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符,在神界素来是很避讳的神物。

它的存在,甚至比起高级神器乃至上古神器都要可怕的多。

真正的天符,有多大的威力,恐怕只有天符师本身才会知道。

召魂天符曾经在神界出现过,但是那一任的召魂天符出现的同时,却引来了一名上古的邪神。

那邪神和炼制召唤天符的天符师最终同归于尽,自那以后,招魂天符就有了邪符的名头。

龙氏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本以为能够说动夜凌光。

可夜凌光这熊孩子,打小就是个熊孩子,这长大了,也还是熊孩子啊。

龙氏的一番告诫,听得夜凌光连连点头。

只是他下一句话,就让龙氏止不住又头疼了起来。

“导师,你方才说招魂天符师第二邪恶的天符,那第一邪恶的是啥?”

看他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龙氏再好的修养也憋不住了。

她的嘴角,止不住抖了抖。

“夜凌光,你给我听着,这是为师最后一次警告你,要是再敢偷偷炼制招魂天符,我就……我就隔绝你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包括禁制一切书信往来!”

龙氏这么一吼,还真有几分夜凌光的娘亲云笙的架势。

夜凌光也是被龙氏族给吓到了。

“导师,你可千万不能禁止我的信,那可是我生命里的最后一道光,我就靠着信活着的啊。”

夜凌光说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可怜的很。

“少给我来这套,收拾干净了,不准再炼招魂符。”

龙氏和夜凌光处了半年,对他的性子也算是有那么点了解了。

夜凌光这个人,就是个混世小魔王,在八荒神境,爹娘都未必镇得住他,在浮屠天,那更是风是风雨是雨。

即便是到了裸心谷后,他靠着这张脸和这张嘴,经常哄得龙氏团团转。

只不过他也并非是完全没有软肋的,夜凌光的软肋,就是每两个月固定一封从长生神院那里来的信。

写信的人是谁,龙氏并不是很清楚。

只是每次夜凌光得了那封信后,就会经常一副“花痴脸”捧着信傻呵呵的笑。

龙氏很怀疑,长生神院那边有夜凌光的“恋人。”

只是既然如此,夜凌光当初为啥不直接加入长生神院。

“导师,是不是长生神院又来信了?快给我,学生保证,一个月内不再惹是生非。”

夜凌光一听,就知道一定又是阿姐来信了。

夜凌光加入了裸心谷后,就一直很思念阿姐。

只可惜,因为他还未达到中级符师的级别,按照裸心谷的规矩,没有导师的许可,是不准擅自离开的。

他只能忍着“相思之苦,”等着阿姐的来信。

不过叶凌月那边,也是繁忙的很,她又担心影响了夜凌光的学业,所以只得是两个月来一封信。

上一次夜凌光收到信后,恰好遇到他闭关炼制招魂天符,结果忘记给阿姐回信了,想不到阿姐又给他写信了。

“一个月?”

龙氏皱着眉,不过想着这混世小魔王能安分一个月,也是谢天谢地了。

龙氏拿出了信,交给了夜凌光后,又叮嘱了几句后,这才带着受惊的童子翩然而去。

至于夜凌光拿了那封信后,却没有立刻打开。

他看了看四周,确定了龙氏已经离开后,这才快步走回了废墟旁。

原本雅致的小屋,已经彻底成了断壁残垣。

夜凌光在灰烬里寻找了一会儿,在看到了秦小川的完好无损的身子后,才松了一口气。

“傻大个,我又失败了,这都是第四次了,难道我炼制的法子出了错,还是真的要达到天符师的水准后,才能炼制出招魂符?”

和夜凌光破烂烂的一身衣服相比,秦小川的肉身看上去没有半点变化。

就连神情和面色也是如常,生命乾坤袋的保存力,毋庸置疑。

“你在钱库袋了一定也憋坏了,得,趁着这会儿天都快黑了,四下没有人,我让你透透气。阿姐来信了,你一定也很想她吧,我把信念给你听听。”

夜凌光叹了一声,将秦小川的身子挪到了一旁,再打开了叶凌月的信。

信是叶凌月在前往海翼谷之前写的。

内容涉及到叶凌月过去两个月在长生神院的一些事,包括她拜入了关鸠名下,学习了回春箓,也包括了……

“哗,阿日那小子居然和帝莘撞上了。啧啧,那绝对是天雷勾地火,那么精彩的场面我怎么就给错过了。”

夜凌光看到了这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他也知道双胞胎兄长阿日的脾气,阿日见到帝莘,只怕反应比他更大。

而且还是在军团里碰到的,个中的精彩,叶凌月只是寥寥几句带过,但是凭着夜凌光惊人的想象力,不难想出当时一定是火花四射。

“傻大个啊,我和你说,我那双胞胎哥哥从小就是个爆竹脾气,实力又强,和你那个师弟还真是旗鼓相当。不过要追我们夜家的女人,哪里能那么容易。”

夜凌光自言自语着,说了半天,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他也是习惯了,继续往下说。

这样的,只有一个人的对话,夜凌光已经习惯了。

虽然每每看到秦小川的“尸体”,他还会有些难过。

夜凌光只顾沉浸“脑补”夜凌日初遇帝莘的激励反应中,并没有留意,就在小木屋的废墟里,有一张残缺不全的符箓。

那张符箓,就是夜凌光耗费了多次时间,炼制出来的招魂符。

严格来说,它还不是招魂符。

因为爆炸的缘故,那符箓只剩下了一点点边角。

可就在月色之下,那张符上,有神秘的绿光一闪而过。

那光芒,犹如萤火虫般,腾了起来,在半空中飞舞了一圈。

那一抹几乎肉眼可以忽略不计的萤火,趁着夜凌光不注意之时,一下子钻入了一旁秦小川的眉心处,而就在那时,秦小川的右手小手指,诡异的动了动。

夜色,越来越浓。

直到漫天都是星辰,夜凌光才看完了那封信,他收好了那封信,又凝视了秦小川的身子一眼,并没有现任何异常。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