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顿觉哭笑不得。

还关门弟子嘞,关老那小气鬼,可是连一个铜板都没给过她。

不过对于“某醋坛子”刻意散布谣言这件事,叶凌月虽是表面上有几分恼火,可心底却是乐滋滋的。

反正某人爱吃醋,占有欲强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事了。

见叶凌月也不否定,铁风等人就更加肯定传言是真的了。

小怪物的神情有几分暗淡。

至于慕容九城,他一脸的深思,倒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到了正午前后,外院包括符箓分院在内的所有要参与这次猎兽活动的学员们都已经集齐了。

这批准备神印觉醒的学员,一共有四十九人,其中外院的三十七人,符箓分院十二人。

因为学员人数众多,所以这次外院也很是重视。

外援方面,派出了四名导师,符箓分院则是派出了两名导师,加上叶凌月一共是五十六人。

符箓分院的两名导师叶凌月倒是都是认识的,分别是慕容九城他们的导师,十班的黄腾,还有就是刚加入符箓分院的穆挽枫。

“穆师,你怎么来了?”

叶凌月见了穆挽枫,不免有几分惊喜。

“我听说你也要参加这次的活动,就向宫惜申请了担任这次的领队导师。”

穆挽枫笑盈盈道。

外院的领队导师叫做姚右,是一名修为达到一步虚空境的强者。

他见人员都已经集合完毕,就振了振嗓,开口说道。

“诸位学员,这一次的猎兽活动将会在海翼谷附近举行。按照猎兽的规矩,每个学员都必须想法子自己猎取适合自己的兽魂乃至植魄,导师不会直接出手相助。只有在遇到性命攸关的关头,导师才会相助,学员之间允许相互帮助,但同时也允许相互竞争,活动期间,所有的竞争都需做到点到即止。此外,你们还可能遇到其他神院的学员,你们也必须竭尽所能,捍卫我院的荣誉,大伙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那些学员们异口同声道。

于是学员们列队出,每一名导师带领十名学员,一路朝着海翼谷出。

在沿途中,几位导师分别像学员们解释海翼谷的一些情况。

海翼谷,距离长生神院八万余里。

相交于早前叶凌月等人现泰坦王猿的星辉森林,海翼谷的占地面积更庞大。

不仅如此,海翼谷还是神界为数不多的,地势最复杂的区域之一。

海翼谷之所以得名海翼谷,只因为它地势错综复杂。

它的西面,乃是一片汪洋大海,栖息着大量的海中神兽。

它的东面,是一片低洼盆谷,盆谷里,终年湿润,有一望无垠的大片沼泽,那里面不仅居住着大量的走兽类神兽,同时也繁殖着大量危险的神植。

就连温雪的那一棵罗刹烟柳的植魄,早前都是采集自海翼谷的盆谷里。

海翼谷除了拥有海兽和神植以及大量的走兽类神兽外,它的最北面,有一片陡峭的悬崖。

在悬崖上,有一些猛禽,传说其中还有某些神禽,拥有朱雀神鸟的血脉。

也是因为海翼谷这种座山靠海的特殊地势,物种又繁多,所以包括长生神院在内的几大神院都喜欢到此地猎取神印觉醒的兽魂植魄。

如此一来,竞争未免就大了起来。

不过好在海翼谷大的很,就算是真的碰上了,有领队导师在,彼此之间也不会起太大的冲突。

众人一路上往海翼谷赶,而另一方面,帝莘在第一军团,也收到了来自北境的邀请函。

“这小子,总算是按耐不住了。”

帝莘等这封邀请函也有好阵子了。

和早前的几封邀请函不同,这次奚九夜的邀请可是师出有名。

“爱儿足月,喜迎亲朋。偕爱妻楚楚,邀蚩将军前来饮宴。”

看到了请柬上的短短一番话,帝莘冷嗤了一声。

算起来,这孩子应该是洪明月的儿子。

洪明月的这个儿子已经半岁多了,知情人看来,夫妇俩这时候办满月酒简直就是荒诞可笑。

奚九夜之所以这时候办酒,也是因为为了隐瞒这孩子的身世。

奚九夜对外,一直是专一专情的形象,这个孩子也一直是宣称乃是兰楚楚所出。

兰楚楚早前刚生下女儿没多久,若是按照真实日子算,这孩子的年岁不对,所以奚九夜索性将孩子的出生年月往后推了半年,这才有了这一次的满月酒。

除了帝莘之外,十三军团将军级别以上的人也全都收到了类似的邀请函。

说起来,这孩子是奚九夜的嫡长子,身份不可谓不尊贵。

奚九夜如今风头正劲,神界收到邀请函的人十之八九都会前往。

但总有一些人,是异数。

其中以夜凌日的反应最激烈,直接连送信之人和信都一起丢出了军团,第三军团的将军乃至元帅全都托病不去。

言下之意,第三军团的立场已经很明白了。

十三军团中还有几个军团,因为和其他两位神帝继承人的关系较好的缘故,这一次的满月酒也都托故不愿意前往。

至于第一元帅,因为一直保持中立,在考虑了一番后,让帝莘代替其前往祝贺。

小小的一场满月酒,却是暗藏玄机,各方势力纠缠,颇有些鸿门宴的意味。

但这些,倒不是眼下帝莘关心的。

他答应了洗妇儿,想法子救出玉手毒尊,这一次倒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于是帝莘准备了一份薄礼,带着几名第一军团的将军,前往北境神宫祝贺。

满月酒这一天,北境神宫里,兰楚楚正在脾气。

小皇子昨晚开始就哭闹个不停,任凭奶娘怎么哄劝都不停歇。

偏偏奚九夜又让兰楚楚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抱着小皇子参加宴席,兰楚楚一夜没睡好,到了天亮前后,好不容易将小皇子哄住了,可她的女儿又哭闹了起来。

“哭哭哭,只知道哭。真不知是不是前世欠了你的,这辈子来讨债。”

兰楚楚恶狠狠地训斥着小公主,正骂着,奚九夜走了进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