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屠天以为,自己在过去大半年里,炼制了傀儡娃娃,加上了于念之,击杀一个薄情已经是绰绰有余。

只是他这种人,通常有个毛病,忽略了别人也会进步这个事实。

三道黑影掠出之时,一起掠向了薄情。

最先杀至的乃是那诡异的傀儡娃娃,别看它身躯不过婴孩大小,可气力力大无穷。

张开了双臂,死死扼住了薄情的腰身,薄情动弹不得。

于念之双拳轰出,两道流星般的拳风砸在了薄情的胸口。

任屠天眼中寒芒闪烁,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长剑,剑身直刺入薄情的咽喉。

没有预料中的鲜血喷洒的场面,原本看上去已经死定了的“薄情”,身子化为了一道残影。

于念之和任屠天大吃一惊。

两人的耳边,只听到一阵阵风声。

一道道风之神力,迅凝结成了威力惊人的裁决之刃。

那裁决之刃乃是大神通技,连夜色都能瞬间刺成了粉碎。

于念之还未来得及躲闪,就被裁决之刃横扫而出,身子重重撞击在地。

他正欲挣扎着起身,哪知身前多了个人影,正眼一看,顿时赤目欲裂。

薄情犹如从天而降般,只见他衣袖一掀,风刃拦腰从于念之的腰间斩落。

于念之的腰身以上,被斩了下来。

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家,至死,眼珠子都是瞪得大大的。

而在于念之被击杀的瞬间,又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任屠天的面前。

一个容貌和薄情一模一样的分身,一掌击出,傀儡娃娃被狠狠甩了出去。

那分身击退了傀儡娃娃后,骤然伸手,扼住了任屠天的咽喉。

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薄情,”任屠天的眼底先是一阵惊慌,再是一阵惶恐。

“两个……你……你是什么怪物?”

任屠天语无伦次着。

面前的薄情,薄唇微抿,眼底只有不屑。

他甚至懒得和任屠天解释,那只是他的风之神力,形成的分身而已。

和叶凌月、帝莘等人的元神分身不同,薄情的分身完全是风之神力凝聚而成。

除了形似之外,攻击力同样惊人。

嗤——

一道风刃刮过了任屠天的咽喉,一块新鲜的血肉被硬生生扯了下来。

又是一阵阵扑哧扑哧的作响声。

任屠天就如待宰羔羊般,身上的皮肤寸寸碎裂开,大量的血肉被活生生刮了下来。

“快,来救我。”

任屠天求救道。

可与他同行的长生神院的其他学员,这时都已经被风神院的学员给制服了,没有人可以救他。

“薄情,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任屠天艰难地呼吸着,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到了傀儡娃娃身上。

原本匍匐在地的傀儡娃娃,一下子飞了起来,朝着薄情扑去。

另一个“薄情”见了,眉毛都不动一下。

“风蛟卷。”

绿色的风之神力化为了一条巨蛟拔地而起,可就在风之神力沾上傀儡娃娃时,傀儡娃娃的眼珠子诡异的红了红,一下子炸开了。

那两只手,就如枷锁般,死死扼住了其中一个“薄情”的分身。

一颗头颅张开了血口,一口咬向了正准备击杀任屠天的另外一个“薄情”的分身。

一股剧疼袭来,薄情的眉头皱了皱。

一个分身骤然消失了,薄情的手捂住了脖颈,鲜血流了出来,一股剧疼瞬间袭来,那傀儡娃娃怎么也不肯松口,死死咬住了薄情。

“糟糕。”

薄情暗叫不好,俊美的脸上一层薄怒笼罩。

五指骤然力,任屠天的喉咙管出了咯咯吱吱的响声,眼看咽喉就要被击穿。

可就是这时,薄情忽觉得鼻尖一股香风飘过。

他心中微微一动,有几分失神,手上的任屠天一下子没了影。

却见十尺之外,翩然多了个人。

看到了那人时,薄情微微一怔。

脖颈上的疼痛仿佛一下子消失了般,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情绪纷至沓来,欢喜刚至,又被一抹恼火给掩去了。

眼前,只剩了一个人。

“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敢抢薄情学长的人,把人留下,否则连你一起杀了。”

风神院的几名学员持器一跃而出。

对方不过是一名女子加几个新生,他们一帮人,随时可以将其击杀。

“闭嘴,你们几个,退回去守着神祠。”

哪知他们的“神勇,”没有引来薄情的赞赏,反倒是被薄情喝了一声。

那几名学员面面相觑了一番,只能是退回了神祠里。

晨曦洒落,天已经蒙蒙亮了。

薄情的脖颈上,鲜血染红了衣襟。

“把他交出来。”

薄情刻意压低了几分音量,瞪着眼前这个让他烦心了好几个月的女人。

“薄情,这个人对我还有些用处,我暂时不能让你杀了他。”

叶凌月有些担心地看了眼薄情的脖颈,那傀儡娃娃的头颅,依旧不依不饶,咬着薄情的脖颈。

他脖子上的伤很严重。

她走到半路,精神力察觉到薄情的神力波动,这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和薄情选择了同一条路。

她想法子将其他几名学员支开,单独来找薄情,本想告诉他关于他过去的一些事。

哪知道就遇到了薄情准备击杀任屠天的场面。

任屠天的死活,叶凌月原本压根不会去管,只是在她进入九重神渊时,宫惜学长神神秘秘地叮嘱了她一句,若是可以,尽量帮他保着任屠天的性命。

叶凌月不知宫惜学长和任屠天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是说,宫惜学长是看在任萱学姐的面子上。

想来宫惜学长早就有了先见之明,知道任屠天此行一定会和薄情起冲突。

但宫惜也猜测到,任屠天不是薄情的对手,所以才会想让叶凌月留意任屠天的性命。

可即便是宫惜这么说了,按照叶凌月这种“利字头上一把刀”的性格,任屠天早前也得罪过她,见死不救,她乐得逍遥。

可一念之间,叶凌月想到了自己即将加入内院,任萱在内院也算是天才级别的人物,让她欠自己一个人情,倒也是件好事,加之她看薄情受了伤,就眼疾手快,将任屠天抢了下来。

只是她的一番举动,明显让薄情误会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