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叶凌月的两个弟弟,帝莘就是一个头两个大。

夜凌日和夜凌光全都不是省油的灯,夜凌日见了帝莘就横眉竖眼,一副恨不得将帝莘撕成两半的模样。

至于那夜凌光则是个笑面虎。

没一个让帝莘省心的,相较之下,曾小雨就可爱多了。

曾小雨知道了帝莘的身份后,很是嘴甜,一口一个姐夫,叫得帝莘心花怒放。

“月姐夫,军团里好玩不?域外战场是不是很可怕?那些天外异魔是不是都长了三头六臂?”

曾小雨一连问了好些问题。

“好了,小雨,蚩印必须离开了。”

叶凌月冲着帝莘使了个眼色,让他快些离开,若是让外人瞧见他,她就算是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下次有机会,带你们去军团参观下。”

说罢,就匆匆隐入了夜色。

“月姐姐,你和蚩将军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们进展到了哪一步了?你们俩什么时候成婚生孩子?”

曾小雨立马调转了目标,开始逼问叶凌月。

叶凌月有些招架不住,虎起了脸。

“叫我师父!快去炼符,今晚你必须炼制出至少一张初级符箓,三张基础符箓。”

曾小雨撇撇嘴,嘴里小声嘀咕着。

每回凌月姐姐遇到了什么不想回答的问题时,就会摆出师父的架子。

上一次,曾小雨好奇地询问起小怪物哥哥的身世,月姐姐也是这么打她的。

曾小雨最初还有些避讳,但是次数多了,小雨的胆就肥了。

她嘀咕了几句,但是迫于叶凌月的威势,只能是乖乖炼符去了。

她最近刚转入了符师七班,比起班级里的那些初级符师,炼符水平是差一些。

叶凌月见曾小雨在那老老实实地炼符,喜忧参半着。

忧的是,小雨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都要爬到她这当师父的头上来了。

喜的是,小家伙自打右腿再造后,性格也开朗了许多。

曾小雨已经彻底走出了兄长去世的阴影,精神力修为也是一日千里,两三年后,一定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符师。

只是三年后,天魔井不知会生什么。

还有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两位前辈……叶凌月看了看手中的信,陷入了深思中。

南幽帝陵,那一座寂灭塔下,是一口黑魆魆的井口。

井中,是一片终年不见光亮的黑雾。

一切的声音和光,在接近这片雾气之后,都会消失不见。

夜半,黑雾之下,不断地蔓延,不知是多少万里之外。

忽然!

出现几双阴翳的眸。

那几双眸,或是狭长如同狼眼,或是大如铜铃,都散着骇人的戾气。

现天魔井口被寂灭塔镇压住后,井下一阵骚动。

“该死,有人重启了太虚古阵!难道说太虚神尊那老不死的还没死?”

“不,早前太虚古阵已经失效,证明太虚那老鬼已经死了。”

“本尊闻到了血的味道,啧,是玄阴之血的气味,想不到,下苍穹也有人知道两仪血脉的妙用。”

“可恶,功亏一篑,只迟了数个时辰,始魔军团就可以冲破太虚古印了。”

至少有数人的声音同时传来,那些声音在天魔井下回荡着,亮如洪钟。

叶凌月和帝莘都知道天魔井下很可能有天外异魔入侵的通道,可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天魔井早前之所以没有被现,是因为太虚神尊在太虚墓境里设下了一个太虚古阵。

太虚古阵封印了天魔井。

这也是当初为何太虚神尊会到妖界的真正原因。

太虚古阵和太虚神尊休戚相关,太虚神尊走火入魔后,化为了一缕游魂。

游魂支撑下的太虚古阵,威力越来越弱。

在太虚神尊被击杀之后,太虚古阵也日渐崩溃。

自那时候开始,天魔井里的阴煞之气,就不断地腐蚀太虚古阵。

关于太虚古阵的事,紫堂宿是为数不多知晓的人。

他早前,甚至不愿意让叶凌月等人进入妖十三陵。

就是已经预知到,太虚古阵会崩溃。

只是命运的齿轮一旦开始旋转,就无人可以制止。

叶凌月等人还是闯入了太虚墓境,阴差阳错下,夺了太虚神印。

原本,紫堂宿还有能力维持太虚古阵的神力,重新修复太虚古阵。

可是为了救回被帝纣刺杀的叶凌月,他逆天而行,动用了时光逆流之术,让自己的一身修为,近乎消耗殆尽。

他陷入沉睡的同时,不得不留下了寂灭塔,希望可以凭借寂灭塔的神力,可以镇压天魔井一段时间。

可他终归是低估了天魔井下天魔异族的厉害,在一年多之后,也就是洪明月闯进寂灭塔时,太虚古印失效,天魔井下的天魔异端,终于按耐不住,要破井而出。

好在紫堂宿也早就有了应对之策。

他靠着那一抹神识的作用,击杀了洪明月。

洪明月体内的玄阴之血,部分修复了太虚古阵,再一次镇压了天魔井下的异端。

只可惜,洪明月虽然也是玄阴命格,但她并不像叶凌月,乃是玄阴命格中万中无一的太阴之命,洪明月只是普通的玄阴命格,她体内的玄阴之血的纯度,甚至还比不上曾小雨,更不用说和叶凌月相媲美了。

洪明月也没有凝聚成神印,所以她的血,只能是部分修复古阵。

无论是天魔井下的异端势力,还是紫堂宿都很清楚,洪明月的死换来的不过是数年的安宁。

“想不到下苍穹竟还有人有如此的能耐,几位魔尊,那我们该如何是好,无法进入下苍穹,我们就没法子和上头交代了。”

“莫担心,本尊以为,那古阵的威力大不如前,虽然重新凝聚,但只要假以时日,就会减弱。”

“每年的九月九重阳之日,乃是玄阴之血最弱的时候,我们只要等到那时候,冲破一部分古印,就能进入神界。”

“只可惜,今年是九月九已经过去了,只能等待来年了。”

其他几个声音随声附和。

那几个声音,渐渐消失了。

月色之下,那一棵紫叶菩提依旧矗立在那。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