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此物也就此作废。”

夜北溟说罢,衣袖一挥,一道白影飞掠而出。

奚九夜心下一惊,只当是暗器。

他目光冰冷,掌化为拳,一拳击出。

和夜北溟的神力碰撞在一起,神界的两大悍将,神力何等了得。

那团白影在他两人的对持间,出了“撕拉”一声,一分为二,落到了地上。

“哟,真动手了,差点就错过了。”

帝莘和孙庆才赶到,就恰好见到了两大神尊对战的一幕。

帝莘的目光顺着落地的白影定睛一看。

那是一封信,信上字迹娟秀,写着几行字。

“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月儿此生认定了九夜哥哥一个人,非君不嫁,但请爹娘成全。女儿不求爹娘原谅,只求有生之年,能化解奚族和八荒的仇怨。爹娘若是肯承认九夜哥哥这个女婿,还请与一月之后,到北境来参加女儿和九夜哥哥的婚礼。”

却是夜凌月多年之前,写回八荒神境的一封信。

遥想当年,夜凌月豆蔻年华,孑然一人,为了奚九夜离开了疼爱她的爹娘,在战场上和奚九夜冲锋陷阵。

她流过血也流过汗,可这些,她全然不顾。

她心心念着的,只是九夜哥哥一个人。

当得知九夜哥哥想神帝请旨娶她为后时,她欢喜的一夜未睡。

她担心着八荒的爹娘不同意,亲笔写了这封信。

信虽不长,可一字一句,都是情真意切,字里行间,她对奚九夜的情意跃然纸上。

帝莘看得凤眸一紧,胸膛里,有无数的酸泡泡,冒个不停。

奚九夜也是凝视着那封信。

信犹在,然人以不在,物是人已非。

上面的字字句句,同时刺痛了三个男人的眼和心。

“好,很好。从今往后,我夜北溟之女和你再无半点关系。”

夜北溟讥讽着扬了扬嘴角,一挥手,就要带着人离开。

“慢……”

奚九夜张了张嘴,身旁兰楚楚眼中,有愤恨之色一闪而过,她抱着婴孩的手,用力一掐,原本昏睡着的奚星落忽然生大哭了起来。

“九夜哥哥,星落好像受了伤。你快看看。”

兰楚楚哽着声音,“惊慌失措”着将孩子往奚九夜身前送。

奚九夜低头看了眼孩子,孩子的小脸通红,小小的手和脚不停地挥舞着。

难不成,方才夜北溟在暗中动了什么手脚?

“来人,传医师过来。”

奚九夜沉声说道,只能眼睁睁看着夜北溟等人离开,带着奚星落心急火燎回了宫中。

地上,那一分为二的信孤零零地躺着,忽有一人走了过来,俯身将那封信捡了起来。

陨神崖下,夜北溟带着丧乐队,一路吹拉弹唱到了陨神崖下的夜凌月的陵墓旁。

“站住,此乃北境禁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几名北境的侍卫眼看着这一群来路不明的人靠近,连忙围了上来,拦住了夜北溟等人的去路。

“滚开。”

夜北溟低喝了一声,只见他身躯不动,可体内突地爆出了一股惊人的气势。

他的身后,一头山岳般高大的黑色巨影骤然而现。

那巨影怒吼了一声,抬起了身躯,四肢同时落地,刹那间风云都为之变色。

那些神兵只觉得耳膜突突的疼,脏腑犹如遭遇了重击,体内血气翻涌,噗噗数声,吐出了几口血来,众神兵顿时倒地,个个难以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夜北溟带着人闯入了陵墓。

身为神兽中的至强神兽之一的麒麟族的族长,夜北溟成神后的几百年里,修为更进一步。

这一招麒麟之怒,足以让风云为之变色。

陵墓依山而建,旁边还有一条冰封住的溪流。

虽是已经建立了五百余年,可陵墓看上去崭新如初,是用北境特有的冰玉长石铸造而成,万年不化。

夜北溟走到了陵墓前,看到了那一座孤零零的陵墓时,抬起手来,一掌就欲劈开陵墓。

可就在这时,夜北溟的手一顿,他的目光,略有些诧异地看到了陵墓上的碑文。

碑文竟是“北境神后夜凌月之墓。”

这九个字,字字深刻,并非是用刀斧之类雕琢而成,倒像是用指力刻下的。

北境的冰玉长石坚硬无比,刻字之人在刻时,甚至有血迹渗出,那血迹混入了石头里,化为了一片朱红色,分外耀眼。

这几个字,会是谁留下的?

难道说是奚九夜?

夜北溟可不认为在逼死了月儿之后,奚九夜还会有这份闲情逸致,留下这一块碑文。

但是若非是奚九夜,又有什么人可以进入这一处衣冠冢。

此处乃是北境的禁地,恐怕连兰楚楚都未必能进入,否则她光是看到这一块墓碑,估计就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

就在夜北溟困惑之时,一道人影朝着那块墓碑掠去。

那墓碑倏地消失了。

夜北溟吃了一惊,身后,已经多了个人。

“你?”

夜北溟看清了来人,眉头挑了挑。

“岳丈大人,小婿这厢有礼了。”

北境神宫分开后,帝莘如影随形,紧跟着夜北溟前来。

夜北溟看到的,帝莘自然也看到了。

那封信已经足够碍眼了,这块墓碑的出现,简直是让帝莘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着不顺眼,本该毁掉,只不过这块石碑,帝莘还另有用处。

奚九夜那厮,果然是居心不良。

自家洗妇儿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吃着碗里的,居然还敢看着锅里的,他家的洗妇儿全身上下,都是他帝莘的。

“是你?你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夜北溟只是迟疑了一瞬,很快,他就认出了帝莘来。

有那么一种人,哪怕是改变再多,他自身的气质亦不会改变。

帝莘,无疑就是这种人。

“只不过,你这一声岳丈大人未免叫得太早了些。”

身为一个父亲,对于女婿这种生物,夜北溟先天有一种敌对情绪。

尤其是,有了上一任奚九夜的教训后。

“岳丈大人先不要急着拒绝,小婿今日前来,还准备了一份大礼。”

说着,帝莘取出了一口储物袋,双手呈上,递给了夜北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