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已经结束,不见。”

满月酒被弄得一塌糊涂,可怜下毒的真凶都没找到,奚九夜也是一肚子的窝火,二话不说,就要赶人。

“可是……可是对方是八荒神尊夜北溟。”

那神兵犹豫了,报出了个让奚九夜以及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惊的名字来。

夜北溟怎么来了?

饶是过去了多年,可一听到仇人夜北溟的名字,奚九夜的额头,青筋突突跳了两下。

他还真没想到,夜北溟会亲自来北境。

奚九夜因为父仇族恨,和夜北溟水火不容。

两人这些年之所以相安无事,也是亏了当初四大神帝暗中调和,逼迫两人签订了互不侵犯约定。

但是这一次的满月酒,他按照礼数,还是了请帖给夜北溟。

奚九夜压根不觉得,夜北溟会来。

没想到,夜北溟会在这时候突然出现。

就连原本准备离开的帝莘和孙庆也不由停住了脚步。

孙庆更是冲着帝莘挤眉弄眼着,言下之意,却是有好戏看的意思。

“神尊,那到底是见还是不见?”

神兵满脸的忐忑。

“贵客临门,自是要见的,兰儿,你抱着孩子先进去。”

奚九夜眸光微变,沉声说道。

“九夜哥哥,我跟着你一块去。”

兰楚楚对于上一次遇到云笙和夜北溟夫妇的事,至今耿耿于怀。

如今她有了“孩子,”自然不愿意放弃这打击夜家人的机会。

奚九夜倒也没勉强,只是和须弥方仙等人拱手说了声,就和兰楚楚一起朝着神宫宫门口走去。

“快,跟上去,这下子可有热闹看了。啧啧,八荒神尊实在是来得太是时候了,他会不会是来砸场子的?”

孙庆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一听到有热闹可看,而且还关系到自己崇拜的男神夜北溟,连拽带拖,拉着帝莘朝着宫门口走去。

北境神宫的宫门口。

八荒神尊夜北溟墨衣如夜,他目光深邃,鼻梁高挺,犹如一座雕像,屹立在雪地里。

天空有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可那些雪还没近身,就全都消失了。

夜北溟的身后,还跟着一只丧乐队,那些人吹拉弹唱,还不时抛洒一地的白色纸钱。

这和北境神宫门口悬挂着的喜庆灯笼和红色幔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神宫外的侍卫神兵们,个个面面相觑。

狭长的狐狸眼,在看到了奚九夜和兰楚楚相携而出时,眯了起来。

“八荒神尊亲自前来,奚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奚九夜走上前来,天气严寒,他脱下了自己的外皮,盖在了兰楚楚和襁褓里的奚星落的身上,眼底有溺爱之色闪烁。

这一幕,落在了夜北溟的眼里,却是如此的讽刺。

这男人,对兰楚楚可真是爱护备至,任凭谁见了,都想不到他是个忘恩负义,将有恩于自己的女人千刀万剐的无耻之徒。

不过,今日夜北溟前来,却不是来闹事的。

“九夜神尊,你我之间,似乎没那么熟,我也不是来参加你的酒宴的。我今日前来,是为了我女儿夜凌月的陵墓之事,我想将月儿的陵墓移回八荒。”

夜北溟冷声说道。

将夜凌月的陵墓移走?

“今日是我儿满月之日,八荒神尊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会不会太过分了。”

奚九夜听得眉头一皱。

夜凌月的陵墓……的确就在北境神宫的陨神崖之下。

当年,奚九夜逼死了夜凌月。

夜凌月坠入鼎内,身躯烧为灰烬,她的肉身也早已不在。

奚九夜事后,替她立了一座衣冠冢。

对于这具衣冠冢,兰楚楚当时很是反对,口口声声说,夜凌月害死了她和奚九夜的孩子。

可奚九夜却说,他立这个衣冠冢,并非是为了缅怀夜凌月,相反,是为了提醒自己,自己和八荒神尊有不共戴天之仇。

衣冠冢建立之后,奚九夜也从未去祭拜过。

若非是这一次夜北溟提起来,奚九夜都要遗忘这件事了。

可当听到夜北溟要将夜凌月的陵墓搬迁时,奚九夜的心头莫名的闪过了一丝痛楚。

脑中,夜凌月飞身坠入陨神崖的那一幕,历历在目。

心底有一口郁结之气,如哽在了喉咙里的一口鱼骨,不上不下。

兰楚楚却是听得一喜。

夜凌月的陵墓之事,她一直觉得膈应,夜北溟来迁移,那是再好不过的,这意味着从今往后,她的身旁再也不会有任何有关那个女人的东西出现。

“此时已经是卯时。”

夜北溟不冷不淡地提醒奚九夜,这会儿已经是第二天了。

当夜北溟夫妇收到了来自北境的邀请函时,夜北溟当场大雷霆。

奚九夜这混小子,竟然敢这般挑衅于他。

虽说女儿叶凌月已经重生,且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可她的身份却没法子公告天下。

堂堂的神尊之女,这会儿只能以一介人族神启者的身份,从头开始,在长生神院里修炼。

反观兰楚楚和奚九夜,却是春风得意,这让夜北溟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夜北溟原本一怒之下,甚至想直接前来砸场,可云笙却提了个主意,让夜北溟在满月酒的第二天,前去向夜北溟要求迁移陵墓。

夜北溟一听,顿觉这主意不错。

奚九夜要昭告天下他喜得贵子是吧,那夜北溟就上门来要求搬迁陵墓。

反正自家女儿压根就没死,活得好好的,那什么衣冠冢留着也是晦气,夜北溟早就想砸了那破墓了。

“九夜神尊不说话,那是代表同意了的意思?既是如此,夜某就动手了。”

夜北溟拱了拱手,就要带着人去挖陵墓。

“不可。”

奚九夜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九夜哥哥?”

兰楚楚诧然地望着奚九夜,见他面色僵硬,半晌才说了一句。

“夜凌月的陵墓只能留在北境……她毕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与我有婚约在身。”

“呵~九夜神尊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我女儿和你虽有婚约,但是并无婚礼。你如今娇妻爱儿满怀,这婚约委实荒谬了些。更何况,按照我们八荒的规矩,未出嫁的女儿就该落叶归根。”

夜北溟冷嗤了一声,觉得奚九夜的话简直是可笑至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