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连副院长都觉得,叶凌月逃无可逃。

“对了,我今日前来,也有一事想请五长老帮忙。”

大管事也想起了今日自己来的目的。

“四长老但说无妨,但如果是中级符师考核的事,我怕是无能为力。”

副院长也知道,大管事这次是带着学员来参加符箓分院和裸心谷联合举办的中级符师考核的。

只不过副院长是外院的掌事人,符箓分院举办的中级符师考核,他还没法子插足。

“不,这件事和中级符师考核无关,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把这张符箓放到夜凌光所住的阵屋内。”

大管事笑了笑。

他对自己的那些学员的实力很有信心。

再说了裸心谷和符箓分院没有任何可比性,过去的二十年间,中级符师考核第一名的都是裸心谷的学员,而且在通过率上,裸心谷也一直是遥遥领先。

“夜凌光?你说得是浮屠天的那位掌控?也就是八荒神尊夫妇的儿子?”

副院长倒是听说了,夜凌光因为犯了错,被贬重新修炼,只是没想到夜凌光竟那么快就参加了中级符师的考核。

他再看看大管事递过来东西,现那是一张符箓。

那符箓也很是奇怪,看上去不过巴掌大小,上面却有一只形如蝙蝠的灵兽。

“这是天眼符,是一种高级地箓,使用鬼眼蝠的血炼制而成,能够监视方圆一里内的人和事。”

大管事要监视的就是夜凌光。

夜凌光在裸心谷时住在西谷,那是龙氏的地盘,大管事也没法子插足,但是到了长生神院就不同了。

因为高级阵屋不够的缘故,这次参加考核的裸心谷的学员所居住的阵屋,不少都是外院负责安排的。

如此的情况下,想要监视夜凌光并不困难。

大管事总觉得,夜凌光炼制召魂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他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好好探寻一番。

“这事倒是不难,只是没想到那夜凌光居然还有那么好的炼符天赋,说起来,这八荒神尊夫妇还真是管教有方,养育的儿女,都是人中龙凤啊。”

副院长说起这里,也不免想起了当年的北境军神“夜凌。”

尽管不愿意接受夜凌月为北境的神后,可无论是大管事还是副院长都不得不承认,奚九夜能够创立北境,和“夜凌”休戚相关。

只是那“夜凌”的身份,却注定了她和九夜神尊不可能在一起。

两人分别后,副院长就暗中命人,将天眼箓放进了夜凌光的住处。

那天眼箓一放入阵屋内,符箓就化为了一团烟雾,一头黄褐色的蝙蝠扑腾着翅膀,隐藏在了阵屋墙角的暗处。

到了亥时前后,夜凌光返回了阵屋。

他并没有意识到,在他踏入中级阵屋的一瞬间,墙角的一只蝙蝠和一般的蝙蝠瞎自不同,它陡然睁开了眼。

就在天眼箓挥作用时,在距离夜凌光的阵屋七八里外的一座高级阵屋里,大管事正监视着夜凌光的举动。

“明日就要开始中级符师考核了,今晚得好好休息,若是通过了考核,就有希望找关鸠大师炼制召魂符。”

夜凌光伸了个懒腰。

他闭目养神了起来。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

大管事的眼珠子都要酸了,夜凌光盘腿坐着,一动不动,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大管事渐渐没了耐心,就在他准备暂时放弃监视时,夜凌光忽然睁开眼。

“差点忘记了,阿姐说了,不能一直把傻大个的肉身放在乾坤袋里。”

夜凌光从乾坤袋里,将秦小川搬了出来。

乾坤袋能保存活物的新鲜度这一点没错,可叶凌月今日查看了秦小川的身子后,现秦小川的体内,煞气很浓。

叶凌月猜测,可能是秦小川的肉身封闭存放太久,平常夜凌光若是有时间,还是适当拿出来透透气,免得煞气越积越浓。

“罢了,把床让给你吧。”

夜凌光先是将秦小川搁在了地上,想了想,还是把他摆到了床上,这才安心继续打坐。

“这是?”

大管事看到了这一幕,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原来夜凌光最大的秘密,竟是……

“那男子分明已经是一具尸体,可夜凌光却一直将其留在身旁。难怪他想要炼制召魂符,想来那男人是他的恋人。啧啧,想不到八荒神尊夫妇看着道貌岸然,养出来的儿子竟是个龙阳癖。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八荒神尊夫妇的脸面只怕要丢光了。”

大管事看到了这一幕,欢喜不已,不断地在阵屋里徘徊。

大管事一直见夜凌光不顺眼,觉得这厮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但是还真没想到,夜凌光真的“喜欢”男人。

而且大管事还留意到,那男人压根没有凝聚神印,那就意味他跟本还是个凡人。

这可是个天大的把柄,哪怕夜凌光是神尊之子,可私带凡人进入神界,这可是重罪。

加上夜凌光眼下就是戴罪之身,罪上加罪,他这一次若是被抓了个现成,等待他的只有一个下场,重则剥夺神籍,轻则也要流放是十三神魔岛苦修五百年后。

“事不宜迟,天一亮,我就带着人去抓拿夜凌光,我都是要看看,这一次龙氏要怎么保住那个混小子。”

大管事大笑起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早前他还想着怎么在中级符师考核上为难夜凌光,这下子倒是轻而易举,就先除了他。

这一晚,叶凌月忽的做了个噩梦。

梦中,她梦到了自己小时候还在北境时的情形。

那时候夜凌光和夜凌日不知为了什么缘故,打了一架。

叶凌月将两个小家伙都打了一顿,小凌光忽然了火,丢下了一句。

“阿姐,我最讨厌你了,我再也不要阿姐了。”

小凌光越跑越远,叶凌月惊呼了一声。

“阿光!回来!”

她这一喊,却是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凌月姐姐,你怎么了?”

身旁,曾小雨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一脸的纳闷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

叶凌月没来由的一阵心惊肉跳,她有些担心夜凌光,决定这会儿就去找阿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