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血口子,落到了叶凌月的眼底,很是刺目。

夏娘望了眼病榻上的儿子,她活了三十余年,一直懦弱怕事,她所有的心血都在了天佑身上。

她早前也不指望兰天佑能夺得家主之位,可是这一次的刺杀,尤其是当儿子挡在自己身前,替自己阻挡了刺客的致命一击时,夏娘的心中,生出了一股恨来。

她恨兰府的人,从兰苍到兰明还有大夫人,这些人全都是恶鬼。

她和天佑从不争什么,也不求什么,他们为什么还是不放过他们母子俩。

既是如此,她夏娘就要争一次,为自己的儿子争这么一次。

哪怕是不能得到家主之位,她也绝不能让大夫人和兰明称心如意。

而叶凌月,就是她唯一的希望。

夏娘也不知道,她为何要信任一个只认识了几天的小姑娘。

可叶凌月身上,就有那么一股力量,让夏娘信任。

“夏娘,你先起来……我答应了。”

叶凌月最经不起的就是夏娘的哀求。

这个可怜的女人,这辈子都未向命运屈服过。

这也许是她们母子俩反抗命运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罢了,她就拼这一次,就算是她还夏娘这几日的照拂之意。

兰天佑还是昏迷不醒,叶凌月和夏娘却忙碌了起来。

兰苍的丧礼,按照规矩,夏娘和兰天佑都得去,叶凌月从当天下午就开始忙碌,知道了第二天天明前后。

小怪物和程岳雇了辆马车,乔装长了鸿十三的模样的叶凌月还有夏娘一起上了车,前往兰府。

兰苍的丧事,在奚九夜的主持下,举办的很是隆重,因为风谷神帝也要亲临的缘故,风谷神帝座下的不少神尊主神都纷纷前来奔丧。

兰苍的那些私生子私生女也全都一一到场。

天才蒙蒙亮,兰府外就已经是哀乐齐鸣,白色的灯笼和铜钱随处可见。

兰苍作为兰府如今的现实掌权人,一早披麻带索,和大夫人一起在府门口迎接四方来的宾客。

“明儿,你确定兰天佑和夏娘都不会来?”

大夫人薄施脂粉,眼底没有半点泪意,一双眼在人群里扫来扫去。

看到那些主神神尊时,她一脸的恭维。

可是看到兰苍的那些野种时,她就一脸的漠然。

“放心,兰天佑虽然没死,但是受了重伤,至于夏娘只怕已经吓傻了眼。待到丧事结束,我就再想法子铲除他们。”

兰明得意着,兰楚楚的那些暗卫还真是好用。

神妃娘娘最初还不乐意,可使只要一提到那画,兰楚楚就立马从了。

兰明心想着,没准还能用那画威胁着兰楚楚,陪他一晚。

光是看那春*宫图,兰明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他不自觉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兰楚楚。

兰楚楚今日一声的素白,鬓上是一朵白色的琼花,愈的显得楚楚动人。

而那大夫人,则是偷偷打量着和兰楚楚并肩而立的九夜神尊。

看那九夜神尊,五官如鬼斧雕琢一般,整个人只是站着,就如宝剑出鞘,气势不凡,难怪兰玉芝那疯丫头会心动去勾引九夜神尊。

哎,同样都是女人,怎么她就这么倒霉嫁给了兰苍那个死鬼,兰楚楚就好运找了个专情又有权势的男人。

兰明和大夫人两人都是各怀鬼胎,虽然都是今日的主办人,可来宾见了兰明母子俩都是一脸的不以为然,见到了奚九夜和兰楚楚夫妇时,则是一脸的巴结。

如此的反差,落到了兰明的眼底,不免有几分讽刺。

不过等到他成了兰府家主,和几大军团元帅建立了合作关系之后,就不同了。

“民女夏氏,偕幼子天佑前来治丧。”

就在兰明想着唾手可得的家主之位时,忽有一个声音,如同惊雷般,炸得兰明和大夫人外焦里嫩。

母子俩一抬头,就见前方多了一辆马车。

马车上先是下来了两名身强力壮的男子,再下来了一名以及一名长得很是清隽的男子。

“你是夏娘?”

大夫人最先反应了过来,她看着眼前这位最多不过二十七八,容光焕的美妇,怎么也不敢相信,她就是早几日,被自己狠狠心修理了一通的夏娘。

夏娘因为早年劳作,未老先衰,她也从未想过好好保养。

可昨日她求了叶凌月代替兰天佑来参加丧礼后,叶凌月就强行替她保养了一番。

先是替她染黑了灰白色的头,再是用了鸿蒙天的彩虹水替她排干净体内的杂质,再用了珍贵的鲛珠粉粉脸,不过是一日之间,夏娘就如同脱胎换骨,她整个人都洋溢成了不一样的神采来。

如此的夏娘,比起年轻时也是不容相让。

“大夫人,明少爷。”

夏娘不卑不亢着。

“大胆,你不过是一介下人,有什么资格从登门入室,要进门也必须从后面入。来人,将他们俩拖到后门去。”

不仅是兰明,兰楚楚也是一脸的错愕。

她的暗卫明明已经回禀,说兰天佑母子俩重伤,不死也要残废。

再看看那个“兰天佑,”兰楚楚看着觉得有些不对头,她回忆着自己在海船上似乎见过兰天佑一次,只是当时因为兰天佑的那名伙伴的缘故……

兰楚楚下意识看了眼叶凌月身后的小怪物。

小怪物也正凝视着她。

兰楚楚心中微微一疼,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再度出现了。

她忙别开了眼,也不再细想兰天佑到底是否就是眼前的“兰天佑。”

“放肆的是你们才对,我娘早已不是兰府的奴婢。至于我们今日前来,是为了兰苍上神的丧礼,身为主人,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叶凌月迅看了眼一旁的奚九夜,她看了下奚九夜的眼神,忽觉得有些不对劲。

身后小怪物和程岳也是一惊,两人险些忘记了,九夜神尊是见过兰天佑的,这可如何是好。

奚九夜皱了皱眉,正要开口,可忽的他的鼻下钻入了一股熟悉的淡淡的香气。

那香气,是药草的香气,奚九夜曾经好几次在叶凌月的身上闻到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