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为何要让我知道这些!我宁可死得不明不白,紫堂宿,你好残忍,你比鬼帝还残忍一百倍!”

得知真相后,洪明月近乎崩溃。

她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点信念也破碎开。

若是可以,她根本不愿意知道这一切。

原来,她的存在根本就是个笑话。

她是叶凌月的替代品。

是紫堂宿一早就物色好的用来封印天魔井的祭品而已。

洪明月从未像今日这般绝望过。

她活了不到二十年,却是尝尽了人间百态。

家族没落,她没有崩溃,身败名裂,她也未曾恐惧过。

只因为,她的心中始终存着一点点美好的记忆。

她犹记得,那一日,她初遇紫堂宿。

在了云海之巅,那男人犹如天神。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紫色的眸里有了一丝丝波动。

她本以为,那一抹波动是因为他对她有情。

可如今看来,一切全都是那么的可笑。

他的眼里,从未有过她。

就连那犹如涟漪般的波动,也不过是因为她是玄阴命格,是可以替代叶凌月的棋子而已。

人命之于紫堂宿,就如那乾坤棋盘上的黑白子,只是死物而已。

“为什么,只有她是独特的,所有人……”

洪明月边哭边笑,那张早已血肉模糊的脸上,血泪纵横。

她的鲜血,汇聚成溪。

古老的阵法中,已经模糊的篆文再度出现。

面对着一些指责,紫堂宿神情冷漠。

世人都说佛有情,其实佛最无情。

凡人生死,不过弹指之间。

他抬起手了手来,手间掐了个指诀,一指灵犀,佛光如疾驰的飞箭,没入了洪明月的额头。

洪明月的表情,瞬间凝固。

在意识溃散开的一瞬,洪明月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她耳边低语。

“明月,我可怜的孩子,你随娘亲走吧。”

诸葛柔的影子,出现在她面前。

“娘……”

看到了娘亲诸葛柔的身影,洪明月哽咽着。

这世上,真心对她好过的人,只有娘亲一个人罢了。

脑中,如倒影般,闪过了一幕幕孩童时的情形。

那时,她还是洪府最受宠的女儿,父慈母爱,兄长姐妹俱全……

“叶凌月,我……好羡慕你。”

洪明月喃喃低语了一声,眼角有一滴泪水滚落。

身子嘭的一声闷响,化为了一团血浆。

阵法出了隆隆的响声,就如沉重的石墨。

血光一闪,寂灭塔的塔身上,迅滋生出了大量的神纹,那些神纹,犹如春日的藤蔓,顺势而生。

不过是下品神器的寂灭塔,竟是焕出了比上品神器还要惊人的可怕力量。

轰轰轰——

寂灭塔三声巨响,那声音贯穿天地,让整个南幽帝陵为之颤栗,塔身上的神纹神威大振,塔下,原本动静不断的天魔井,一下子被寂灭塔的神威所掩盖。

地底,那一口来历不明的天魔井再度恢复了安静。

在寂灭塔异变之时,动静过大,整座妖十三陵都为之震动。

南幽帝陵外,一阵骚动。

已经到了妖十三陵的出口处的帝莘和赤烨面色大变。

“生了什么事!”

赤烨困惑着。

帝莘一步跨出,犹如流星般,朝着南幽帝陵去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愈演愈烈。

难道说,洪明月又捅出了什么篓子?

可是不应该啊,洪明月成了那副样子,照理再也无法生出事端来才对。

帝莘到了南幽帝陵外,却是一惊。

“哗,那是什么鬼玩意?”

赤烨也随后赶来,两人一起看向了南幽帝陵。

只见昔日的南幽帝陵,已经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结界。

那结界内,有一棵紫叶菩提,枝叶参天,华盖亭亭,生长在南幽帝陵之上。

四周,遍地都是妖兵的尸体。

只是稍一靠近,就会被那结界化为齑粉。

“紫堂宿,是他。”

帝莘凝视着那一棵紫叶菩提,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什么树?这玩意怎么一眨眼功夫就长出来了,那个叫做洪明月的女人哪里去了?”

赤烨一脸的困惑。

“命人封锁这一带。”

帝莘神识一动,现南幽帝陵里已经没有了活人的气息。

洪明月,死了。

但是同时,帝莘还现了两股力量。

一股力量,来自地底,它比帝莘已知的任何一种妖力都要强大。

另一股力量,来自那一颗紫叶菩提。

尽管没有直接现紫堂宿的气息,可那棵树的气息,和紫堂宿给人的感觉很相似。

该死,太虚墓境里必定隐藏着什么。

紫堂宿又隐瞒了些什么?

帝莘忽然觉得,自己身陷一个未知的迷局里。

“紫堂宿,我知你在太虚墓境里,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帝莘凌空而起,与那棵紫叶菩提相对而立。

他的声音,震得那紫叶菩提的树叶,扑索索作响。

足足一刻钟之久,没有半点动静。

就在帝莘以为,紫堂宿不会做答之时。

“三年。菩提枯,群魔现,你们只有三年时间,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的事了。”

紫堂宿的声音,听上有些虚弱。

“紫堂宿,你说清楚,三年是什么意思?”

帝莘眉宇间,浮起了一层霾色。

只可惜,紫堂宿在说完了这番话后,再也没有了动静。

帝莘双拳握紧,缓缓落地。

赤烨在一旁,也是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帝莘到底在和什么人说话。

“赤烨,我需要你帮我收集一些资料。妖十三陵,尤其是南幽帝陵在兴建之初,到底是什么地方?”

帝莘本就是心思通透之人。

此番他到人界,就是调查天外异魔的事。

只可惜毫无头绪。

尽管紫堂宿没有明说,可是帝莘已经察觉到,南幽帝陵下面,很可能隐藏着什么。

太虚神尊身为原始神尊,不会无缘无故地选择在这里兴修墓穴。

三年之后,到底会生什么?

难道说,这和洗妇儿说的,天外异魔军团可能来袭有关?

只可惜,这一切,暂时没有人可以回答他。

帝莘只能是通过妖族的历史记载,查清楚一切。

赤烨收集了一些资料,但是妖十三陵的年代太过久远,能找到的资料实在有限,不过好在,赤烨最后找到了一人,那人恰好知道一些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