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张木之铠甲也随之练好了,整个过程不过是半盏茶的时间。

“还剩两张,余下来的时间赶去中级符师考核应该还绰绰有余。”

叶凌月心道。

这时,叶凌月忽然留意到了站在她左侧的一名符师。

只见他也已经炼制成出了第三张符箓。

“这人竟然能赶上我的度?”

叶凌月略有些诧异。

她早前心无旁骛,一直没有留意身旁其他学员的举动,可是就在方才,她才意识到,身旁的那名学员的炼符手法很快。

叶凌月之所以能那么快炼制出三张符箓,那是因为她有白色鼎息相助,提纯了部分材料,这样一来她炼制起来更加方便。

旁人没有鼎息,度不可能这么快,至少相同水准的初级符师是没法子做到这一步的。

叶凌月不禁皱了皱眉,扫了眼身旁的那名符师。

那是名男符师,看年龄约莫二十七八岁,叶凌月早前在符箓分院好像没看到过这号人物。

叶凌月再看了眼他炼制的符箓,这……

叶凌月现,那几张初级符箓的成色明显比正常的初级符师炼制的要好得多。

这人,不可能是初级符师!

叶凌月吃了一惊,手下不由一顿。

既然不是初级符师,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初级符师考核的考场里。

电石火光之间,叶凌月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位学员,你好像不是我们学院……”

叶凌月正欲询问,那名学员抬起了头来,看了叶凌月一眼,他的眼底多了一抹疯色。

“叶凌月,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他的手中,拿着他刚炼制而成的几张符箓,嘴里阴测测的吐出了一句话。

叶凌月看到他,嘴角动了动,同时祭出了“水龙箓”和“火之环”两种符箓。

这两种符箓,是属性相悖的符箓,正常人根本不会同时使用,因为使用之时,符力相冲,会引可怕的……

“符爆!”

叶凌月的瞳陡然一缩,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那名学员的口中已经吐出了最后一个符文。

几名考官听到了叶凌月的叫声时已经是太迟了。

轰——

一阵猛烈的巨响,整个考场在一刹那间生了一场惊人的爆炸。

宫惜在内的三名中级符师,被巨大的的符爆冲击力狠狠地甩了出去。

而在考场外的所有学员也同时听到了这一声可怕的爆炸。

“凌月姐姐!”

曾小雨吓得脸色白。

小怪物和程岳也面色大变,小怪物拔腿就往考场里冲。

现场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

宫惜和另外两名导师在最后关头,祭出了“土之护壁,”替他们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一部分的冲击力。

可是距离“符爆”最近的那些学员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尤其是位于正中的那几名学员,因为来不及防御,早已被炸得四分五裂。

现场的的情况惨不忍睹,到处都是被烧焦的碎块残害。

还有一些受了重伤的学员无法动弹,呻吟着倒在了地上。

“凌月!”

小怪物惊慌着,四下寻找着叶凌月的踪影。

“曾四轩,你先不要激动。”

宫惜也没料到,会生这么严重的符爆事件。

从现场看,生符爆的地方就在叶凌月的旁边,符爆的那一瞬间,一切都太快了。

“她人呢?混账,你身为考官,为什么没有留意考场里的情况。”

小怪物一怒之下,抓着宫惜质问着。

“我……”

宫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还能说些什么,这场符爆来得突然,可是那威力却乎想象。

宫惜可以断定,这不是初级符师可以制造的符爆。

初级符师的考场里混入了中级符师,这本就是符箓分院中最大的失职。

可说这一切还有什么用,叶凌月恐怕是……

“四轩,你不要激动。”

小怪物正激动着,可这时,有人在他身后说道。

“我怎么能不激动,她死了!”

小怪物闭上了眼,泪水在眼底盘桓。

“这……这……凌月,你没事?”

宫惜目瞪口呆着,看着小怪物身后的人。

虽然头有些乱,院服也有些灰,可那张脸,明明就是叶凌月。

“凌月?”

小怪物一松手,忙回过身来,果然看到叶凌月还好好站在了那里。

“这么严重的符爆,你居然安然无恙?”

宫惜又惊又喜。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怪物横眉竖眼着。

“我不是……只是太不可思议了。凌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就连宫惜本人,想起了方才的那场符爆都是心有余悸。

威力如此惊人的符爆,即便是他,处在叶凌月的位置,只怕不死也要重伤。

毕竟叶凌月身旁的十几名学员当场都直接被炸死了。

“我运气不错,在符爆之前,就留意到我身边的那名符师有些不对劲。我就立刻使用了瞬移箓。”

叶凌月拿出了一张符箓来。

“你连这种玩意都会炼制?”

这下子换宫惜目瞪口呆了。

叶凌月说的自然不是实话,就算是有瞬移箓,可是在刚才那么紧张的情况下,她连念咒的时间都没有。

她能死里逃生,全都是亏了她拥有鸿蒙天。

最后的关头,她避入了鸿蒙天,这才死里逃生。

得知叶凌月没事,小雨和程岳都松了口气,尤其是曾小雨,在看到了现场的惨况后,拉着叶凌月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

“那人的身份调查清楚了没有?”

叶凌月询问道。

现场已经清理过了,尸体被搬出了考场。

下一场的考核,不得不临时换地方。

这场事故,造成了至少十五六人受伤,除了叶凌月之外,没有一人顺利通过了考核。

“查不清楚,那人应该是名死士,他有心毁尸灭迹,尸体已经炸得面目全非,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表明身份的物品。”

宫惜为此深感自责。

这对于整个符箓分院而言,都是一场灾难。

“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宫惜询问道。

现场只有叶凌月留意到过那名符师,宫惜希望她能够提供一些有利的线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