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贱人!”

界神修尘大惊失色。

他万万没想到,洪明月的手段居然如此歹毒。

界神修尘还只是个主神,他的修为还远未到神印入骨的境界,一身的修为,十之八九都寸在了体内的神丹之内。

洪明月也是心有急智,她眼看无路可逃,又现了界神修尘。

她顿生一计,假装楚楚可怜。

她本就长得貌美,一般的男人,只要不知道内情,都会被她所惑。

果不其然,界神修尘在内一干男人,对她毫无防备。

众男之中,洪明月最觊觎的就是界神修尘。

他是老牌的上位神,一身的神力很是浑厚。

只要吞食了他的神丹,不愁神力不大涨,运气好的话,甚至能突破成主神。

洪明月几经生死,如今的肉身不过是普通的人族肉体凡胎。

神丹一离体,界神修尘只觉得浑身的神力如绝堤洪水,一泻千里。

他强提起了一口气,想要捉拿住洪明月,可他刚一动,就觉得伤口一阵剧疼。

低头一看,现自己的伤口处,血水已经由红色变成了黑色。

毒!

界神修尘险些没昏死了过去。

最毒妇人心,洪明月不禁夺了他的神丹,还在指甲上抹了剧毒。

界神修尘大吼了一声,就欲与洪明月拼命,可他失了神丹,额头的神印就如残烛灯火,一晃就要熄灭。

反之再看洪明月,她冷笑了一声,身影往后一掠,就如一头蝙蝠般,掠出了老远。

那颗神丹顺着她的咽喉往下滚,洪明月感觉到自己喉间,如同呷了一口烈酒,大量的神力滚滚而来。

本是菜色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一片。

大量的神力,充斥满她的全身。

与界神修尘即将消失的神印不同,洪明月的眉心寸许处,一枚若隐若现的神印正在形成。

“哈哈,神印……我也可以凝聚神印了!”

洪明月狂喜,可乐极生悲,就在她以为自己即将获得神印之时,一道身影不期然从她背后一掠而出。

只听得嘭的一声重击。

洪明月只觉得后背一阵剧疼袭来,咽喉里,那一颗还不急彻底咽下的神丹飞了出来。

额头的神印,就如被风吹灭的烛火一下子熄灭了。

这一掌,快而准,犹如千斤之力。

洪明月的肩膀,骨头寸寸碎了,她猛然砸落在地。

“你!”

洪明月回头一看,就见早前和界神修尘同行的那名男子,站在了她的身后。

界神修尘的那一颗神丹,不偏不倚,落到了男人的掌中。

“洪明月,害人终害己。”

洪明月倏然睁大了眼,难以置信地望着来人。

这个男人,早前一直跟随在界神修尘身后,洪明月见他身着战铠,还以为对方是界神修尘的部下。

可是如今看来,是她看错了?

那张银白色的面具,看上去是如此的陌生,可又似乎有些眼熟。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面对眼前这个,犹如天神般,巍然而立的男人,洪明月的心底,腾起了一股说不出的恐惧感。

“上将军,快……快将我的神丹,给我。”

界神修见帝莘夺回了神丹,眼神一亮,忙求道。

“神丹?不好意思,界神大人,我可没打算把这玩意还给你。”

帝莘不紧不慢,掌心运起了一团光亮。

只见一颗犹如小太阳般的光焰,冉冉升起。

在那团光焰的作用下,界神修尘的那颗神丹,骤然粉碎化为一股神力,瞬间就被帝莘吞入了腹中。

“上将军……蚩印……你竟敢吞噬我的神丹……”

界神修尘震惊,可他话还未问完,声音曳然而止。

“他为何不敢?这世上怕还没有妖祖帝莘不敢做的事。”

赤烨妖帝的手落在了界神修尘的脖子上,只是喀拉一声,竟是生生捏碎了界神修尘的喉咙骨。

妖祖帝莘?!

界神修尘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圆了。

那个曾经让神界军团都要退避三舍的男人,他竟是混入了十三军团?

可惜,界神修尘再也没有机会将这个事实告诉任何人。

失了神丹,神印迅黯淡,一代界神修尘的身子落到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怎么样,够意思吧,我知道你看这小子不顺眼。”

赤烨一脸的过瘾样。

他就说,帝莘怎么会明知那个洪明月有问题,还坐而不管。

原来是在等这么一出,轻轻松松就解决了界神修尘,赤烨也早就看界神修尘不顺眼了。

帝莘翻了个白眼,倒也没有责怪赤烨的意思。

就算是赤烨不动手,他也会动手。

只不过界神修尘死了,这事神界必定会调查。

至于那替罪羔羊……帝莘将目光落到了洪明月身上。

“帝莘……你是妖祖帝莘!你,你想怎么样?”

洪明月也吓得瘫软在地。

帝莘,那可是叶凌月的男人。

这男人的来历,洪明月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

可这男人的手段,洪明月却是一清二楚的。

帝莘的前身,那可是鬼帝巫重。

传闻鬼帝巫重的手段,让人生不如死。

而且帝莘极其护短,那些曾经得罪过叶凌月的人,在他手上从未讨到过好处。

她假冒叶凌月,害过叶凌月那么多次,帝莘绝不会放过她。

洪明月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如此,她宁可被界神修尘带回北境。

至少,奚九夜看在她为他生了个孩子的份上,会放过她一条性命。

“这女人,怎么处置?啧啧,看你的眼神,你不会准备杀她吧?帝莘,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没品了,连女人都要杀?”

赤烨瞅瞅帝莘再瞅瞅洪明月。

洪明月这张脸,还真是和帝莘那口子很相似。

若是他,对着这么张和自家女人一模一样的脸,还真是下不了手。

“杀她?只会污了我的手,所以,你来动手。”

洪明月是个祸害,而且她对叶凌月恨之入骨,此人留不得。

赤烨咳了几声。

“你什么意思,又是让我动手?得,一个是杀,两个也是杀,我来就我来。反正我没品。”

赤烨耸耸肩。

“不!你们不能杀我,我……我知道……”

洪明月已经是穷途末路,她知道,自己所有的伎俩,在眼前这男人的面前,根本不管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