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神院的副院长刚想话,这时,他的眼瞳猛的一缩,如同见了鬼似的,因为界碑山上,任屠天和于念之的名字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于念之的名字,直接呈了暗色,这象征着,于念之已经死了。

而任屠天的名字,也是忽明忽暗,犹如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

若是说早前长生神院的副院长还能忍,可看到于念之居然身死,副院长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于念之,那可是这一次新人历练中,长生神院的第二主力。

虽说他实力上比不过曾四轩,可是于念之够听话,副院长打算等到这次试炼完毕,就将其培养为自己的势力,哪知道于念之就这么死了。

早前,副院长还对他寄予厚望,以为他能夺得不错的成绩。

于念之表现也是不俗,他的名下,已经获得了三块神骨。

没想到,他居然死了。

副院长还有些不敢相信,揉了揉眼,又仔细看了一遍。

于念之的名字,的的确确是暗了,他死了。

如果不是九重令出故障,那于念之之死,已经是铁钉铁的事了。

在于念之死后,薄情的名字下,也生了变化,原本的七块神骨,一下子变成了十块。

结果不言而喻,于念之是被薄情击杀的,他的神骨也归薄情所有了。

长生神院的副院长气得眉头青筋迸出,也不顾什么脸面,上前就逼问风神院的副院长。

“岂有此理,你们风神院欺人太甚,天级选手杀了我们神院的地级选手。”

新人历练时,选手之间相互碾压的事,并非是没有生过。

尤其是在后期,实力越强的选手,为了抢夺更好的名词,争斗的很是厉害。

但是即便是争斗,也是有个限度的。

天级和地级选手之间,就算是动手,也会手下留情,因为天级和地级选手对于各大势力而言,都是很宝贵的人才。

培养一个,很是困难,打伤还可以治疗,但是打死了,那过去一年的培养就全功尽弃了。

这个规矩,可算是墨守成规,往年的历练中,各大势力都没有触碰到各自的底限。

可是这一次,历练开始才半天,长生神院的地级选手就被杀了。

而且老生代表之一的任屠天也受了伤。

这两人,在长生神院的内外院,都是重点培养对象,彼此的父神也都是神尊级别的存在。

他们一死一伤,长生神院的副院长回去自然不好交代。

风神院的副院长也是个油盐不进的,他听了之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新人历练死伤再所难免,也没规定不准跨级击杀,若是实力足够,你们的地级选手大可以越阶击杀我们的天级选手,实力不行,还怪起人来了。要不是我们俩认识多年,我真怀疑,站在我面前的是个骂街泼妇,而非堂堂的长生神院的副院长了。”

风神院的副院长鼻孔朝天,一副有本事你行你上的神态。

长生神院的副院长被这话噎了个半死,脸色红一片白一片。

“罢了罢了,学员之间的争斗,乃是公平竞争,何必为了这事伤了和气。”

南介和尚是个老好人,眼看两位副院长互看不顺眼,忙上前当起了和事老。

好说歹说,才将两头倔驴似的副院长给扯了回来。

薄情在新人历练上独占鳌头,风神院也跟着沾光。

风神院的副院长更是认定了,只要有薄情在,这一次的历练,个人和集体第一的头衔,可以说已经是风神院的囊中之物。

况且,风神院的副院长带了薄情一年,也大概知道薄情的脾气。

薄情平日就是个冷清的性子,除了他的那个未婚妻冰神院的洛音神女之外,一般人薄情还不搭理呢。

这不搭理的范围,还不仅仅是局限于说话,这厮性子高傲的,连动手都懒得动手。

简而言之,薄情是典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出手,就毫不留情,照界碑山上的情况看,分明就是长生神院的于念之和任屠天一起伏击薄情。

关于任屠天早前到风神院,被薄情狠狠教训了一通的事,风神院的副院长也是略有耳闻的。

新仇加上旧恨,薄情出手杀人是必定的。

让副院长意外的是,薄情杀了于念之,却没有杀任屠天,至少从界碑山的情况上看,任屠天的名字虽是黯淡了许多,但是还未完全暗掉,那就证明他还活着。

是什么原因,让薄情留了任屠天一条性命?

而这个原因,只怕风神院的副院长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

当薄情的裁决之刃擦过任屠天的脖颈时,连任屠天自己都以为自己会当场被击杀。

任屠天和于念之中了叶凌月的埋伏之后,认定了是薄情动的手脚。

他满腔怒火,带着于念之等人就想去堵截薄情。

在行了两三里路后,前方出现了一条平坦的大道。

大道的南侧,坐落着一座神祠。

那座神祠,是任屠天和于念之等人迄今遇到过的,规模和保存最为完善的一座神祠。

可以肯定,供奉在里面的渊神尊的神骨,必定也比早前的神骨要完整。

可就在任屠天等人惊喜之际,他们现神祠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抢占了这座大神祠的,不是别人,正是任屠天心心念着,一门心思要找他报仇的薄情。

只是薄情的反应,却让任屠天很是吐血。

薄情看到了任屠天,愣是没认出他是什么人。

毕竟在薄情看来,能让他记住的人,那至少也得是能入他的眼的人,实在是有限的很。

什么任屠地何屠天的,他打过也就忘了。

不仅如此,薄情还矢口否认,自己在沿途设下陷阱。

用他的话说,对付任屠天和于念之这等货色,一招击毙都嫌麻烦,何必需要什么暗箭陷阱,简直脱裤子放*屁,是多此一举。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任屠天大喝了一声,和于念之呈左右夹击之势,加上傀儡娃娃,飞扑而上,就要找薄情报仇雪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