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殿里,一阵混乱。

奚九夜拦腰抱起了兰楚楚,护着婴孩,身影一掠,凌空而起。

洛言和须弥方仙等人也都是一阵错愕,没想到孙庆胆敢闹事。

孙庆是个武夫,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达。

他也知自己的修为有限,真要动起手来,只怕连奚九夜的衣角都沾不到。

人打不到,那就砸场子,怎么也不能让奚九夜这么顺心。

“孙庆,你放肆!”

奚九夜将兰楚楚和小皇子放到了安全之地,一脸的铁青。

“奚九夜,你差点害死老子,老子就放肆了,你还能怎么样?”

孙庆也是飞身一跃,他铁拳一振。

拳上,迅凝聚起了一层岩石般坚硬的铠甲,神力犹如山岳般,浑厚有力,每一拳,都足以撕裂空气。

孙庆军旅出身,虽无过人的家世,但是在军团带了数百年,一身的神力打磨的很是精湛。

他所使用的乃是一种大神通境武学,山岳拳。

那一拳落下,足有数千斤重。

只听得轰的一声,奚九夜竟是毫不躲闪。

只见他身形骤是一顿,竟是迎着那山岳拳而去。

山岳拳被化解了。

却见奚九夜巍然立于半空之中,身形不动。

他的身后,一片星光璀璨,似有神光庇佑,那神光所到之处,让人无法撼动半分。

地面上,围观的众人遽是一惊。

“那就是北极星辰体?”

洛言方仙还是第一看到奚九夜展露出神体来。

北极星辰体,奚九夜天赐神体,此体一出,足以阻挡一切神通武学,甚至是一步虚空境以下的武学。

在孙庆这般修为的神将面前,奚九夜即便是不动手,光凭着一身的天赐神体,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孙庆的面色,也是一阵青白相间,他也没想到,奚九夜的天赐神体竟如此厉害。

兰楚楚望着天空的奚九夜,面上不禁洋溢着骄傲之色。

她的九夜哥哥,就是厉害。

只要有他在,谁也不能伤害她。

“孙将军,有话好说,切勿鲁莽行事。本座觉得,今日之事有些古怪。”

须弥方仙见了,上前拦住了孙庆。

“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姓奚的看本将军不顺眼,想要谋害本将军。”

孙庆嚷嚷道。

“此言差矣,孙将军,你中的毒很古怪,分明就是一种独门毒药。却一下子被解开了,在下以为,这种有些猫腻,需要好好调查。”

须乐方尊怂恿道。

“须乐方仙说的不错,那毒我们几个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名女方士却能轻而易举地解开,必定有些不寻常,九夜神尊,本座以为,应该叫那名女方士出来,当面对质。”

洛言方仙也觉得今晚的事,很是蹊跷。

尤其是那名女方士,让洛言方仙有些不安心。

“几位的意思,是觉得孙将军中毒之事和老生有关?”

正说着,玉手毒尊和帝莘走了过来。

帝莘说归说,但总归还是担心孙庆的安危,看到正殿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帝莘不由也挑了挑眉。

孙庆这小子不错啊,破坏力挺惊人。

不过,对付奚九夜这种人,仅仅是有破坏力显然是不够的。

帝莘倒是没想到,众人会将苗头一下子对准了玉手毒尊。

这倒也不是帝莘鲁莽,而是因为帝莘终归只是个武者,他并非是方士。

只有方士才知道,独门毒药的特殊性。

独门毒药之所以会被称为独门,也是因为其炼制难度和炼制成分都很特殊,若非是本人炼制,想要解毒,至少也要耗费多日,可兰楚楚手下的那名女方士,只是几个时辰就解开了,这一点,就足以让在场的几大顶尖方士起疑了。

奚九夜听罢,也觉得有些道理,他看了玉手毒尊一眼。

“你可有什么要解释的?”

玉手毒尊蹙了蹙眉,正欲张口解释。

哪知一旁,忽有声音说道。

“那毒并非是什么独门毒药,而是一种较稀罕的毒,叫做尸虫毒。”

开口之人,却是一直站在洛言方仙身旁没有说话的鸿蒙子。

“郎君,你认得这种毒?”

洛言方仙怔了怔。

鸿蒙子自从经历了“那事”之后,性情就很是寡淡。

在外人面前,他几乎没开过口。

这一次,他怎么会无端端替一个陌生的女方士辩解。

难道说是……洛言方仙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她目光困惑,不时在鸿蒙子和玉手毒尊脸上来回扫着。

鸿蒙子说出毒的名字时,不仅仅是洛言方仙,就连玉手毒尊也不由一惊。

难道说……玉手毒尊心底,升起了一丝丝的希望。

“我有些印象,该是在什么医书上看到过。”

鸿蒙子神情自若,他的目光并没有投到玉手毒尊身上,在他眼里,玉手毒尊就是个陌生人。

玉手毒尊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去看鸿蒙子,她语带讥讽。

“有些人,技不如人就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是蠢货。”

话外之意,分明是直指须乐方仙。

须乐方仙被讽得很是尴尬,可又找不到还口的话来。

他肚子里窝火,就将气撒到了鸿蒙子身上。

“鸿蒙子,你既然知道那是尸虫毒,为何方才不早点出手治疗,你真分明是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鸿蒙子的这一句话,看似微不足道,可瞬时就让奚九夜心中的疑云一扫而空,也狠狠打脸了须乐方仙。

“蠢。”

鸿蒙子只吐出了一个字,拂袖而去,经过了玉手毒尊身旁时,他目不斜视,恍若她是空气般,视而不见。

“须乐方仙,注意你的言辞,你若是再敢对郎君无礼,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洛言方仙一看,就知鸿蒙子动了怒。

“鸿蒙子虽对毒有些了解,可他最不喜他人用毒。那些旁门左道,他是入不了眼的。”

洛言方仙说罢,再看了看玉手毒尊,追着鸿蒙子去了。

玉手毒尊一听,心往下沉了沉。

帝莘也愈好奇,鸿蒙子身上到底生了什么?

“奚九夜,你等着瞧,这一次的事,第二军团绝不会善罢甘休。”

孙庆见状,也冷哼了一声。

“蚩兄,我们走。”

帝莘正准备答话,却见一名神兵面色慌张走了进来。

“启禀神尊大人,外头……外头有人求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