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的这位神妃,虽说其母身份卑微,幼年时,还曾寄人篱下。

可是她命好,嫁的夫君是北境神尊,父亲是风谷神帝,这两重身份加在一起,让兰楚楚的身份显赫无比。

可是……此时也就是兰楚楚,谁能想到,她就是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北境神妃。

被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兰楚楚的样子看上去凄惨无比。

她双腿大张,躺在了床榻上,头凌乱,身上更是满是被凌*虐的痕迹,鼻青脸肿,人不人鬼不鬼,脸上还有后的污物。

这般模样,连须弥方仙看着,都知道昨晚的战况是怎样的惨烈。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兰楚楚一而再再而三被玷污,精神已经频临崩溃。

她滚落床榻,也不顾自己还是赤着身,扑向了须乐方仙,对其又打有骂。

可经过了一夜的凌*虐,她早已体力衰竭,没走几步,就膝盖一软,狠狠摔倒在地。

须乐方仙的娘亲,拥有一部分半兽人的血统,所以须弥方仙的真身乃是半兽半人。

后来成了方仙后,他为了遮人耳目,才学了化形之术。

但他的真身,还是兽人,行那事时,自是和兽类一样,凶猛无比,兰楚楚若非是得了奚九夜的那一颗神丹,只怕早就被折磨死了。

这等欺骗上道观求医的单身女客,肆意凌虐的事,须乐方仙做得很是纯熟,只是没想到,这次会碰上了北境神妃。

听兰楚楚疯癫了似的,嘴里喊着打打杀杀,须乐方仙也慌了神。

“师兄,师兄你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救我,我也没想到,她真都是……我看她中了相思欲,还以为她是那种肮脏地方出来的女人,才会……”

神妃中了相思欲?

须弥方仙一听,不免一惊。

相思欲这种毒,可是最下流的毒。

是男人控制女人,女人控制恩客的毒。

兰楚楚身为神妃,奚九夜又对她情深一片,这毒,自然不可能是奚九夜用在她身上的。

这么说来……须弥方仙了然,看了眼兰楚楚。

对方瞒着九夜神尊,暗地来找他解毒,看来这毒一定是她的姘头用在她身上的。

须弥方仙的眼底不免有几分鄙夷之色。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女,风谷神帝风流成性,想不到养了个女儿,也是个偷汉子的。

啧啧,可怜那九夜神尊,还心如火焚,四处寻找自己的爱妃。

“你胡说,我明明就与你说过,我是北境的神妃,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须弥方仙,你是我父神的手下,我命你,现在就杀了这淫贼!”

兰楚楚想着自己是神帝之女,须弥方仙也要让她几分。

今日,她被这不忍不兽的家伙给侮辱了,这件事,绝不能传出去。

“好一个狠心的婆娘,昨日是谁求着我替你解毒。再说了,你明明在我身下叫的很欢,还好哥哥好哥哥叫个不停,怎么一下床,就翻脸不认人了。好在本座也早就有所准备,想杀我,除非你一辈子都不想解你身上的相思欲的毒。”

须乐方仙怒极反笑。

“畜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身上的相思欲……还没解?”

兰楚楚被须乐方仙讽得面红耳赤,可让她更加心惊胆战的却是须乐方仙的后半段话。

她的相思欲不是已经解了嘛?

兰楚楚清楚地记得,昨晚她和须乐方仙行那事时,最初还觉得很是痛苦,可是到了后来,她的身子竟是慢慢有了反应,甚至比和兰苍在一起,还要舒服几分。

这丑陋的须乐方仙,的确让她再次尝到了男女之间的乐趣。

但兰楚楚,绝不会承认这一点。

“相思欲是一种慢性毒,就算是配合了烈阳之体,也至少需要多次治疗,才能化解。”

须弥方仙狠狠瞪了眼须乐方仙。

这就意味着,兰楚楚真想摆脱相思欲,就至少还要和须乐再行那事多次。

“不……这怎么可能,须弥方仙,你一定有其他法子清除我体内的毒。”

兰楚楚一听,脑中一片空白。

她居然还要和那须乐方仙牵扯不清。

她已经很对不起九夜哥哥了,兰苍之后,她明明已经过誓,要对九夜哥哥一心一意。

“来不及了,神妃娘娘。如今,只有须乐一人可以清除你的毒素。你是要杀他,还是要留他,全听你一人的意见。”

须弥方仙也懒得再管这烂摊子。

兰楚楚出口狂妄,让须弥方仙很是不快。

须弥方仙也懒得管这档子烂事,索性拂袖而去。

兰楚楚呆坐在那里,痛苦地闭上眼,良久,她才吐出了一句话。

“我与你的事,绝不能泄露出去,否则……我定要整个须弥道观都陪着我一起下地狱。”

兰楚楚这话冰冷刺骨,完全不像是她这么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嘴里吐出来的。

可不知为何,落到了须乐方仙的耳里,却让他听一惊。

可旋即,须乐方仙就涎着笑。

兰楚楚言下之意,是答应不追究他羞辱她的事了。

不仅如此,她还愿意和他苟合。

想着能让高贵的神妃娘娘在自己的身下承欢,须乐就得意不已。

他玩弄过那么多女人,还从没一个像是兰楚楚身份这般高的,容貌如此出众的。

“神妃娘娘放心,你我之事,只有你我和师兄三人知道,我一定会好好怜惜神妃娘娘的。”

说罢,他就搂过了兰楚楚。

兰楚楚强忍下了心头想吐的冲动,反复告诫着自己,只要解了相思欲就好。

想切了相思欲,兰楚楚又想起了另外一个让她恨之入骨,但避讳不已的人。

“须乐方仙,除了保密之外,我还有一事相求。我……我很透了那个在我身上下相思欲的人,你能否想法子帮我除去他?”

兰楚楚娇声嗲气道。

“哦,那小子敢欺辱神妃娘娘,也是色胆包天。本座好歹也是一方仙,在神界,谁不给我几分面子,神妃娘娘尽管开口,我一定把那人收拾的干干净净。”

须乐方仙可不乐意和其他野男人分享兰楚楚。

两人嘀咕了一阵之后,对于兰楚楚的要求,须乐方仙拍胸脯答应了下来。

~腿瘸了,手机屏碎了,史上最悲催的大芙,朋友吐槽好在手没断~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