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想怎样?”

先是兰苍,再是一个兰明,这兰府的人,俨然就是兰楚楚的噩梦。

“神妃娘娘,你又何必说得这么难听,你我姑侄一场,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您表个态,支持我成为家主。只要我成了家主,这些画绝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兰明嬉皮笑脸着。

“好,我答应你,但是事成之后,我要你亲手烧了这些画。”

兰楚楚迫于那几幅春宫图的威胁,只能是咬牙答应了。

“这点神妃娘娘尽管放心,不过小侄也有一个请求,神妃娘娘你要誓,永远不可对小侄和我娘下手,若是违背誓言,下场必定比我爹还要凄惨百倍。”

自小出生在兰府,面临着各种勾心斗角,兰明的心眼可比他的那个死鬼爹清楚多了。

兰苍暴毙,兰明一直心有困惑,如今看到了这些画后,他有绝对的理由相信,是兰楚楚暗中动了手脚。

对方是神妃,还有神帝和神尊撑腰,他一个小小的火神院的学员,防不胜防。

“好,本宫答应你。”

兰楚楚心底恨极,可她眼下也奈何不了兰明。

她做过那么多恶事,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杀了,毒誓对于她而言,早已是微不足道。

她心想着,待到丧事结束,让兰明得偿所愿,一定要联合须乐,杀了兰明灭口。

至于那几幅画,我一定要将其扬灰挫骨,永远消失在世上。

兰楚楚和兰明商议妥当之后,离开了书房。

待到确定两人都走远了后,叶凌月才从屏风里走了出来。

“这事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兰苍养育的这些儿女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看来不我出手,就有人先出手了。”

叶凌月摩挲着下巴,闪身走出了书房。

她正考虑着,要不要再用一张瞬移箓离开这里,就听到有人忽然喝道。

“站住,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

叶凌月听到那声音,背脊一凛,迟疑了下,才转过了身来。

兰玉芝带着一名侍女,站在了叶凌月身后,此时她正狐疑着,上下打量着叶凌月。

“启禀小姐,在下是府里新来的园丁,听大夫人说,院子里花草长得太过茂盛,怕客人见了失了礼数,就命小的在这里修剪。”

叶凌月早就想好了措辞,因对自如,还拿出了一把修剪的花剪子

“新来的难怪看着眼生,我问你,你在院子里时,可有看到什么人?”

兰玉芝行色匆匆,刚赶来不久。

“小的什么都没看到。”

叶凌月连忙否认,只是眼神之间,有几分“慌乱。”

“这里有一块曜晶,是赏给你的,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人,老老实实交待。”

兰玉芝随手给了叶凌月一块曜晶。

这一块曜晶,可是相当于兰府一个下人三个月的工钱,兰玉芝不信这小园丁不见钱眼开。

“多谢小姐。不瞒小姐,小的方才好像看到了大公子还有神妃娘娘。”

叶凌月想了想,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们说了什么?”

兰玉芝急切地问道。

她早就提防着兰明,这几日一直命人暗中盯着兰明。

今日轮到兰明守灵堂,可他却无端端不见了人影。

兰玉芝听暗中的眼线说,见到兰明和神妃娘娘一前一后进了兰苍的书房,她闻讯赶了过来,只是扑了个空。

“这……小的也不敢靠近。不过他们俩出来时,大公子有说有笑的,看上去心情不错。”

叶凌月想了想,再说道。

“果然,我就会知道,兰明那小子按耐不住了,那兰楚楚果然改为支持兰明那家伙。”

兰玉芝恨得牙痒痒。

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实行自己的计划,可既然兰楚楚和兰明勾结了,她就不得不出招,否则家主之位,一定会落到兰明手里。

“这里没你的事了,今日我遇到你的事,绝不能传出去。”

兰玉芝说罢,带着侍女快步离开了。

叶凌月沉吟了下,又摸出了一张瞬移箓。

这一次,瞬移箓又将她带到了一座花苑。

这里繁华簇拥,各种红白色的琼花开了满苑,芳香扑鼻。

此苑名琼花苑,早前夏娘带着叶凌月来过。

夏娘早前告诉过叶凌月,若是忙完了手头的事,就来琼花苑找她。

叶凌月正准备找夏娘,就听到了一阵喧闹声。

不远处,有一大片盛开的琼花。

几名衣着华丽的妇人正围着夏娘,为的一人顶着个如意鬓,胭红色长裙,浓妆艳抹,眼角眉毛出都透着跋扈之色。

她正怒斥着夏娘。

“你是怎么办事的,竟把本夫人最爱的‘五福盈门’给剪坏了。”

“大夫人,这话不是奴婢弄坏的,是四夫人的猫……”

夏娘满脸的惊恐,解释着。

她在琼花苑修剪着花枝,见时辰差不多了,就要去寻叶凌月,哪知这时一头雪球猫跳了出来,撞翻了大夫人的花。

夏娘正不知如何是好,就见兰明的娘亲带着几名小妾气势汹汹冲了过来。

大夫人一看地上的花盆,气得破口大骂。

“你还敢争辩,大夫人我看她分明是嫉妒大公子即将继承家主之位,才拿大夫人您最喜欢的花出气。”

一旁的那名小妾见了,挑拨离间道。

兰府的家主之选,原本最有希望的就属兰明和兰玉芝,早前兰玉芝的胜算还更大一些,可自打三夫人因为魔鲨的事被沉海之后,兰玉芝的声势大减。

这几日,府邸里的那些小妾都开始站队,众人都觉得兰明最有希望。

她们也知大夫人早年和夏娘有过节,就怂恿着大夫人收拾了夏娘。

大夫人本还没把夏娘看在眼里,哪知道今日却听说夏娘偷偷瞒着,将“兰天佑”给带进了府里。

那小野种从小就在外长大,十几年都不曾踏进兰府,这会儿进府,不用说一定是想要在神尊和神妃娘娘面前露脸,抢夺家主之位。

大夫人一怒之下,就带了小妾来教训夏娘。

“奴婢真的没有……”

夏娘嘴笨,也不知如何分辨,被几个女人挤兑着,眼眶都红了,手足无措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