洛言方仙母女俩有关。

那根骨哨的身上,着黝黑的光芒。

隐呜——

只听得那根骨哨出了一阵作响声。

哨声听上去,有些刺耳。

落到了薄情的耳里,他觉得头部的某个位置,一阵抽疼。

“杀了她们,夺回神骨。”

洛音神女的嘴里,吐出了一句话来。

叶凌月和小吱哟俱是一惊,叶凌月下意识地看了眼薄情。

在听到了哨声的那一刻,薄情的眼神变了。

他的瞳孔开始涣散,原本还带着愤怒的眼眸,被一片冰冷给淹没了。

他骤然出手,袭向了叶凌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