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模一样!

五毒宝录的字迹和帝莘带回来的这封信一模一样。

这证明,这封信是出自玉手毒尊老前辈之手。

帝莘也是第一次看到五毒宝录,见他满脸的不解,叶凌月歉然道。

“帝莘,我隐瞒了你一些事。你应该也像其他人那样,怀疑过我的医术和毒术是从何学来的?”

帝莘笑而不语。

“你若是想说,自是会说的。”

这就是他和叶凌月的相处之道。

事实上,帝莘早前还以为,叶凌月的医术是师承医佛云笙。

毕竟叶凌月是云笙的女儿,小时候耳濡目染,就算是她重生失忆后,应该还会残留着一些前世的技能。

可如今看来,却不是如此。

帝莘宽容的态度,让叶凌月感动之余,很是惭愧。

帝莘对她,可算是宠溺至极,从未追问过她过往的任何事,她也应该和他再有所隐瞒了。

“帝莘,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闭上眼。”

叶凌月牵住了帝莘的手。

帝莘的手很大,掌心有些许厚茧,温暖的让人很是安心。

帝莘乖乖地闭上了眼。

叶凌月神识一动。

帝莘只觉得,洗妇儿的小手紧紧拽着自己。

忽的,他觉得四周的环境变了。

鼻间,不再是中级阵屋里沉闷的空气。

相反,一股泥土和草地的芬芳扑面而来。

充裕的灵气从四面八方袭来,人有种如沐春风之感。

脚下,也不再是坚硬的砖石,而是柔软的,草地特有的触感。

尽管很好奇,可没有自家洗妇儿的许可,帝莘依旧是闭着眼。

“帝莘,你可以睁开眼了。”

叶凌月笑着说道。

帝莘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自家洗妇儿笑盈盈地站在了前面。

只见她身后,是一条七彩斑斓的河流,河流犹如玉带一般,潺潺流动,流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两岸是一片片茂密的果树,十几亩开垦过的灵田里,种满了各式的药草。

远山如一幅优美的山水画,虫儿和蝶儿飞舞着。

此处比起神界来,更像是仙境。

四处兰枝玉树,即便是见识广博如帝莘,也一时看得不眨眼。

“主人带男人进来了!”

“这人就是小吱哟和小乌丫说过的帝莘吧!”

就在帝莘吃惊之余,就听到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帝莘闻声看了过去,就见了一头长得黑炭似的肥兔子正趴在一旁与一朵顶着个特大号花盘的怪花议论着。

这两小家伙不用说,就是叶凌月的兽宠噩兔和囚天了。

叶凌月的鸿蒙天原本也是养了一窝的妖兽和灵兽,譬如三足鸟人和嗜血蛇蜂。

可因为要到神界的缘故,叶凌月也不知神界有没有人能看破她身怀鸿蒙天的事,再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叶凌月只能是将三足鸟人等都搬出了鸿蒙天。

只有小噩兔和囚天,它们因为跟随叶凌月时间长,又拥有堪比人的智慧,叶凌月舍不得将它们留在人界,就带了过来。

这两小家伙因为不是神兽和神植的缘故,平日也鲜少离开鸿蒙天,除了叶凌月也见不到其他生人。

这会儿好不容易来了个活人,免不得要八卦一番。

它们从帝莘的身份,到身高体重,相貌气质,就连衣着打扮,也全都毫不客气点评了一番。

点评的结果让帝莘很是哭笑不得。

他算是明白了,难怪洗妇儿隔三岔五,就会神秘失踪,原来都是躲进了鸿蒙天。

“帝莘,别在意,它们俩实在是在这里闷太久了。你是我第二个带到这里的人。对了,我还没跟你介绍,欢迎来到鸿蒙天。”

叶凌月见了帝莘的模样,忍不住吃吃笑出了声来,她拉着帝莘的手,将自己得到鸿蒙天,又如何在这里现小吱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帝莘。

鸿蒙天的事,叶凌月早前只是在需要癞姑帮自己培养毒草时带她进来过一阵子。

鸿蒙天升级后,她就再也没有带任何人进来过。

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帝莘鸿蒙天的事。

可今日玉手毒尊的信,却让叶凌月一下子想明白了。

真正的爱人之间,是不应该有所隐瞒的。

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也很相爱,可是正是因为两人没有坦诚相待,才会造成误会,最后造成了分隔这么多年。

两人的遗憾,她不想再生在她和帝莘身上。

“洗妇儿,我不介意。其实,我也有件事没告诉你。”

帝莘沉吟了下,将自己能听得懂天魔异族的语言的事告诉了叶凌月。

至此,叶凌月和帝莘之间,再无隐瞒。

“帝莘……难道你是在怀疑你自己可能是天外异魔有关系?”

叶凌月微微一惊。

她能看得懂天外异魔的信件,是因为她懂得“灵言”的缘故,可是即便是她精通“灵言,”她也只是能看得懂极少数的文字而已,而帝莘非但能听得懂,还能和那天外异魔沟通,这只能说明,帝莘很可能什么时候学习过天外异魔的语言。

可是他是妖族,又怎么会有机会学习天外异魔的语言。

“我现在怀疑,我的娘亲可能是天外异魔。”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是事实让帝莘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他应该在很小的时候,曾经听说过天外异魔的语言。

帝纣带回帝莘时,并没有说,他的妻子是人族还是神族,早前帝莘也只当自己的娘亲是人族,可如今看来,他的天外异魔的语言天赋,很可能是来自他身上的另一半血缘。

“若是我真的是天外异魔,洗妇儿,你会不会……害怕我?”

帝莘凝视着叶凌月。

他并不惧怕自己是天外异魔混血的事实,他担心的只是眼前这小女人对自己的看法。

“无论你是魔,还是妖,你都是我的帝莘。任何人,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叶凌月摇了摇头。

她忽然踮起了脚,在帝莘的薄薄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女子柔软的唇,犹如沾满了蜜糖。

这一吻落下,帝莘只觉得心神一荡,心底的那些顾虑犹如阳春白雪,荡然无存。

他不禁环抱着叶凌月,加深了这个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