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官的这一声恭送,让兰楚楚的心里愈的难受。

“来人,把神妃送回寝宫。”

风谷神帝看着兰楚楚失魂落魄的模样,皱了皱眉,命人将兰楚楚送下去。

身后,风谷神帝和第六元帅畅谈着。

兰楚楚浑噩着,回到了寝宫。

新妃的寝宫,就在兰楚楚的宫殿的对面。

新妃入宫,新宫里灯火通明,喜气洋洋。

而兰楚楚这一边,却是黑灯瞎火,因为兰楚楚这几日心情不畅,宫里的侍女们都吓得不敢靠近。

奚喃思和奚星落也已经被各自的奶娘抱走了。

宫里,一片冷清,能听到屋外扑索索的雪落的声音。

兰楚楚焦躁难安,她终于忍不住,还是朝着新妃的宫殿走去。

“神妃娘娘……”

北境十三骑的人拦下了兰楚楚。

这位新妃和早前的洪明月不同,她是元帅曾孙女,身份尊贵,早前神尊与她见了一面,对她也很是满意。

“让开。”

兰楚楚冷着脸,与北境十三骑相持着。

北境十三骑的几人为难着,还是退开了。

兰楚楚朝着新人的寝宫走去。

“就这样放神妃娘娘进去,真的好吗?”

神骑中,有一人不安道。

“我们也能使听命行事,是神尊大人说若是神妃来了,先拦一拦,若是不行,就让她进去。”

“哎,神尊大人也不知是什么意思,我总觉得,神尊大人和神妃娘娘这阵子有些古怪。”

北境十三骑不敢多言,退到了一旁。

兰楚楚走到了新妃的宫门前。

门外的侍女见了兰楚楚,忙跪了下来,无人敢阻拦。

兰楚楚脚下一步深一步浅,一直到了宫门口。

喜气的朱漆门前,兰楚楚站定了脚步。

里面的烛火还未熄灭,兰楚楚抬起了手,脑子里千回百转,想着用什么理由让新婚之夜的奚九夜离开那个新妃的怀抱。

对了,就说小皇子身体不适,九夜哥哥一向关心小皇子,这么说,他一定会去看孩子。

兰楚楚想要叩门。

可是这时,屋内传来了一阵声响。

一阵女子的娇啼声钻入了耳中。

兰楚楚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灯火葱茏,新房里折射出了两个相缠的身影来。

女子的声音此起彼伏,伴随着重重的撞击声。

“九夜神尊……神尊……”

新妃的声音,伴随着奚九夜的喘息声。

“爱妃,叫我九夜哥哥。”

奚九夜凝视着床榻上的新妃。

这是个年轻秀美的女子,她的身子从未被人开过,干净的犹如一张白纸,她看着他的目光满是痴迷。

目光,在门外定了定。

那一道熟悉的气息,奚九夜早已察觉了。

他嘴角极其讽刺地扬了扬,再看了眼身下的女子。

脑海中,闪过了一张倔强的脸。

奚九夜只觉得身子又蠢蠢欲动了起来,起了一轮更加猛烈的“征讨”攻势。

兰楚楚往后退了一步,她用手捂住了耳朵,心疼的近乎窒息。

她最害怕的事还是生了,九夜哥哥竟让其他女人喊他九夜哥哥。

这个称呼,除了她之外,九夜哥哥从未让任何人喊过。

就连当初的夜凌月,也从未这么亲昵地喊过。

兰楚楚的手,死死绞住了自己的衣服,她怨毒地瞪着那扇门。

门后,那对男女几近风流。

“没有人可以抢走九夜哥哥,小贱人,本宫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兰楚楚踉跄着,身影没入了夜色之中。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奚九夜起了身。

床榻上一片狼藉,奚九夜看着女子身下的一片殷红,脸上的激情之色已经褪去。

不得不承认,第六元帅的这位曾孙女的确和当初的夜凌月有一些些相似,只是却终究不是夜凌月,更不是叶凌月。

“九夜哥哥,你今晚不睡在这里?”

新妃一脸的红晕,娇羞的望着奚九夜。

她是第六元帅的曾孙女儿,对奚九夜一直爱慕有加。

想不到此番能嫁给奚九夜,内心自然是欢喜鼓舞。

她早前以为,奚九夜和北境神妃夫妻情深,自己嫁给了奚九夜后,奚九夜会不待见她。

可是今晚的情形看,九夜神尊和北境神妃也不见的那么恩爱嘛。

新妃想起了方才九夜神尊与自己那般恩爱,心中甜滋滋的。

她却不知,奚九夜看向她的目光没有半分情愫,他只是将她当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而已。

“本尊还有要事在身,爱妃还是先睡下。”

奚九夜说罢,走出了宫殿。

“神尊大人,方才神妃娘娘……”

北境十三骑方才看到兰楚楚一脸悲怆离开了,正欲禀告奚九夜。

“从今往后,北境有两名神妃,东边的是兰妃,这一位是莹妃。两位神妃应一视同仁。”

奚九夜丢下了一句,朝着御书房走去。

北境十三骑面面相觑,不知九夜神尊和兰妃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神尊似不再像以前那般宠爱兰妃了。

要知道,以前只要兰妃闹点小脾气,九夜神尊都会哄着她让着她。

可是今晚……哎,男女之事果然复杂的很,他们这些做下人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奚九夜坐在了桌案前,长指叩着桌案。

他似想起了什么,提笔下了一封信,随即命人送了出去。

轩风城的事告一段落后,叶凌月等人也启程返回长生神院。

至于兰天佑,因为需要处理轩风城的事务,他不得不暂时休学一段时间,待到轩风城的事告一段落后,他才能返回长生神院。

叶凌月等人就帮忙着兰天佑经营着轩风城的事,这一日,叶凌月回到住处,刚一进房,就意外在自己的枕边现了一封信。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长夜漫漫,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只因相思。”

信上,只有寥寥几个字。

叶凌月一看,手一抖,把信给丢开了。

她的神情,就如吃了一头苍蝇那么恶心。

信,竟是奚九夜写来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送到了叶凌月的房中。

“不要脸。”

叶凌月气得咬牙切齿,又觉得一阵恶心。

新妃进门没多久,奚九夜竟会写来这等近乎暧昧的情信,叶凌月光是看到,就觉得起鸡皮疙瘩。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