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奇怪的是,长生神帝也没有反对。说难听点,难道是长生神帝病糊涂了,自己人不推荐,反倒是看着火炎神帝的人上位?”

副院长越说越起劲。

白子悟手中的酒杯不知不觉已经空了。

“神帝也的确是病糊涂了。不瞒你说,若非是有关老的回春箓一直替神帝大人续命,只怕神帝陛下早已是……”

白子悟说着冷哼了一声。

长生神帝的身子,竟到了如此虚弱的地步?

副院长一听,眼底精光骤起。

白子悟喝了酒,话匣子也就打开了,加之又心情郁闷,不过多会儿,竟是喝醉了过去。

副院长却是分外清醒。

他搓着手,口中嗫嚅着。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消息,长生神帝竟然是靠着回春箓勉力支撑的。这件事,一定要告诉神尊大人。”

副院长当即修书一封,给了奚九夜。

奚九夜收到信,已经是一夜之后。

“如此看来,长生神帝已经是摇摇欲坠,只怕连支撑到几年后都是不可能了。若是这时候炼制回春箓的关鸠再有个三长两短……”

奚九夜心中盘算着,一条计谋油然而生。

却说长生神帝自那一次来访后,长生殿又恢复了日常的作业。

经过了叶凌月和盛导师的齐心协力,叶凌月终于将血婴果炼化了,让小雨服用了下去。

血婴果,形如一个手掌大小的婴孩。

顾名思义,服用它之后,就能拥有婴儿般的再愈能力。

小雨服用了血婴果后,小脸一下子憋红了。

“姐姐,我觉得浑身烫,我的腿……”

小雨的脸红的跟柿子似的。

原本已经断掉的右腿,出了“咯咯咯”的响声,就像是有牙齿在不停地碰撞。

原本已经断了的腿里,有什么东西,正想迅生长出来。

“小雨,服用血婴果后,有一个身躯再造的功能,需要先长骨,再生肉,再成皮。这三个步骤,需要数日的时间,才能彻底完成,你必须忍受这期间的痛楚。”

叶凌月边说着,边帮小雨擦拭着她额头冒出来的汗水。

即便是有血婴果,小雨依旧需要经历一段痛苦的煎熬,才能彻底消化了血婴果的药效。

这个过程,也只有小雨一个人能够承受。

“姐姐,我一定会熬过去的。”

曾小雨也知道,这枚血婴果来之不易。

她死死咬住了牙,愣是一声不吭,看着自己的右腿,血肉模糊一片……

天亮了,天又黑了。

足足是三天之后,曾小雨的新的右腿,才彻底长全了。

这三天里,叶凌月和小怪物都是寸步不离。

直到看到曾小雨那只和左腿几乎么有任何差异的右腿,叶凌月和小怪物才松了口气。

“总算是成了,小雨这几日也累坏了,我们先离开,不要打扰她休息。”

叶凌月和小怪物也同样是疲惫不堪。

两人刚离开了中级阵屋,就见了穆挽枫快步走了过来。

“小雨怎么样了?”

穆挽枫如今已经是符箓分院的特聘导师了,盛导师也已经恢复了原职,两人相处日渐融洽。

穆挽枫如今也是小雨的导师,对于年纪小小,却异常懂事的曾小雨,穆挽枫也是一见如故,对她很是关爱。

“血婴果的药效已经被彻底吸收了,不过想要自如的行走,怕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叶凌月说道。

“对了,凌月,我还有一事要告诉你。你可知道,这一次副院长可是闯了大祸了。”

穆挽枫此番前来,除了打听小雨的情况外,另外一件事,就是告诉叶凌月,早阵子,军方邀请叶凌月前去替第三元帅治疗的事。

叶凌月现了天外异魔贵族的骸骨,立下了功劳,得到了军方的表彰。

可是这件事,副院长却隐瞒了下去。

不仅如此,他还推荐了外院的几名医师,前去替第三元帅看病。

副院长如此巴结军方,哪知这次,副院长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那几名长生神院的医者到了第三军团后,非但没把第三元帅的病治好,相反,还让第三元帅的病情更加恶化了。

这不,昨日,听说第三军团的上将军夜凌日一怒之下,当场就斩了一名长生神院的医者,还扬言,要是在治不好第三元帅的病,就吧长生神院派过去的人一个个都军法处置。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长生神院内外,都炸开了锅。

有怒斥夜凌日残忍无道的,也有担心神院祸殃池鱼的。

“听说其中还有一人,是副院长的小舅子,副院长的婆娘因此还和副院长动了手,说是她弟弟要是有什么意外,就要和副院长和离,副院长只差被打成猪头了。听说这会儿,他正焦头烂额着,不知如何是好。”

穆挽枫说起这事,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这副院长的人品,简直就是差到了极致,不救本院的学员,还挤兑叶凌月这样的人才,在穆挽枫看来,他压根没资格当这个副院长。

叶凌月听了并无意外,只是笑道。

“凭那帮酒囊饭袋,自然不可能救得了第三元帅。”

叶凌月不屑道。

第三元帅的毒,是那名天外异魔贵族所下。

听阿日说,连娘亲云笙都一筹莫展。

云笙也只能缓解此毒,而无法根除。

长生神院的这帮乌合之众,又怎们能比得过云笙。

至于叶凌月为什么能治第三元帅的毒,那是因为,她在那天外异魔的骸骨旁,还现了他下的那种毒。

尽管没有解药,可叶凌月的鼎息能够准确地分析出那种毒药的每一种成分和分量。

只要叶凌月愿意,就可以研制出相应的解药。

叶凌月也将那种毒交给了军方,只可惜军方无一人能分解那种毒。

娘亲云笙原本是可以分解此毒的,只是云笙已经返回北境去了。

所以如今除了叶凌月之外,还真没有人可以替第三元帅解毒了。

只是这个情况,叶凌月是绝不会告诉副院长的。

更或者说,叶凌月早就盘算好了,等着副院长一脚踩进来,等着他自食其果。

穆挽枫是见识过叶凌月的手段的,见她如此深情,不由奇道。

“凌月,难道你有法子救第三元帅?”

~月底最后三四天,还有系统赠送的免费月票不,点击下一页投了吧~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