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北境神宫的满月酒,前来祝贺的宾客人数还真不少。

帝莘和孙庆赶来时,已经是高朋满座。

主座设在了正东面,奚九夜和兰楚楚夫妻抱着孩子,笑语盈盈。

两人男才女貌,怀中的婴孩酣睡着,看上去颇为和睦。

帝莘凤目一扫,就见了洛言方仙夫妇、须弥、须乐方仙等人都已经列席。

早前传闻会出席的风谷神帝,还未出现。

显然,以风谷神帝的脾性,还不至于大度到参加“冒牌外孙”的满月酒。

宾客的位置,按照身份,逐一排列。

十三大军团的几大元帅,全都没有来,除了第三军团,每个军团都派了上将军级别乃至孙庆那样的老将军前来,也算是给足了奚九夜面子。

再就是各个神境的神尊、上位神,至少也有五六百人。

只是在这五六百人间,帝莘没有现玉手毒尊的身影。

这让帝莘有些郁闷。

他今日到北境神宫,最主要的的目的就是来见玉手毒尊,若是不能见到本人,他怎么和洗妇儿交代。

“蚩印,你小子下手还真狠。”

一旁的孙庆的脸这会儿还肿着,气鼓鼓地瞪着帝莘。

“拳脚无言,还请孙兄见谅。”

帝莘耸耸肩,眼角的余光扫向了洛言夫妇俩。

今日在宫门口惊鸿一瞥,帝莘并没有看清鸿蒙子的真容,这会儿在酒宴上,他的位置恰好在鸿蒙子的斜对面,鸿蒙子的一举一动,他看得一清二楚。

“孙庆,洛言方仙身旁的那男人是她夫婿?”

孙庆资历老,神界的不少事,他都很清楚。

“你怎么有兴趣打听起洛言方仙的事来了?难道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孙庆调侃道。

“看来今日修理你修理的还不够。”

帝莘从牙缝里憋出了一句话来。

“别,当我什么都没说。那人应该是洛言方仙的双修伴侣,但是身份来历有些神秘,也不知是什么来头,两人十几年前很低调成了亲,婚后洛言方仙生了个女儿,就是洛音神女。”

孙庆虽然八卦,可洛言方仙神秘的很,她的事外界知晓的不多。

鸿蒙子和洛言方仙还有了女儿?

帝莘皱了皱眉,愈怀疑这鸿蒙子是不是就是叶凌月口中的鸿蒙方仙。

只是帝莘猜测并没有什么用,就算是叶凌月亲临,也不能肯定鸿蒙子是不是就是鸿蒙方仙。

毕竟叶凌月也只是看过鸿蒙手札,至于鸿蒙方仙本人,她并未见过。

如今认识鸿蒙方仙的人,除了鸿蒙方仙的那些敌人,也就只剩玉手毒尊一人了。

只可惜,帝莘虽然知道玉手毒尊在北境神宫,可却找不到她本人。

更不用说,让她亲自出面认证鸿蒙子了。

帝莘盘算着,薄唇抿了一口酒。

“那须弥方仙又是怎么一回事?看他的样子,似乎和鸿蒙子的关系不大好。”

帝莘打量鸿蒙子的同时,留意到坐在了洛言方仙对面的须弥方仙时不时就用不善的目光瞪着鸿蒙子。

两个人间,敌意很是明显。

“须弥方仙早年是洛言方仙的追求者,追求了几百年,只可惜洛言方仙一直不肯接受他,后来还和鸿蒙子成了亲。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呗。”

孙庆撇撇嘴。

不过洛言方仙也是有些手段,她虽然没接受须弥方仙,可是须弥方仙一直很照顾洛言方仙。

听说洛言方仙当年能成为八大扛鼎方仙之一,还是须弥方仙暗中帮的忙。

一说起情敌,孙庆的八卦之魂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说真的,你和夜凌日是怎么一回事?听说你们最近都迷恋上了一名神院的女学员?乖乖,是不是就是我那一次在你营帐里看到的那位?”

孙庆多喝了几杯酒,胆子又肥了。

“你在营帐里看到?”

帝莘瞥了孙庆一眼。

“就是那个大长腿!肤白如雪,看背影就迷死人不偿命的那个!”

孙庆口无遮拦着。

“呵~我敬孙将军一杯。”

帝莘干笑了一声,举起了酒壶替孙庆斟了一杯酒,只见他斟酒时,手极快在孙庆的酒里投放了什么。

“你小子别推脱,快老实招来。”

孙庆浑然不觉有异,一口将酒喝了下去。

可这一口酒下去,孙庆初还不觉得,可到了后头,忽一阵晕眩,还未来得及继续八卦,高大的身子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孙将军!你这是怎么了?”

帝莘“惊恐”道,酒席间顿时一片骚乱。

“九夜神尊,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不满第二军团只派了孙将军前来,所以心有愤恨,暗算孙将军?”

帝莘扶起了孙庆,只见孙庆唇色青紫,印堂黑,口鼻处还有可疑的黑血流出,一看就是中了毒。

帝莘这么一说,在座的另外十二军团的将军们全都大惊失色,纷纷丢下了手中的酒杯。

“蚩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奚某毒害孙将军?”

奚九夜也是一脸的惊魂未定。

他快步走上前去,查看孙庆的情况。

“孙将军喝了酒后就变成了这样子,酒宴内外都是你的人,不是你下的手,又会是谁?这个酒壶就是证据。”

帝莘已经悄然将自己和孙庆的酒壶掉了包。

奚九夜忙命神宫的御用方士前来,可那几名方士查看之后,都是一脸的茫然。

酒壶里的酒只有酒味,哪里有毒药的踪影。

“废物!还请两位方仙帮忙,出手诊断下孙将军的情况。”

奚九夜再看孙庆,只见他出的气多,进的气少,再这样下去,只怕是凶多吉少。

若是军团的人在自己的酒宴上中毒身亡,就算是他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奚九夜只得求助于须弥和洛言方仙两人。

“九夜神尊,我和洛言方仙对毒都不甚精通。不过我师弟须乐方仙精通毒术,他也许能帮上忙。”

须弥方仙和洛言方仙对看了一眼。

对于他们这样出身正统的方仙而言,毒是不入流的。

“那就有劳须乐方仙了。”

奚九夜朝着须乐方仙颔了颔。

须乐方仙走上前去,查看了下孙庆的情况,可是一看之下,他也面露难色。

奚九夜看成了端倪来,眉头锁得更紧了。

兰楚楚见了,忽的开了口。

“九夜哥哥,你稍安勿躁,我手下有一名方士,很擅长治疗毒伤,我且命人传她过来。

~饭要一口口吃,坏人要一个个虐,会有好戏登场。月票最近好少,你们不要藏起来咩,求喂~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