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早前以为,到了神界后,只要拥有了万符录,就有备无患了。

可今日,她不过是参加了一场中级符师考核,就现了关老的游龙箓以及大管事的水波箓,都是万符录上所没有记载的。

毕竟,万符录是太虚神尊遗留下来的神物,太虚神尊不在神界那么久,神界涌现出来的类似独门符箓的数量绝不在少数。

她意识到,自己早前以为的只要有万符录在手,就可以在符师的道路上畅通无阻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些。

就在夜凌光解释的空档里,第一名参加大管事的考核的学员已经铩羽而归。

他耗费了全部的符箓,精神力近乎枯竭,可最终都没能打破无懈可击的水波箓。

紧接着,又有几名学员相继上场挑战,可是无一例外,都是以失败告终。

“一个都通不过?”

站在了关老身侧的符箓分院的那名导师考官有些站不住了。

“关老,这考核未免也太严格了些,再这样下去只怕一个学员都通不过了,您看要不要和裸心谷方面商量商量?”

“闭嘴,既是考核,就没有严格一说,通不过,那就是技不如人。”

关老拉长着脸,狠狠训斥了那名导师。

那名导师碰了一鼻子的灰,也很是无趣。

“还不是早前你用了游龙盾,才引来了裸心谷的打击报复。要是符箓分院就只通过了几个人,连你的传人都没能通过,到时可怎么向院方交代。只怕外院又要借题挥,说符箓分院外强中干,压根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当然这些话,对方也不敢直说,只能是在心里嘀咕着。

眼看一名名学员考核失败,到了叶凌月前面那一名学员时,对方眼看通过考核无妄,直接就弃权,垂头丧气离开了考场。

“啧啧,凌月学妹,这次你可是遇到刺儿头了,那水波箓若是我遇到了,只怕也要束手无策,弃权的份了。”

铁风在旁摇头兴叹着。

“弃权,那岂不是灭自己威风,涨他人志气。”

叶凌月笑着摇摇头,走上前去。

看到叶凌月一脸坦荡地走了出来,没有半点要退缩的模样,大管事的嘴角,阴险地扯了扯。

只见他宽大的衣袖之下,那双如同鸡爪般的手上,蓄势待。

“大管事果然是名不虚传,难怪能教出贝辛学长那样的学生。”

叶凌月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笑盈盈地冲着大管事行了一礼。

“哼,多说无益,你以为凭几句好话,老夫就会放你一马?”

大管事嗤了一声。

“大管事不要误会,在下可不是恭维你的意思,所谓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教导出贝辛那样的学生,你这个当导师的,又高明得到哪里去。”

叶凌月下一句话,差点没把大管事气晕了。

大管事怒目一瞪。

“放肆!”

他衣袖下的手,手背上已经气得青筋迸出,若非是碍于关老和龙氏在,他早就收拾了这名可恶的女学员。

“更放肆还在后头呢。”

叶凌月说罢,手中一张符箓,飞掷而出。

却见她丢出的正是一张炎爆箓。

火之神力化为了火球,只听得轰的一声举行,滚滚的火焰,呈排山倒海之势,冲向了大管事的那层水波防御。

大管事的瞳孔,重重一缩,这符箓里蕴含的神力?

水能灭火,但是相反,大量的火之神力,可以瞬间将水之神力蒸。

早前的几名学员,也有用过火属性的符箓,可他们的神力相较于大管事而言,太过微薄,才是靠近水波箓,就被侵蚀一空。

同样也是火之神力炼制而成的符箓,可叶凌月的这一枚炎爆箓就不同了,它一旦爆炸开,形成的火之神力比起早前的任何一名学员的火符箓都要强。

大管事哪里知道,叶凌月修炼的虽然是天地之力,可她在青洲大6时,运用龙氏一族的吞噬百火之法,吞噬了大量的火,那些火结合了叶凌月的灰火,让叶凌月的火威力更加惊人。

尽管是隔着水之神力的保护,可大管事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水波箓形成的防御,在一刹那间,被削弱了至少两三成。

大管事甚至都能感觉到,大量的水之神力被蒸后带来的灼热感。

这两三成听上去似乎没什么,可换句话说,若是叶凌月再砸出几张炎爆箓,大管事的水波箓没准还真会被击破。

身为一名高级符师,若是他的独门符箓被一名连中级符师都不是的低级符师给破了,这要是传出去,大管事的老脸就没地方搁了。

这女人的确有些邪门。

难道这种威力惊人的符箓,也是关鸠那老家伙教的?

大管事的眸,沉了沉,扫了眼关老所在的位置。

果然,关老一脸老神定定,看上去对于叶凌月通过这场考核,胜券在握呢。

可恶,若是真让这女人通过了考核,那不就是间接证明了,自己不如关鸠,自己教导的学生也比不上关鸠的学生!

大管事不甘心地想道。

好在,他早就有了对策。

他原本就没打算,让叶凌月通过这次考核。

非但是不让叶凌月通过,大管事甚至还要让她为这场考核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大管事的衣袖之下,指,迅掐诀,只见他身旁的那一层水之神力,已然生了变化。

原本无形无态的水波箓,变了颜色,上面出现了大量淡蓝色的符文。

那蓝色的符文,最初只有蝇头大小,可是伴随着符文的增多,一堵水蓝色的水墙生成了。

那水墙光可鉴人,而这时,叶凌月的第二张炎爆箓已然祭出。

“不好!”

夜凌光也留意到了这一幕。

“符箓骤变,那是镜波箓!凌月,小心!”

听到了夜凌光的惊呼声时,已经是太迟了。

叶凌月的那张炎爆箓,已经狠狠地砸在了那层生了变化的水墙上。

火之神力一下子爆开了,犹如洪水猛兽,可在碰触到那层水墙时,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色变的一幕生了。

原本张牙舞爪,扑向了大管事的火之神力,杀了个回马枪,竟向着叶凌月反扑了回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