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尊大人,恐怕是被兰楚楚给骗了,那女人只是虚有其表。神尊可还就记得昨日海船小皇子的事,事实上小皇子并非是被人掠走,而是照看不周。现小皇子失踪后,神妃娘娘并没有下令寻找,而是弃船逃走了。”

兰玉芝迫不及待想要拆穿兰楚楚的真面目。

那女人,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九夜神尊知道了她的真面目后,一定会冷落她。

“哦?”

奚九夜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不信。

兰玉芝就知道奚九夜还不信,她犹豫了下,再说道。

“九夜神尊若是不信,大可以找小皇子的奶娘来问问,她可以证明一切。”

奚九夜听罢,命人将奶娘传召了过来。

“奶娘,兰玉芝说得可是真的?”

奚九夜审视着奶娘。

“启禀神尊大人,神妃娘娘对小皇子关心备至,那一日小皇子被人掠走后,她以泪洗脸,好几次都说要去找小皇子,我们都亲眼看到了。”

奶娘低着头说道。

“你胡说!兰楚楚分明是个蛇蝎妇,你为什么要撒谎?”

兰玉芝一听,大惊失色。

“兰姑娘,老奴不知你在说什么。”

奶娘内心一阵苦涩,她又何曾想说假话,可是兰楚楚素来有手段。

她身旁的那些侍女神兵,要么都是她的亲信,要么就和奶娘一样,至亲全都被兰楚楚抓了起来。

她们这些人要是走漏了半点风声,等待她们的就是家破人亡。

兰玉芝只觉得浑身冰冷,她这才现,她太天真了,兰楚楚根本不是她轻易可以对付的人。

“兰玉芝,你污蔑神妃,其罪可诛,亏了兰儿还几次三番在我面前说你好话。我念在你是兰府的人,饶你一命,但活罪难逃。”

奚九夜面上,弥漫着怒色。

他自以为,比任何人都了解兰楚楚,她这般善良,小时候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救下还是陌生人的他,她平日连猫狗都舍不得杀,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放心将奚星落交给兰楚楚。

兰玉芝的污蔑,他半点也不信。

奚九夜抬起了指来,一指星辰之力射入了兰玉芝的眉心。

兰玉芝尖叫了一声,她额头的神印溃散开,奚九夜竟是废了她的神力。

“赶出去,永世不准她再入兰府。”

奚九夜的这一声命令,无疑是判了兰玉芝死刑,她再也没法子角逐兰府家主的位置了。

“不,奚九夜,你会后悔的,兰楚楚不是好人,那个蛇蝎妇,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兰玉芝犹如破袋般,被人拖了出去,她凄厉的叫声,引得兰府的人纷纷前来围观。

很快,整个兰府的人都知道,兰玉芝因为污蔑神妃,被九夜神尊废了神力,成了个废人。

被赶出了兰府后的兰玉芝,疯疯癫癫,沦为了轩风城里的一个乞丐婆子。

奚九夜护妻的消息传出去后,整个兰府的人都暗中称赞,九夜神尊对神妃娘娘情深一片,还有人传闻,九夜神尊早就有立兰楚楚为神妃的打算了,那兰玉芝也是不要脸,勾引神尊不成,落了个如此下场。

奚九夜处理了兰玉芝之后,就到了兰楚楚的别院里探望两个孩子。

一进门,就见了兰楚楚红着眼,坐在那抹眼泪。

“兰儿,你这是怎么了?”

奚九夜见她哭得梨花带雨,不觉心中一疼,柔声安慰了起来。

“九夜哥哥,兰玉芝的事我都听说了。不如……你另力她人吧?”

兰楚楚的话,让奚九夜心头微微一动,想起了叶凌月来。

他轻咳了几声。

“兰儿,我们成婚那么多年,一直恩爱如初,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兰儿没用,一直没能生下皇子,哪怕我对小皇子再怎么照顾,别人还是说小皇子不是我亲生的,我既生不下皇子,还有何颜面见奚族的列祖列宗,还有何颜面掌管北境的后宫。”

兰楚楚叹息道。

“兰儿,你这有说的什么傻话,我的后宫这么多年都只有你一人而已,至于那洪明月不过是我一时糊涂。”

奚九夜笑着搂过了兰楚楚。

“不,你的心中一直还有人。”

兰楚楚推开了奚九夜。

奚九夜身子微微一僵,心中暗道难道是兰楚楚现了叶凌月的存在。

这不可能,成了副院长之外,应该无人知道叶凌月的下落才对。

“你若是心中没有人,为何当初要立那墓碑。北境神后夜凌月……原来你的心中一直还有她。”

兰楚楚虽然已经命人毁了墓碑,可墓碑上的字,却阴魂不散,全都烙在她的脑中。

“你怎么会……兰儿,你何必为了一个已死的人和我赌气。”

奚九夜负气站了起来。

夜凌月的墓地被迁的事,奚九夜已经慢慢释怀了。

可兰楚楚这么一闹,他又不由想起了那块墓碑。

衣冠冢的墓碑,是他在夜凌月的头七那一日刻下的。

夜凌月魂飞魄散那时,他没有什么感觉。

可那一晚,他却鬼使神差到了衣冠冢前。

他喝了很多酒,浑浑噩噩间也说了很多话,亲手刻下了那块墓碑。

那一块墓碑,只是为了祭奠他和夜凌最美好的那段时光。

若是没有夜凌,就没有北境。

这一点,哪怕是夜凌月死去了多年,夜北溟也无法抹除的。

夜北溟迁走了衣冠冢,也将夜凌月在北境的最后一丝痕迹也抹去了。

那一刻开始,奚九夜决定,将过去放下。

可兰楚楚却提起了往事,这让他怎能不生气。

“她真的死了?那那个叫做叶凌月的人又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是名字相同,就让你如此牵肠挂肚?先有一个洪明月,再有一个叶凌月,九夜哥哥,夜凌月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

兰楚楚的话语里,字里行间都是酸味。

“是谁告告诉你叶凌月的事?她和洪明月不同,你最好不要乱来。”

奚九夜霍然转过了身来,目光有些森冷。

兰楚楚心一沉,看上去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可比洪明月还要重要的多,她有必要去会会那个叶凌月。

奚九夜也现自己的言辞间有些过火。。

“兰儿,你不要误会,那叶凌月我还有些用处,她是夜凌日的心上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