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玉的神情变化,叶凌月尽收眼底。

裸心谷的那帮人闯进来时,叶凌月就意识到,这帮人不会轻易放过她,所以她索性搬出了关老来。

不出所料,同身为符师,裸心谷的人果然对回春箓有兴趣。

至于她,恰好也对程玉她们口中所说的“神秘物品”感兴趣,既是如此,叶凌月索性来了个装傻充愣,顺水推舟,加入了裸心谷的队列。

只是叶凌月并没有想到,因为她的这次迷路,长生神院那边却已经是乱成一团。

一夜好眠,天明后,叶凌月和裸心谷的人一起走出了山洞。

“程姑娘,我想要采集一些炼符的材料。”

叶凌月一出山洞,就东张西望着。

“炼符材料?难道你是要炼制回春箓?”

程玉连忙道。

程玉虽说看过了叶凌月的回春箓,可总有些不相信叶凌月。

一个四品神印的新人,真能炼制回春箓,可别是坑她们的。

叶凌月要真是能当面炼符,她们没准还能偷师。

“正是要炼制回春箓,只可惜我手头的材料不够了。师父说了我只有不断炼符,才能炼出初级回春箓来。”

叶凌月满脸的认真。

乖乖,还是初级回春箓!

程玉贪心大起。

“我身上还有一些炼符材料,还有我的学弟学妹身上也有一些,你看看,够不够用。”

程玉巴不得叶凌月越早炼制越好。

她使了个眼色,裸心谷的几人虽是不愿意,可也迫于程玉的资历比他们深,只得是各自取出了自己的炼符材料。

裸心谷的精英学员们,可不是符箓分院的新人们可比的。

他们大多已经是初级符师,外出活动携带的炼符材料可真不少。

加之他们比叶凌月等人进入海翼谷的时间要早的多,早前也猎得了不少炼符的材料。

只是一下子全都要交出来,不免有些肉疼。

可是一想到回春箓的诱惑,众人还是咬了咬牙,将材料递给了叶凌月。

“这怎么好意思,我怎么能平白无故拿你们的材料。”

叶凌月一看,心底偷着乐,嘴上象征性地推拒着。

“叶姑娘你尽管拿着,你要是过意不去,可以到时候炼制几张回春箓给我们。”

程玉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恐怕不好吧,关老说过,回春箓不能随便送给非长生神院的人……但是你们对我这么关照,我偷偷送给你们几张也行。”

听叶凌月这么一说,程玉和裸心谷的那几名学员面有喜色。

“不过,光凭这些材料,好像还不够,我还差两三种主要的材料譬如十年枯木柳枝和金锻晶石。”

叶凌月查看了材料后,面有遗憾之色。

“这有何难,十年生的枯木柳在海翼谷里很多,至于金锻晶石,我们沿途好像也遇到过。我们带你去找就是了。”

程玉沉吟了下,很是干脆地说道。

“可是这会不会耽误了你们的正事。不过程学姐你们的神印应该都已经觉醒了,难道是来帮新人学弟学妹猎取兽魂植魄的?”

叶凌月貌似无心地问道。

程玉一行人中,除了程玉和另外一名男学员分别是八品神印和七品神印之外,另外几人都是六品,神印还未觉醒。

“区区的兽魂植魄我们哪里看得上眼,我们可以变寻找材料边办正事。”

程玉语气里,透着不屑之色,其余的几名裸心谷的学员们,对叶凌月的话也很是不以为然。

只有符箓分院这种低等的分院,才会一直念叨着用兽魂和植魄觉醒神印。

在他们裸心谷,这一套早已过时了。

当然,这是裸心谷不对外泄露的机密。

在程玉的带领下,叶凌月接下的一整天都在寻找合适的炼符材料。

十年生的枯木柳并不难寻找,程玉等人只是用了一天,就找到了材料充足的枯木柳。

只是在寻找金锻晶石时,叶凌月她们遇到了一些麻烦。

“都找了一整天了,一块金锻晶石都没找到,海翼谷里面不会没有金锻晶石吧?”

叶凌月遗憾道。

“我们早前就遇到过几次,只是路程离这里有些遥远。”

程玉比叶凌月还急。

她巴不得叶凌月快点找齐材料,早点炼制回春箓,好让她偷师。

这一路上,叶凌月也是有够麻烦的,获取枯木柳枝时,她连基本的“火箓”都用不好,连累几位学弟学妹都受了伤,程玉还消耗了大量的基础符箓和几张初级符箓。

程玉真怀疑,叶凌月要不是“命好”遇到了他们几个,只怕活着离开海翼谷都难。

好几次,程玉都想将叶凌月一脚踢得远远的,她只能不断默念着“一切都是为了回春箓,”才压住了想要掐死叶凌月这个“拖油瓶”的冲动。

“学姐,时候不早了,我们和贝学长约定的集合时间就快到了。”

一名学弟小声提醒着。

“我记得早前贝学长现了一小片金锻晶石的矿区,干脆把她一起带回去。”

程玉可不想功亏一篑。

程玉打定了主意后,就带着叶凌月一起前去裸心谷的集合点。

和长生神院一样,裸心谷此番到海翼谷的人数也不少。

只是他们采取的并非是导师带队制,而是由一名核心学员和多名精英学员同队的模式。

其中实力最强的一人,名叫贝辛,是一名中级符师。

早前叶凌月遇到的迷踪箓,就是贝辛炼制的。

程玉等人带着叶凌月返回到集合点时,也是一惊。

只见多名裸心谷的学员都受了伤。

“贝学长,这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敢和我们裸心谷过不去?”

程玉快步上前,走向了其中一名身形颀长,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

那人生了个鹰钩鼻,看上去脸色阴沉,一看就是个工于心计之人。

那人就是贝辛。

“遇到了些麻烦,她是什么人?”

贝辛和裸心谷的人也都留意到了叶凌月。

“是长生神院的人,我们半路遇上了。”

程玉话刚说完,贝辛等人立马变了脸色。

“长生神院的人!抓住她!”

说罢,一群人呼啦啦冲了上来,将叶凌月围在了中间,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怒气。

~关于月票,只要正版订阅的读者,都会系统赠送的,推荐票是每天有滴,看完这一章,翻一页,刷刷也许会有惊喜票子可投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