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离开了中级阵屋,天还没亮。

这个梦,让叶凌月很是心绪不宁。

自从恢复记忆后,她鲜少梦到前世的事,这一次,却是破天荒。

她循着朦胧的晨曦,一路往夜凌光的阵屋走去。

哪知刚走到夜凌光所在的中级阵屋旁,叶凌月就看到了前方有十几个人正匆匆忘了夜凌光的阵屋走去。

那十几个人中,叶凌月只认得带队的副院长,副院长身后还跟着几名眼生的长者,他们有男有女都穿着裸心谷的服饰,看他们前去的方向,正是夜凌光的阵屋。

叶凌月见他们行色匆匆,就觉得已经有些不妙。

她猛然想起了昨日和夜凌光分别之前,自己叮嘱他的一番话。

“不好!”

叶凌月想起了秦小川来,四哥还未凝聚神印,他不该出现在神界。

若是阿光别抓住了……

叶凌月不敢再往下想,她快步追了上去,可是副院长等人眨眼已经到了夜凌光的阵屋前。

叶凌月眼看着他们踢开了夜凌光的屋门,一颗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里。

阵屋内,夜凌光也被嘈杂的脚步声惊醒了。

他睁开眼,看到了大管事、龙氏还有几名长生神院的人站在了门口,一下子惊得站了起来。

“导师,你们这是?”

夜凌光想起了楼上的秦小川,也是暗暗叫苦,他忙堵住了门。

“昨夜有人偷了我的一本重要符书,有人看到,那小偷进了你的阵屋。”

大管事二话不说,就推开了夜凌光。

“慢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偷了你的符书?”

夜凌光一听,就觉得不对头。

大管事这分明是栽赃嫁祸。

“是不是,搜一搜就知道了,来人,仔细搜查这间屋子。”

大管事一个眼神,几名东谷的学员就往楼上蹿。

“谁都不许动,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夜凌光的手上,多了几张中级符箓。

“阿光,你先不要冲动。”

龙氏也有些急了,一方面,她也不信夜凌光会偷了的符书,可另一方面,大管事丢失的符书恰好有记载一些关于召魂符的方法,这不禁让龙氏也有点怀疑。

毕竟除了夜凌光之外,也没人敢偷大管事的东西。

而且这厮是个混世魔王的性子,他和大管事又一向不对谱,没准还真会做出这种事来。

按照龙氏的意思,若是夜凌光没偷,她自会替他主持公道,但若是偷了,她只能是想法子保下他。

“我没偷。你们谁也不准上去!”

夜凌光情急之下,手中的符箓已经脱手而出。

哪知一旁的大管事也早有准备。

他手一扬,手中一张符箓飞了出来。

“初级天符,定身符!”

那符箓一落到了夜凌光的身上,夜凌光脚下一顿,身子定在了原地。

“混账!老家伙你使诈,有本事你和我符斗一场。”

夜凌光怒极,眼睁睁看着大管事和他的人在他的屋子里一阵搜索。

大管事装模作样了一会儿,就冲上了楼。

“哈哈,夜凌光,你还说你没有……”

大管事本准备抓个正着,哪知道床榻上人影都不见一个。

“这……”

大管事哑口无言,看着空空如也的床榻。

“大管事,阵屋里什么都没有。”

龙氏眼看大管事什么都没现,也松了口气,忙替夜凌光解开了定身符。

夜凌光心急火燎,冲上了楼。

只见阵屋的二楼,一片狼藉,已经别大管事翻过了。

什么都在,独独缺了秦小川。

没有?

夜凌光原本以为今日死定了,可大管事什么都没现,他也是一惊。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把秦小川摆在了那儿好好的。

一个晚上而已,难不成那小子还自己飞了不成?

这怎么可能,难不成诈尸了?

夜凌光心里七上八下着,可脸上却是强做镇定。

“大管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夜凌光怒瞪着大管事。

“凌光学员,看来这是一场误会,真是抱歉,想来是老夫眼花了。”

大管事这会儿也是一脸的郁闷。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用天眼箓看得很清楚,夜凌光将自己的姘头放在了床榻上,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姘头就不见了。

“一句眼花了就过去了?大管事,换成了我把你的阵屋搜了个底翻天,再向你说一声对不起,你说有没有事?这事可没这么便宜。”

夜凌光咬牙切齿着。

“夜凌光,那你想如何,我堂堂大管事,想你道歉已经是很客气了。谷主夫人,副院长,你们倒是来评评理。”

大管事说道。

“这位学员,大管事说的不过,误会一场,过去也就算了。”

夜凌光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心中明白,自己是被这两个老家伙给暗算了,这时他眼珠子一转,忽然怪叫了一声。

“哎呀,我的炼符材料不见了。你偷了我的炼符材料。”

夜凌光忽然大叫道。

这下子,换成大管事无语了。

“夜凌光,你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偷你的材料。”

“呵~不是你偷的还有谁?就在昨晚之前,我的炼符材料都在楼上好好的,你一来就不见了,除了你,还会有谁?那材料,还是导师帮我收集的,导师你说是吧?”

夜凌光冲着龙夫人眨了眨眼。

“没错。”

龙夫人脱口而出。

她也看出来了,今早的事分明是大管事有意为难夜凌光。

今日是中级符师考核的日子,大管事偏偏选在今早刁难夜凌光,其用意实在是太明显了。

连龙夫人都看不过去了,索性就和夜凌光一唱一和起来了。

“你们俩一派胡言,老夫没偷。”

大管事满面激红。

“你说没偷就没偷,反正我的材料不见了,我这就去和人说去,大管事偷了我的材料,老不要脸的。”

夜凌光说着,就要往外走。

“慢着!你少了什么材料,老夫……赔你就是了。”

大管事气得脸色青,好不容易才憋出了这句话来,夜凌光这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他要真出去一说,还真要把是非和白颠倒了过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