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神识,平日从不显山露水,可今日,却展示出了一股神奇的力量。

身上那些碎裂的骨头瞬间愈合,筋络也重新恢复了畅通。

这种犹如枯木逢春般的神奇力量,让洪明月心惊不已。

她试着抬了抬手指,现自己原本完全无法动弹的手,竟然又能动了。

不仅如此,她的身子也恢复了一些。

“是他,这是他的力量。”

洪明月回想了起来,她额头的那一抹力量,正是来自紫堂宿。

那是紫堂宿早前留在她身体内的一抹神识。

这抹神识,正是让洪明月连动恶念加害叶凌月都会痛不欲生的力量。

它仿佛从未存在过,可是每每洪明月一动念,那神识就会折磨的洪明月头痛欲裂。

洪明月也曾尝试着要抹除它,可任凭她怎么搜索,都不能找到那神识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

没想到,在她万念俱灰的时候,这神识却犹如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紫堂尊上,紫堂尊上是你嘛?难道说,你留了这神识在我体内,是为了帮我?”

洪明月欣喜若狂,早前的绝望一下子烟消云散。

在这世上,她没有了家人,也没有了爱人,连唯一的儿子也被夺走了。

可这一抹源自紫堂宿的神识,却让她再度找回了生的希望。

“我就说,紫堂尊上不可能完全没有留意到我,我明明比叶凌月更早认识他。”

洪明月喃喃自语着。

额头,突突的直跳。

那神识一下子破额而出,嗖的一声,化为了一道淡紫色的光影,朝着南幽帝陵的深处飞去。

“不要走!紫堂尊上,不要离开我,我只剩你了。”

洪明月惊慌失措,她蹒跚着站了起来,踉跄随着那抹神识而去。

耳边是呼呼的墓穴冷风。

慌乱间,洪明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碰到了什么,只听到卡擦一声,某个机关被触碰到了。

前方的墙壁一下子被打开了,洪明月茫然着,穿过了那扇暗门。

“尊上?”

洪明月看到那一缕紫光,悬浮在半空中。

那清冷的紫色,就好像紫堂宿的那双紫眸,让洪明月不禁看呆了。

她抬起了手,想要抓住那一抹神识。

可是这时,那一抹紫光往前一蹿,就如一个顽皮的小孩,好几次,洪明月都已经将它住在手上,它又从指缝里钻了出去。

最后,那紫光一闪,落到了角落里的一座塔上。

洪明月现,前方有一座塔。

紫光钻入了塔后,就消失不见了。

那座塔,不高不矮,看上去和洪明月的个头差不多高,也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打造的。

塔上,挂着几个铃铛。

若是叶凌月此时也在,必定会认出来,这座塔正是紫堂宿的神宝,寂灭塔。

关于寂灭塔的来历,外人很难得知。

只知道此塔是紫堂宿炼制出来的。

在叶凌月前往神界之前,寂灭塔也是整个青洲大6,唯一的一件神器。

其威力非同小可,有摧山裂地之能,紫堂宿对敌时,并不经常使用,事实上,紫堂宿迄今为止,也不过使用了两次而已。

南幽帝陵的这一次,是第二次。

而第一次,还是对战鬼帝巫重时,紫堂宿用寂灭塔来镇压末日妖阳之用。

当初因为镇压帝纣的缘故,被紫堂宿留在了南幽帝陵里。

紫堂宿离开妖界后,这座寂灭塔也就留了下来。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寂灭塔到底该怎么处置。

叶凌月凝聚神印,前往神界之后,赤烨一度派人进入过南幽帝陵,他也试图将这座寂灭塔搬走。

可古怪的是,这座看上去不过齐眉高的寂灭塔,重量却很惊人。

赤烨找了好些人一起搬运,可别说是搬,就连挪都挪不动。

无奈之下,赤烨只好听之任之,将寂灭塔丢在了这里。

这塔倒也一直没什么动静,这一闲置,就足足闲置了一年多。

见紫堂宿的那抹神识融入寂灭塔后,再没有出现。

洪明月试着,推了推那座塔。

那座塔纹丝不动。

就在洪明月一筹莫展之时,塔身上,忽然出现了一扇门。

塔门忽然开了。

洪明月吃了一惊。

她犹豫了下,还是猫着腰钻了进去。

在进入寂灭塔之后,洪明月才现这座小小的塔里,竟另有乾坤。

外表看上去,不过人高的塔身,进入之后,塔里却很宽阔。

很显然,炼制寂灭塔的人在炼制之时,在里面一定用了不少的空曜晶,大大扩展了寂灭塔楼里的空间。

洪明月是第一个进入寂灭塔的人。

她进入之后,现寂灭塔里除了空间辽阔了不少之外,空旷旷的。

除了地面上有一个颜色斑驳,看上去已经历史很悠久的阵法之外,再无任何多余的东西。

那阵法,看上去已经年久失修,早已没有了法力。

“这是?”

在阵法的上方,洪明月看到了一缕缕犹如彩霞般的紫色神识。

它们就像是蝌蚪般,在半空中沉浮。

“难道这些都是紫堂尊上的神识?”

洪明月诧异着。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会有那么多属于紫堂尊上的神识?

洪明月迟疑着,抬起了手,才一碰触到其中的一抹神识,她的眼前,就浮现出了一片景象。

前方出现了人的景象。

一片菩提林下,有两人相对而坐。

在他们的中间,是一个棋盘。

那棋盘之上,是黑白两色的棋子。

上的那人,长眉善目,面上皱纹,犹如沟壑纵横,不知年岁几何。

而坐在下的人,却是紫堂宿。

只是和洪明月见过的紫堂宿不同,眼前的紫堂宿并非白,而是黑。

他手中执着一粒黑子,望着棋盘,若有所思着。

“紫堂,此棋为死局,你输了,你还是断了下界的念头吧。”

那长眉老者落下了一粒白子。

“世尊,弟子还未输。”

却见紫堂宿指风一弹,一粒黑子落到了棋盘上。

只是一粒黑子,却让整个棋盘的形势陡然一变。

只见紫堂宿一鼓作气,接连吃了老者多粒棋子。

“世尊,你输了,弟子就此拜别。”

当紫堂宿吃光最后一粒白子时,胜负已定。

只见他豁然起身。

长眉老者须抖了抖,终究还是开了口。

“慢着,紫堂,就算是你亲自前往神界,也已经为时已晚。她命属太阴,就算是躲过了这一次的死劫,下一次,依旧是在劫难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