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几名侍卫恭敬道。

“洛言方仙。”

玉手毒尊也知这几日神宫内有贵客,她如今的模样,只会唐突了客人,她听了脚步声,也知是神宫的客人,低下了头,行了一礼。

可听到“洛言”两字时,玉手毒尊迟疑了下。

只觉得此名和她认识的一个故人同名,正诧异着,就听到来人柔声道。

“免礼。”

玉手毒尊顺势起了身,抬头一看。

就见洛言方仙披着身火红色的貂披,雪肤玉容,娇艳之中,带了几分妩媚,丝毫看不出她已经为人母为人妻了。

怎么会是她?

玉手毒尊目露诧色。

神界的洛言方仙也是艳名远播。

只是玉手毒尊在神界这些年来一直隐姓埋名,除了追踪鸿蒙方仙的下落外,双耳不闻天下事,她怎么也没想到,八大方仙之一的洛言方仙就是当年鸿蒙子的师姐洛言。

说起鸿蒙子的这位师姐,玉手毒尊很有些印象。

当年鸿蒙子排除众议,执意要和玉手毒尊在一起时,最反对的就是鸿蒙子的这位师姐。

两人还为此激辩了一通,当时洛言还是一名方尊。

洛言方尊还痛斥玉手毒尊是狐狸精。

以女人的直觉看,玉手毒尊觉得洛言方尊对鸿蒙子的情意不简单。

只是当初鸿蒙子的心底一心一意只有玉手毒尊,只是将洛言方尊当成了亲姐姐般,所以玉手毒尊也就释然了。

鸿蒙子和玉手毒尊结为了伴侣后,洛言方尊很是恼火,师姐弟俩几乎是已经决裂了。

洛言方尊在离开时,放下了狠话。

“鸿蒙子,你若是和这毒妇在一起,必定会身败名裂,你们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后来洛言方尊再无出现过,玉手毒尊没想到,再见到洛言方尊时,她已经名列了八大方仙之一。

再看洛言方仙的容貌,楚楚动人,比起当年还多了一丝女人味。

洛言方仙的狠话犹然在耳,一切却已经是物是人非。

反观自己,容颜尽毁和鸿蒙方仙也没有好下场。

玉手毒尊怔然,若是当初鸿蒙方仙没有和她在一起,那如今应该也是八大方仙之一了,是她拖累了鸿蒙。

玉手毒尊在旁黯然心伤,洛言方仙却没有留意到一旁的玉手毒尊。

在洛言方仙看来,那不过是一个相貌丑陋的婢女罢了。

“郎君?”

洛言方仙和鸿蒙子刚住到了别院,她才安顿好,就现鸿蒙子不见了。

她知鸿蒙子素来喜欢赏梅,这梅园里的梅花又开得甚好,想来是外出赏梅去了。

洛言方仙踏雪寻梅,果然见前方的梅林见,有一人白衣袂然,不是鸿蒙子又是谁。

洛言方仙的郎君?

玉手毒尊闻声望了过去,只见树影婆娑,满树的红梅间,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身旁是一张青石案,岸上有一樽小火炉和一壶清酒。

北境寒冷,在这种红梅雪景之中,喝一杯热酒,会三两知己好友,的确是人生一大惬事。

看到了那背影时,玉手毒尊娇躯微微一颤,布满了伤痕的脸上,眼睁大了几分。

那背影,看上去和鸿蒙方仙如此相似。

难道他会是……

玉手毒尊脚下,不觉往前迈了一步。

“还请方尊大人留步。”

几名侍卫一见,拦住了玉手毒尊。

九夜神尊吩咐过,梅园里住的乃是贵客,绝不能让任何人骚扰他们。

“好啊,郎君,你倒是会享乐。”

洛言方仙走上前去,手亲热地挽上了鸿蒙子。

“我知你怕冷,先温了酒水,你先尝尝,小心烫了口。”

男子低声笑道,举起了杯盏,喂着洛言方仙喝了一口。

听到了男子的声音时,玉手毒尊脚下一顿,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那不是鸿蒙方仙的声音,她和鸿蒙方仙结为爱侣那么多年,对自己男人的声音还是一清二楚的。

还有鸿蒙方仙绝对不会对洛言方仙做出只有情人之间才有的亲昵举动。

玉手毒尊叹了一声,缓步走开了。

临近傍晚,神宫里的宾客悉数已经到场。

兰楚楚在宫内精心打扮着,今日的主角虽是小皇子奚星落,可兰楚楚自诩是神界第一美人,又岂能让一个孽种抢了自己的风头。

她着了身凤凰红霞裙,凤鬓如云堆,上面点缀了几朵艳红色的蔷薇,生养了两个孩子后,兰楚楚的体型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许是得了男人的滋润的缘故,勾勒得她的体态愈妖娆。

“神妃娘娘今日可真美。”

一旁的侍女称赞道。

“去把小皇子抱过来,别忘了喂他服用一点醉仙散,”兰楚楚满意地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漫不经心道。

奚星落那小冤家,不愧是洪明月生的贱种,每回兰楚楚抱他,他都哭个不停。

兰楚楚腻烦了,就让玉手毒尊弄了点醉仙散,让小孩子服下去,不哭也不闹,省得折腾。

侍女刚退下,兰楚楚正欲再看看自己的饰是否齐全了,忽的有一双手猛地从她身后抱了过来。

那双手毫不客气,就往兰楚楚的半遮半掩的衣襟处重重捏了一把。

“来……”

兰楚楚花容失色,正欲呼人,就被来人堵住了口。

“我的美人儿,你可想死我了。”

须乐方仙抱着兰楚楚,很是猴急地将她抱到了床榻上。

“须乐,你怎了来了,快出去,九夜哥哥就在外面。”

兰楚楚吓得不轻,忙去推须乐方仙,这可是在北境神神宫,这厮也太色胆包天了。

“放心吧,我是神妃娘娘。你那夫君这会儿正在和我师兄商量要事,可没功夫来管我们这档子闲事,私下我都留意过了,没人敢进来。”

须乐方仙涎笑着。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快起来。”

兰楚楚一怒之下,就往须乐方仙的胯下踢去,须乐方仙哪里能不知道她的伎俩,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腕。

“神妃娘娘,你也太狠心了点。这要是把我踢残了,你身上的毒可就无人能解了。天下烈阳属性的男人可不多。再说了,你就不怕我将你我的事,以及你谋害那洪明月的事说出去。”

须乐方仙这么一说,兰楚楚俏脸一变,近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