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堂宿的脚步顿住了。

“世尊,你可信天命?”

那长眉老者颔称是。

“天命不可逆,你我佛修之人,更应顺应天命,深知天命不可违的道理。”

“人定胜天,能逆一次,就可逆第二次。”

紫堂宿徐徐说道,目光望向前方,很是笃定。

“哪怕你早已知道,她的命定之人,根本就不是你?哪怕她根本不知道,你为了她,放弃了这么多?”

长眉老者追问道。

“我只求她永世安好。”

紫堂宿说罢,身影一逝,化为流光,早已不见。

“痴儿,当真是痴儿。”

长眉老者捶胸顿足,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洪明月在旁看得也是云里雾里,不知紫堂宿和那老者说的到底是什么。

老者转身,忽的目光一凝。

只见棋盘上,黑白两色旗子骤然粉碎开。

两色棋子炸开的同时,化为了一黑一白的两色力量。

棋盘也不再是棋盘,而是化成了一片浩瀚的穹宇星空。

只是星空中,有黑白两色的神秘力量,正在相互角力。

看上去,白色的力量一直占据了上风,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色的力量却隐隐有反扑之势。

长眉老者看了,眉头不禁深锁。

“紫堂离开,我上苍穹的力量有所削弱,一旦被那些魔族入侵,后果不堪设想。”

长眉老者抚了抚须,沉声说道。

“来人,唤如墨过来。”

却见一名仙风道骨的小童,匆匆而去。

片刻之后,就见一人缓步行来。

“弟子姬如墨,拜见世尊。”

来人眉若柳,身形颀长,气质清冷,额头有一枚佛印,闪着淡淡的光泽。

“如墨,你大师兄已经离开了上苍穹,他的空位,暂时由你顶替,切记,那中苍穹的魔头若有什么异动,素来禀告。”

长眉长者叮嘱道。

“弟子遵命。”

姬如墨在听到紫堂宿离开上苍穹后,眸间多了几分诧色,可同时又有一抹极淡的愁色一闪而过。

他还真有些些羡慕大师兄。

说走就走,倘若他也能大师兄那般率性就好了。

这时,姬如墨的目光落到了长眉长者身后的那面棋盘上。

“世尊?那不是……”

“此乃乾坤棋。乃是大荒时期,古神开天辟地时留下的太古遗品。朗朗乾坤,尽在此棋中。观棋可知上下千年,为师推算出,五百年后,苍穹风云色变,太阴太阳现世,届时,将会有一场灭世浩劫。”

长眉老者叹了一声,衣袖一拂,将那一个棋盘收入了袖中。

朗朗乾坤,尽在乾坤棋中。

就连窥破天机,心思通透如长眉老者,也很难推算出,这场浩劫会是什么。

可他隐隐知道,紫堂宿的这一次离开,只怕和这场浩劫脱不了关系,只是他是否能制止这场浩劫,那就是未知数了。

一缕紫光溃散,洪明月陡然清醒。

额头,已经满是冷汗。

她方才看到的是紫堂宿的记忆?

紫堂宿到底是什么身份?

什么千佛宗,什么的上苍穹,为什么她从未听说过这些字眼。

洪明月略一迟疑,手怯怯地又伸向了其中一缕紫色的神识。

在指尖碰触到神识的一瞬。

她的眼前又出现了一番景象。

又是那名叫做姬如墨的男子,只见他快步走上前,拦在了紫堂宿的面前。

“大师兄。”

紫堂宿看了他一眼。

“你,要阻我?”

他要离开上苍穹,连世尊都阻不了他,更何况眼前这位师弟。

“在下不敢,只是大师兄你要去找的那人,与我乃是故人。”

紫堂宿听罢,神情稍缓了些。

他看了眼姬如墨。

这位师弟,是世尊亲自挑选过来的。

他的佛性颇高,在千佛宗的新弟子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

只是紫堂宿性格使然,早前紫堂宿并没有太过留意他。

“你认识月牙儿?”

月牙儿?

如此亲昵的称呼,从寡言冷淡的紫堂宿的嘴里吐出来,姬如墨还真有几分不适应。

不过姬如墨也猜出了,姬如墨口中所说的小月牙,正是夜凌月,云笙和夜北溟的爱女。

那小丫头,极爱笑。

每回缠着自己时,都会“如墨叔叔”叫个不停。

她笑起来时,眸子弯弯,就如新月月牙。

紫堂宿这般称呼她,倒也是恰如其分。

“她是我故人之后,我来上苍穹之前,曾经化身为镜,陪伴过她几年。”

姬如墨提起了往事,眼底有了些笑意。

对于夜凌月那孩子,他是极喜欢的。

所以当初云笙提出,让他帮忙照看小凌月时,他不厌其烦,答应了下来。

“你就是她口中所说的那个镜子叔叔?”

为成就千佛之体,紫堂宿下界历劫,他渡过了多次劫难,却独独输给了一个叫做夜凌月的小丫头。

即便如此,紫堂宿也是毫不后悔。

在化身菩提树的那几年里,小凌月倾诉时,经常有提起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她年纪小,朋友不多,童年陪伴过她的镜子叔叔,提起的次数多了,紫堂宿就记了下来。

“正是在下,原来小丫头没有忘记我。”

姬如墨笑了笑。

“你心有牵挂,为何又来了千佛宗?”

紫堂宿看出了姬如墨眼底的思念。

千佛宗,本就是世外之地,这里的人,六根已断,唯有如此,才能铸就佛根。

他因为夜凌月的缘故,六根不净,所以才只身离开千佛宗。

“一言难尽。”

姬如墨欲言又止。

大抵,千佛宗的人都是差不多这般寡淡的性子。

但若是遇上了真心喜爱之人,却又会有所不同。

姬如墨如此,紫堂宿也是如此。

紫堂宿大抵也猜出了,姬如墨之所以来到千佛宗,应该是和他口中提起的那个故人有关吧。

“在下今日前来,是想告诉师兄,你口中的月牙儿命格异于常人。”

姬如墨言归正传。

他对于紫堂宿和夜凌月的事,也有一些知道。

姬如墨打心眼里喜欢小凌月,他将小凌月看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在小凌月还只是个孩子时,姬如墨就推算过她的命盘,算出可她和奚九夜的孽缘乃是命中注定。

好在,夜凌月身怀生死符,际遇惊人,逆天改命之后,依旧会浴火重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