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鸿蒙方仙不是和玉手毒尊是一对爱侣,怎么又和洛言方仙走在了一块。

看两人的态度亲昵,分明就是夫妻。

帝莘心生困惑,暗想着到底是自己听错了,还是两者只是同名而已。

可事关鸿蒙方仙的下落,帝莘不得不怀疑。

待到帝莘想要询问时,洛言方仙和鸿蒙子已经飘然进入了神宫,只留下了个背影。

须乐方仙在人群中看了一眼,没看到兰楚楚不免有几分失望。

洛言方仙一走,须弥方仙也和奚九夜寒暄了几句,携着须乐方仙进宫去了。

“蚩将军,孙将军,两位舟车劳顿来到北境,奚某很是感激。”

奚九夜这才留意到了帝莘等人,上前来招呼。

“九夜神尊客气了。”

面具下,帝莘皮笑肉不笑。

奚九夜用思量的目光打量着蚩印。

叶凌月返回长生神院后,副院长就按照指示,每隔几日就会派人送来关于叶凌月日常的一些信件。

信件上也有提到,叶凌月和第一军团、第三军团的两位上将军关系很是不错。

这让奚九夜愈怀疑起蚩印的身份来。

可奚九夜怎么看,“蚩印”都是神印入骨之身,和帝莘截然不同。

两人四目相视,一时之间,火光四射。

奚九夜对“蚩印”有种说不出的戒备感,早前在猿洞的事,奚九夜迄今觉得有几分古怪。

此时宾客众多,奚九夜招呼了一声后,也无瑕再顾忌帝莘和蚩印,只是命令手下十三骑按照级别和身份,依次安顿好众人。

帝莘和孙庆被安顿在了神宫,说来也是巧,两人入住的恰好是梅园附近的一座别院。

“上将军还请安心住下,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一名宫女小心伺候着。

“神宫里可有方士?本将初来北境,舟车劳顿,身子有些不适。”

帝莘随口问道。

那宫女可不敢怠慢了军团来的贵客,随即就招了一名方尊前来。

只可惜是名男方尊,帝莘命了那宫女退下,随口询问了几句。

从那名男方尊口中帝莘得知,北境神宫里大部分的宫廷方尊都是男的。

“难道神宫里就没有女医者?”

帝莘追问。

那男方尊迟疑了下。

帝莘却是随手丢了一块曜晶给那名方尊。

那方尊心领神会,压低了声音说道。

“不瞒上将军,其实北境神宫的女方尊很少。早前倒是有几个年轻的女方尊,但是都被神妃娘娘以各种名目打走了。”

兰楚楚看似大度,实则很是小心眼。

别说是奚九夜早年宠幸过的那些侍妾,就连有机会接触奚九夜的一些女方尊,也被她隔绝了。

“不过早阵子,神妃倒是破例找了一名女方士进宫。对方听说是名方尊,但是那相貌其丑无比。”

男方尊做了个惊吓的表情。

“那女方尊如今住在何处?”

帝莘心头一动,追问了一句。

“她早阵子住在神妃娘娘的宫中,后来神妃娘娘让她搬到了梅园里。不过这阵子,神宫里贵客众多,她又搬出了梅园,这会儿也不知住在何处。”

男方尊见钱眼开,告诉了帝莘不少消息。

只是在提起此人时,男方尊除了不满之外,还有一些畏惧。

对于那名女方尊,她独来独往,又深得神妃娘娘的宠幸,神宫里的那些男方尊们都很是嫉妒。

他们暗中排挤那名女方尊,想要将她赶出神宫。

可哪知道那女方尊也不是省油的灯,几名暗中整治她的方尊,或是中毒或是被吓了个半死。

到了后来,就无一人再敢开罪她了。

听了男方尊的阐述之后,帝莘心中隐隐怀疑,那女方尊就是玉手毒尊。

玉手毒尊的行事风格,恰好和那名女方尊吻合。

只是听男方尊说,那女方尊只听命于神妃娘娘和九夜神尊,寻常的宾客,是无权传召她的。

“蚩印,听说你小子水土不服,还传召了方士。啧啧,是不是把体力都耗费在娘们身上了,连这点体力都没有,简直是丢尽了我们十三军团的脸面。来来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保你百病全消。”

帝莘本还想多问,哪知道还未问完,就听到孙庆呱噪的声音传来。

帝莘和孙庆,被安排在了一个别院里。

孙庆闲着无聊,就想来找“蚩印”切磋一番。

帝莘气得额头青筋直跳,打了那名男医者,旋即就捏了捏拳头,一脸森然地和孙庆“对战”去了。

不过一会儿,院子里就传来了一阵嗷嗷乱叫的声音。

“蚩印,你小子下手轻点。”

“我说让你下手轻点,你还下手更重了。”

“哎,别打脸啊!”

孙庆的惨叫声犹如杀猪一般,在别院里经久不息,回荡个不停。

那些在外伺候的侍女们听到了,个个掩嘴轻笑。

几名侍女偷偷打量院落里两道矫健的身影,其中几个目露爱慕之色。

“蚩印将军真是神勇,也不知他是否婚配。”

“那人戴着面具,没准是个丑八怪呢,照我看,军团出身的这些人都是武夫,还不如住在梅园的那位鸿先生。”

“你这丫头,居然看上了鸿先生。只不过鸿先生可是洛言方仙的伴侣,岂容我们这种小侍女觊觎。”

“我倒是觉得,无论鸿先生,还是那个蚩将军都比不上九夜神尊。”

“你不要命啦,神尊大人你也敢恋慕,就不怕和那梅园的上上一任一个下场?”

这些北境的侍女,年轻貌美,都是思*春的年龄。

对于这些往来的宾客,免不得要评头论足一番。

可提到了梅园的上上一任,这些侍女们全都像是被剪了舌头似的,一下子没了声。

这时,帝莘和孙庆的比试还在继续。

而就在别院不远处的梅园里,这时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自从洪明月被送走之后,梅园就空旷了一阵子,玉手毒尊在里面也住过一阵子,后来因为神宫有客,她才搬了出去。

鸿蒙子和洛言方仙的短暂入住,倒是给梅园又增添了几分生机。

白雪皑皑,红梅如血。

玉手毒尊走到了梅园口,每日她都要来收集梅花上的新鲜露水炼药。

她正欲往里走,就被几名侍卫拦下了。

“方尊大人,今日此处有贵客,神尊大人下令,外人不可入内。”

可就在这时,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从里面传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