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屠天的样子,比哭还难看。

他很想说,他虽然看着是个风流大少,可实则为了练功还是个童子鸡,虽说不是嘴对嘴,但是给一个男人吸*毒,哪怕那个男人长得人比花娇也不行啊。

可碍于叶凌月比刀子还要狠毒几分的眼神,任屠天也不敢反抗。

只能一副“上阵就义”的模样,替薄情一口一口,将毒吸了出来。

薄情的滋味又何尝好受。

原本生出来的那么一点点旖念,全都被鸡皮疙瘩给代替了。

若非是他这会儿还未恢复行动自如,一脚就要将任屠天给踢飞了。

看着薄情的脸色,一点点恢复,可不知为何他的眉头拧得紧紧的。

叶凌月抚了抚胸口,一颗跳动的心,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她总算会没有对不起帝莘,亦不想他难堪。

以口吸*毒这种事,叶凌月早前曾为凤莘做过。

那时,倒是没多想,只是对象换成了薄情,似乎就不同了。

帝莘这厮,看似是个大方的,实则小气的很。

这次他专程赶到九重神渊,不乏有替她打气的意思,可侧面也反映了,帝莘在意薄情这个人。

说起来,不知是薄情的幸还是不幸,帝莘放在眼中的,和叶凌月有关系的男人,还能忍住不动手的,除了曾经的师父紫,怕也就只有一个帝莘。

至于奚九夜,帝莘历来是不看在眼底的。

自打上一次的情信事件后,叶凌月也长了心眼,知道私下要避讳一些,免得自家男人吃飞醋。

“小气鬼帝莘,这次我可没对不起你。”

叶凌月吐了吐舌头,正说着,就见薄情一跃而起,将任屠天一脚踹了出去。

可怜的任屠天救了人,却落了个狗啃土的下场,趴在了地上,当即就昏死了过去。

薄情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只是他那双桃花眼里,依旧怒色弥漫。

他抿紧了唇,盯着叶凌月,半晌才憋出了一句话。

“我救你一次,你救我一次,我们两清了。”

“薄情,我知道我早前骗过你,眼下要让我相信你的话很难,可是你真的是我的好友,我们在青洲大6和古九洲曾经共患难,你与我娘亲云笙一起为了救小吱哟和小乌丫,遭遇了风暴,才会沦落到神界。”

叶凌月努力想像薄情解释清楚,哪怕他想起一点点过去的事,也能让他恢复记忆。

“呵~”

薄情极其讽刺地笑了笑,言语之间,很是犀利。

敏锐如他,已经现了叶凌月的话里,隐瞒了什么。

“既是如此,当初你第一次遇到我时不告诉我,却偏偏在九重神渊时告诉我真相?叶凌月,你到底安什么心思,还是说,你隐瞒了什么?”

“当初我以为你和洛音神女是两情相悦,我以为你过得很好。可后来我才现,那是个骗局。”

叶凌月迟疑了下,她总不能告诉薄情,他当初喜欢她,可她心里有了帝莘,不能给他回报。

可正是她的隐瞒,让薄情对她愈的不信任。

“该死的两情相悦,你凭什么自以为是的以为我过得很好?”

若是叶凌月从没有出现过,薄情可能真的以为自己和洛音是两情相悦。

可直到遇到眼前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人,薄情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他对洛音神女的感情,并非是爱,那是一种责任。

他喜欢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哪怕是她骗了他,哪怕她不肯跟他说实话,哪怕她算计他,他依旧是难以遏制,不可自拔地喜欢上她。

就像是一场浩劫,他遇上了她,就已步步沦陷了。

“薄情……”

叶凌月有些自责,也许是她错了,早知今日,她当初就不该那么自以为是。

“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你说的一切,都是谎话。我并没有失忆,从出生,到我成长的每一年,我都记得很清楚。洛音是我的青梅竹马,我和她自小一起长大,我方才一时心软,骗了她救了你,已经是大错特错。以后,我绝不会再犯那样的错误,我不杀你,但是下次见到你,我绝不会手下留情。无论是你,还是长生神院,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薄情咬牙说完,站直了身子,亦步亦趋,往前走。

若是与她再多呆一刻,他很可能万劫不复。

什么责任,什么过去,统统都不重要。

但凡是她能表现出半点喜欢他的样子,像对待那个神界军团的上将军那样对待他,他可以抛弃所有。

这个念头闪过时,薄情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

他背负着洛音母女的恩情,他不能丢弃她们。

这个曾经坚定无比的信念,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动摇。

薄情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意志会被彻底摧垮。

“慢着!”

身后,叶凌月忽地喝住了薄情。

“你方才说,你没有失忆,你有过去二十多年,全部的记忆?”

“不错,你说你认识我,可笑的是,我的记忆中,除了你伪装成叶灵灵骗我的那一次,早前从未出现过你这个人。”

说罢,薄情绝然离开。

真正让叶凌月心寒的并非是薄情的冷漠,而是他的回答。

薄情有记忆,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失忆了,才会忘记了过去的一切?

那他说的,他和洛音是青梅竹马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她眼前的这人,根本不是薄情,而是某个和薄情相似的人?

太多的疑问,让叶凌月思绪不宁。

叶凌月不由想起了早前玉手毒尊也说过鸿蒙方仙不认得她。

鸿蒙方仙和洛言方仙很是恩爱,看上去犹如老夫老妻,坊间也从传闻,鸿蒙方仙和洛言方仙是师姐弟,两人两情相悦,早已定了终身。

无论是鸿蒙方仙和薄情,都忘记了过去。

可是他们无一例外,都不承认自己失忆了,他们有过去的记忆,认定了自己的伴侣就是自己真正的“爱人。”

若是仅仅生在鸿蒙方仙身上,那也许是偶然。

可接连生在两个人身上,而且都和洛言方仙母女俩有关,叶凌月就不得不怀疑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