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氏虽然见大管事不顺眼,但是对于损坏了寻宝司南的叶凌月而言,龙氏对她也很不待见。

叶凌月的那张纸条,龙氏原本也不放在心上。

在那时候的龙氏看来,有什么东西能比寻宝司南更重要。

更何况,叶凌月还只是个新生,要实力没实力,要势力没势力,她能拿出什么比寻宝司南更贵重的东西来。

整个裸心谷,只有三个寻宝司南。

除了能寻找器灵之外,对于龙氏而言,这些寻宝司南还是她纪念龙谷主的唯一念想,所以寻宝司南,龙夫人看得极重。

只是龙氏的想法,很快就被叶凌月的表现逆转了。

尤其是,叶凌月还重挫了大管事。

听说大管事回到高级阵屋后,气得吐了两口血,这会儿还在床上躺着呢。

龙氏和大管事作对这么多年,大管事都还没这么憋屈过,龙氏顿时心情大好,心情一好,就改变了主意,答应来见叶凌月了。

“叶凌月,我已经来了,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龙氏冷声说道。

“龙夫人,晚辈知道你一直很介怀我破坏寻宝司南的事,我也是事后才从阿光口中得知,寻宝司南对你意义重大。作为补偿,晚辈准备了一份礼物。”

叶凌月说罢,取出了一个匣子,递给了龙氏。

龙氏看了眼那个匣子。

很是普通的一个瞎匣子,龙氏打开一看,里面陈列着十几根针。

“叶凌月,这就是你说的足以媲美寻宝司南的东西?”

龙氏一看,面有愠色。

裸心谷的异宝寻宝司南,岂是这些普通的破针可以媲美的。

“龙夫人,你切莫小看了这些针,这些针也许对谷主的植物人有所帮助。”

叶凌月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

“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植物人,是凌光告诉你的?”

谷主夫人的神情变了变。

“龙夫人,你不用知道我是怎么知道植物人的事的,但时这些针对谷主的身子也许有帮助,你回谷之后,可以按照早前医佛云笙替谷主针灸的法子,每日一次,替谷主行针,没准会有奇迹生。”

叶凌月说罢,冲着龙氏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龙氏愣在了当场,直到叶凌月离开了,龙氏才再看了眼手中的针。

细若毫毛的针,看上去脆弱不堪。

龙氏再仔细看了几眼,一看之下,龙氏不由微微动容,她现,这些针,竟不是用普通的金属或者是神铁打制而成的。

她用手碰触那些针,顿觉有一股生机盎然的气息,渗入了皮肤,涌入了体内。

“这是?”

龙氏也是识货之人,她连忙收起了那一盒针。

和夜凌光关系匪浅,又认识医佛云笙,叶凌月……龙氏蹙眉深思了起来。

无论如何,先先带着这些针返回裸心谷,没准会有一些惊喜,龙氏沉思了片刻,决定回到裸心谷后,就试一试。

却说叶凌月和龙氏分开之后,径直朝着自己的阵屋走去。

用白色鼎息炼制成的神针,希望能够帮到龙氏。

叶凌月沉思着。

叶凌月帮助龙氏,一方面是出于感谢她帮忙照顾夜凌光,另一方面,也是别有用心。

叶凌月炸断了大管事两根手指头,两人可算是彻底交恶。

而且叶凌月现,大管事和副院长很可能有所勾结。

这两人勾结在一起,实力不容小觑,叶凌月想要和他们抗衡,甚至是扳倒他们,光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明显是不够的。

若是能救醒龙谷主,大管事的势力就会被打压,大管事和副院长的实力就会削弱一半。

叶凌月心忖着,走进了中级阵屋。

可前脚刚跨进阵屋,叶凌月就愣了愣。

只见阵屋的窗边,站着个人。

小雨不见了。

“帝莘,你怎么在这里?”

叶凌月看到了帝莘,面上多了一抹笑意。

再看看一旁的桌案上,顿时恍然大悟。

桌案上,留着小雨的纸条。

“月姐姐,恭喜你成为了中级符师。今日是十五,我住在小樱那儿。”

叶凌月看到了这张纸条,才想起来,今日是十五。

自打帝莘认识了曾小雨后,也不知这家伙给小雨灌了什么迷汤,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小雨就会偷偷开溜,美其名曰,给叶凌月和帝莘享受二人世界。

“那你想谁在这儿?奚九夜?”

帝莘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不对头。

“帝莘,你胡说些什么,这一个多月,你去了哪里?”

叶凌月才留意到,帝莘的脸色有点臭臭的。

“还能去哪里,找你的老情人去了。”

帝莘哼了一声。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这是怎么招你惹你了?”

叶凌月也有些不高兴了。

今晚的帝莘,看上去很不对头。

他明知道,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奚九夜,偏还要在她面前提起他。

“你没招我惹我,是五百多年前的那个蠢女人招我惹我了。我说我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么个有眼无珠的笨女人。”

帝莘丢给了叶凌月一封信。

叶凌月一看,顿时明白了帝莘到底为什么会生气。

这封信,不就是当年决意和奚九夜成婚,写给爹娘的信嘛,这信怎么会在帝莘手中?

“你见到我爹爹了?他和你说了什么?”

叶凌月吃了一惊。

她回到神界后,家里人都见过了,唯独父亲夜北溟还未见过。

和云笙不同,夜北溟如今的身份非比寻常,不少人都认得他,他即便是想来见叶凌月,也很是不方便。

想起自己上一次见到爹爹时,爹爹慈爱的目光,叶凌月就很是遗憾,她竟完全认不出爹爹来。

还有,帝莘见了爹爹,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向爹爹求娶了?

叶凌月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甚至连帝莘语气里的那股子酸味都忽略不计了。

“他算是有一半同意了你我之间的婚事。还有,别转移话题,这封信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帝莘闹起了脾气来,抓着“信”的事不放。

“什么叫我转移话题,一半同意又是什么意思。”

叶凌月被帝莘说得云里雾里。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