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任屠天,还是于念之,都以为这些陷阱是薄情等人留下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将这些歹毒的陷阱,和叶凌月联系在一起。

就连早前吃过叶凌月的亏的于念之,也没有把陷阱的事往叶凌月身上想。

谁让他们早前一直小看了女人,认为女人除了暖床和生孩子外,一无是处,他们是绝不会想到,长得跟个花瓶似的叶凌月,居然懂得布置这样阴损的陷阱。

任屠天一行人才刚离开,就听到一旁的路边,出了索索的响声。

叶凌月和四名新生从一旁蹿了出来,她们躲在那里,已经好阵子了,方才生的一幕幕全都一字不落,落到了她们的眼底。

于念之和任屠天只顾着躲避暗箭和陷阱,压根没有留意到旁边还躲着人。

总算是解决了队伍里的害群之马了。

叶凌月看着倒毙在地的那几名老生。

她早前就怀疑,副院长和于念之那群人不会善罢甘休,必定会在她身旁布下耳目。

只是她没有证据,也不好贸然出手。

借着一条岔路,就解决了后顾之忧,对于她而言,无疑是很划算。

叶凌月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朝着任屠天等人消失的方向,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笑来。

“叶凌月,你也太神了,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追踪来,还有,击杀老生真的没关系?”

几名新生还有些后怕,瑟缩缩地说道。

早前叶凌月带着他们和几名老生分开后,没走出多远,她就在沿途设下了陷阱。

早前几名新生还以为,叶凌月是为了击杀沿途的神兽或者是魔植,可是后来才现,他们显然是低估了叶凌月。

没过多久,就有两名老生中了陷阱。

他们被锋利的踩进了陷阱,被陷阱里的戮神箭射穿了脑袋,当场毙命。

“谁说是我杀了他们?我的陷阱是用来对付神兽和敌人的,他们自己踩了上去,不小心怨得了谁。”

叶凌月耸耸肩,一脸的乌骨羊。

几名新生都是听得目瞪口呆。

这也能叫做不小心自个儿踩上去的?

那陷阱和暗箭,布置在四面八方,只要是从这条路上通过,想要躲避很是困难。

可这几名新生想到早前于念之草菅人命,任屠天的威胁胁迫的行径,又觉得,和他们比起来,叶凌月的行为已经算是很光明磊落了。

至少,这一路上,叶凌月没有半点胁迫他们的意思。

在踏上这条岔路时,叶凌月就已经征询过他们的意见,跟着她走的,留下,不愿意走下去的,立刻离开。

方才的陷阱,他们也有份布置,真要算起来,他们如今和叶凌月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于是众学员也不再多说,他们眼下只能跟着叶凌月,一路黑摸到底了,他们眼下只求着能活着离开九重神渊,至于神骨什么的,反倒是退而求其次了。

叶凌月将那几具尸体就近掩埋了,再将那些陷阱拆除了。

她要对付的是于念之那伙人,至于其他人,在没有招惹她之前,她不会贸然下手。

再回头看看,于念之一行人已经走得不见踪影了。

她这一招,叫做祸水东引。

从刚才的岔路上看,这一条岔路分明也是被人动过了手脚。

有人刻意制造了脚步嘈杂迹象,让人避开这条岔路。

可是叶凌月观察甚微,那些脚步看似很多,但实则都是同几个人的脚步,脚印大小一致。

她将任屠天等人引了过去,就是想让对方和于念之和任屠天狗咬狗。

只是叶凌月并不知道,于念之等人前去追踪的正是薄情那只队伍,而薄情遇到了任屠天后,又是一场恶战,此后与叶凌月狭路相逢,但那已经是后话了。

却说六大势力的新人们都进入了九重神渊后,导师们全都围绕在了界碑山旁,观看着界碑上的数据变化。

从一开始,薄情的名字就犹如乘坐了飞箭般,一路飙到了第一名。

在天亮时,薄情所在的队伍,已经获得了十块神骨,进入了第三渊,薄情个人获得的神骨也在不断增加,可算是独占鳌头。

薄情持有的神骨数量飙升到了九块时,才停止了下来,也不知薄情是开始休整还是生了其他什么事。

薄情之后,就是洛音神女,她和她所在的冰原一队,获得了七块神骨。

再之后,就是纳兰雪和小怪物,两人都获得了六块神骨,并列占据了界碑山的第三名。

再往后,就是风神院的另外一名天级学员他也获得了五块神骨,排在了第四名。

所以在整体成绩上看,风神院在半天时间里已经拥有了十几块神骨,在六大势力中,排名稳居第一。

这也让风神院的外院副院长脸上生辉,骄傲的很。

与之截然不同的是,长生神院的副院长的脸色,拉的比马脸还长。

因为在子夜到天亮不到几个时辰的时间里,象征长生神院的数名学员的名字就黯淡了。

其中不仅仅是新学员,还有几名是负责守护的老学员。

这就意味着,这些人都已经遇难了。

那几个人,光看名字,副院长就知道是叶凌月所在的长生三队的,还有几人是于念之等人所在的长生三队。

也是副院长安排着,要对付叶凌月的人手。

但是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却都死了。

副院长气得差点没吐血,但偏又不能说出来,只能是吃了哑巴亏,有苦往肚子里吞,他也不知中途生了什么事。

这些学员到底是怎么死的,是死于意外,还是被伏击了,这一切的真相,也就只能等到一个月后,新人历练结束后再问了。

就在副院长迟疑之际,界碑山上又少年宫了变化。

长生神院和风神院的几个学员的名字,几乎在同一时刻黯淡了下去。

“这!”

两院的副院长都大吃了一惊。

这情形,用脚趾头想也能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长生神院和风神院的学员,一定是生了冲突,在彼此的厮杀中,各有损伤,两方的副院长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下来,彼此看彼此的眼神里,也满是敌意。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