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决定要先下手为强,贝辛就命人调查长生神院的情况。

没过多久,一份详细的关于长生神院的势力分布的资料,就到了贝辛的手里。

长生神院中,以几名带队的导师最为厉害,其余都是些神印还没觉醒。

不过对方的营地里,还有一名中级符师黄腾,所以整个长生神院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名叫做黄腾的导师

至于其他要注意的对手,就初级符师,就是慕容九城和铁风。

这两人早前和贝辛交过手,贝辛对他们的实力还是颇为欣赏的。

“啧啧,长生神院的实力倒是比我预期的要好很多。”

程玉看了看资料,称奇着,居然也有一名中级符师。

“从基本实力上看,双方还真差不多,不过我们还有克敌制胜的绝招。我稍后就去吧营地附近的迷踪箓都撤掉,等长生神院的人自动找上门来,今晚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

贝辛一脸的自信,很显然,对于裸心谷的战斗力很有信心。

“那女学员这几日有没有什么举动?”

贝辛问了一句。

“傻乎乎的,一点都没现,我们帮忙把材料收集地差不多了,最迟明后天就可以炼制回春箓了。只不过,今晚的要不要避着她点,不如偷偷给她下点药?”

程玉担心的是,叶凌月现裸心谷要对付的是长生神院的人。

“她好歹是关鸠的传人,下药万一被现,我们早前的所有努力就功亏一篑了。”贝辛考虑得很周到,“黑灯瞎火的,长生神院真要来偷袭,一定也会乔装打扮。关鸠在长生神院独来独往惯了,他的传人想来也是如此,否则这女人落单那么久,都不见长生深远的人来找人,想来在长生神院也是个不受待见的。”

贝辛分析地“头头是道,”程玉不禁佩服的五体投地,心中更加认定了,自己没看走眼。

这几日,贝辛等人替叶凌月收集了不少材料,就等着叶凌月炼制回春箓了。

贝辛这么说也是有缘由的,这几日也试探过,现对方符箓方面的知识一塌糊涂,而且说自己是半年多前才开始学习炼符的(叶凌月表示,这是大实话,她还真是半路出家学习炼符的。只是她和所有方士不同,一炼符就已经是方仙级别),在符箓分院里也没有系统学习过分院的课程(叶凌月表示,她还真看不上符箓分院的初级符师的基础课程,她有万符录在手,初级课程压根不需要学好伐)。

他都要怀疑,叶凌月是不是关老的私生女了,否则以这种资质真能成为关老的传人,这女人好像除了脸蛋之外,就没其他可取之处了。

“那就这么办,今晚我让其他学员熄灭营火,就等长生神院的那帮人上门了。”

贝辛和程玉谋划好之后,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

没有了迷踪箓的掩饰,长生神院的学员们很快就找到了裸心谷的营地所在。

“几位导师,裸心谷的地点已经确认了,就在三十里外的一处山坳里。”

外院的一名学员现了裸心谷的行踪后,就立刻汇报。

“太好了,事不宜迟,我们今晚就去报仇雪恨。”

皇甫胜一听,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去和裸心谷斗个你死我活。

“我们这好了好几日,都没有半点线索,今日一下子就找到了,会不会太突然了。”

穆挽枫觉得而有些可疑。

“有什么好奇怪的,裸心谷也不过如此,女人就是女人,做事缩手缩脚的。”

皇甫胜不屑道,浑然忘记了早前是穆挽枫的出手才让他的小队脱离了困境。

“你!”

穆挽枫俏脸红。

外院和符箓分院一路上,几名导师的冲突一直不断。

穆挽枫刚加入了符箓分院没多久,资历上比不得皇甫胜,受了不少的打压。

好在黄腾及时制止,才避免了几人的翻脸。

外院毕竟人多势众,一番商量后,最后还是皇甫胜的主意站了上风,外院的其他几名导师也都赞成今晚去偷袭裸心谷的人。

穆挽枫考虑一番后,想到叶凌月可能被裸心谷的人抓走了,也只能赞成了参与行动。

夜幕降临,长生神院几十人换上了夜行服。

众人朝着山坳处疾驰而去。

悉悉索索,一干人在入夜之后,终于抵达了裸心谷的营地。

约莫在一里开外的地方,穆挽枫等人止住了身形。

裸心谷的营帐,约莫有十二三顶,这么一算,大概只有三十余人,论起人数比起长生神院至少少了一倍。

他们一点都没有现长生神院的人已经埋伏在外,营地入口处,只有两三个人在巡逻。

这让皇甫胜等人越有信心。

他们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裸心谷被攻破之后,摇尾乞怜的样子。

他们匍匐在的林地里,等着深夜到来。

到了亥时前后,裸心谷的营地里,灯火熄灭,只有入口处,还站着两个巡逻的学员。

那两名学员,也渐渐有了困意,打起了盹来,一动不动。

“攻!”

皇甫胜等人,一马当先。

约莫有十几名小神通境的武者,如乱箭般,冲入了营帐。

皇甫胜冲在了最前面,只见他掌心一片神力凝聚,一阵金属性的神力化成了一把长矛,直突突想着门口一名学员的胸口刺去。

那一击快而疾,一刺命中。

可刺中的同时,皇甫胜轻咦了一声。

只听得轰的一声,身前的那名裸心谷的“学员”的头颅掉了下来。

那哪里是个活人,分明是一个用稻草扎成的假人。

原本黑漆漆一片的营地,忽然有百余张符箓飞了出来。

“有夜袭,杀!”

就听到一声惊喝,营地内外,突的一片火光通明。

长生神院的人这才现,他们被团团围住了。

那几百张符箓,就如漫天飞蝗,让人冷不猝防。

“不好我们中埋伏了!”

黄腾和穆挽枫意识到不对劲时,迅命着学员们退后,可显然为时已晚,他们已经被包围住,想要突破必须要面对的就是无数的符箓攻击。

~八千完毕,周末的爱心月票还有咩~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