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楚楚说的那人,自然就是玉手毒尊。

帝莘听罢面具下,浮起了一抹笑意。

他苦苦寻觅玉手毒尊不见踪影,只得是另寻他法。

真是让他赌对了,玉手毒尊的毒连须乐方仙都治不了。

帝莘方才往孙庆的酒里投的毒,不是其它,正是玉手毒尊的五毒宝录里炼制的一种特殊毒药。

此毒乃是玉手毒尊的独门解药,叫做尸虫毒。

这种毒,使用一种特殊的尸虫的卵提炼出来的。

服用了这种毒之后,毒性作极快,而且人的身体会呈现出尸体般的症状,若是不抢救及时,还真会全身僵硬,化为一具死尸。

叶凌月听说帝莘会前去北境神宫,就给了帝莘这种毒药。

她的本意是让帝莘和玉手毒尊见面时,能够凭这种独门毒药相认。

帝莘正愁着怎么和玉手毒尊见上一面,孙庆在一旁罗里吧嗦,让他听得很是厌烦。

尤其是孙庆还不知死活,偷窥了自家洗妇儿的“大长腿,”以帝莘这种锱铢必较外带小气成性的性子,哪里能放过孙庆。

他就索性让孙庆当了一回“替罪羔羊。”

当然,若是这样都引不出玉手毒尊,帝莘还是有法子救活孙庆的。

只可怜了孙庆这个倒霉鬼,莫名其妙就中了剧毒。

兰楚楚忙命人将玉手毒尊传了过来。

那须乐方仙在旁劳神苦思着,不一会儿,与玉手毒尊就进入了宫殿。

众人只见一名样貌丑陋的女方士走了进来,早前见兰楚楚如此推崇,众人还以为对方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如今看来,不过如此,对方居然只是个方尊。

看到玉手毒尊犹如鬼面般的脸,在场的宾客全都露出了嫌恶的神情来。

对于这样的目光,玉手毒尊也已经习以为常,她也不觉尴尬,信步而来,虽是面容丑陋,可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

洛言方仙身旁的鸿蒙子,在看到玉手毒尊时不免多看了几眼。

但也只是稍留意了些,并没有流露出什么特殊的神情来。

玉手毒尊走到了兰楚楚和奚九夜的面前,正欲行礼。

可就在抬头的一瞬,她犹如当头棒喝,整个人都呆立在场。

她的目光,不可避免地落到了距离主位最近的洛言方仙和鸿蒙子的身上。

尤其是鸿蒙子,他一袭羽白色的长袍。

那眼,那眉,那鼻,正是鸿蒙方仙。

梅园里的那背影,真的是鸿蒙子?

可他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既然没事,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来找她?

看他和洛言方仙如此亲昵,难道说他早已变心?

心心念着的情郎,就在眼前,玉手毒尊心如刀割,千言万语恨不得在这一刻全都问清楚。

她甚至没有留意到一旁,洛言方仙诧然的目光。

玉手毒尊的唇张了张,“鸿郎”两个字,眼看就要脱口而出。

“你就是神妃说的那名方尊,快,给孙将军看看。”

帝莘早前也不确定,眼前的是不是就是玉手毒尊本人。

可看她的反应,帝莘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他长腿一跨,挡在了玉手毒尊的身前,说话之时,嘴唇动了动。

“玉手前辈,你切莫说话,鸿蒙天的主人托我带话给你。”

玉手毒尊正是浑噩不清,险些袒露身份,可就是帝莘的这犹如蚊子咬般声音,让玉手毒尊猛然清醒了过来。

鸿蒙天的主人?

玉手毒尊眼底有希翼之色一闪而过。

她再看看躺在地上,早已不省人事的孙庆。

只是一眼,玉手毒尊就现,那是尸虫毒。

尸虫毒这种毒,玉手毒尊只记载在五毒宝录里。

当年玉手毒尊因为怀疑鸿蒙子移情九洲鼎鼎灵,愤而出走。

可知道鸿蒙天的存在的,只有寥寥几人。

九洲鼎崩分离兮之后,玉手毒尊还以为鸿蒙天也已经化为乌有,想不到鸿蒙天竟还存在世间。

玉手毒尊也是聪慧之人,尽管此时她情绪极其激动,可她也明白的很,众目睽睽,尤其是如今洛言方仙的实力在她之上,鸿蒙子也判若两人,她如果这会儿和鸿蒙子相认,只怕会适得其反。

她必须隐忍,查清楚神情的真相后再行动。

她势单力薄,鸿蒙天的主人在这会儿出现,无疑是她最好的助力。

至于眼前的这名男子……玉手毒尊迅扫了眼帝莘,见他身着军装,断定了对方必定是军方的人。

“老生这就替这位将军看看。”

玉手毒尊刻意哑着声,上前查看起孙庆的毒情来。

早前玉手毒尊的异样,洛言方仙也有留意到。

虽说玉手毒尊相貌丑陋,可看到她的身形,多疑的洛言方仙还是不免有些疑惑。

她暗中看了须弥方仙一眼。

须弥方仙也有些困惑地看了看玉手毒尊。

当年半路狙杀玉手毒尊的正是须弥方仙,暗中指使之人却是洛言方仙。

须弥方仙记得很清楚,他将玉手毒尊打成了重伤,恰好那时候风谷神帝的一名姬妾染了怪毒,需要人治疗,玉手毒尊才逃过了被杀的噩运。

但是须弥方仙分明叮嘱过风谷神帝,只要事成之后,就立刻处死了玉手毒尊。

当时风谷神帝也满口答应,事后还命人送来了玉手毒尊的级,眼前这女人应该不是玉手毒尊吧。

听到了玉手毒尊犹如老妪般的声音后,洛言方仙还有些不放心,她看看身旁的鸿蒙子,见他目光波澜不惊,只是留意着孙庆的面色。

“神妃娘娘,这位是?”

洛言方仙开口询问道。

“这位是我手下的一名方尊,早前本宫难产,还是她出手相救的。她虽然不是方仙,可医术很高。”

兰楚楚哪能知道这几对男女之间的复杂关系,随口说道。

她其实也不知道玉手毒尊的来历,当初兰苍引荐时也没有多说。

“神妃娘娘,这位将军中毒已深,需要放血治疗。这里人多口杂,老生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还需要一名助手。”

玉手毒尊说罢,目光在四周扫了一圈,最终落到了帝莘的身上,貌似无意般指了指帝莘。

“就劳请这位大人,充当老生的助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