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营帐即将掀开时,叶凌月忽的意识到不对劲来。

这脚步声,并非是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人,况且那声音也不是帝莘的。

叶凌月心知大事不妙,瞬念间,就要遁入鸿蒙天去。

哪知营帐已经被挑开了。

叶凌月咬了咬牙,忙背过了身去。

“哈哈,我就说了,蚩印那小子在营帐里藏了个女人,你们大伙儿还不信。”

营帐外,冲进来了五六名无大老粗的男子汉。

为的,正是孙庆。

听到了那个声音时,叶凌月差点没吐血。

那不是孙庆将军的声音嘛,他怎么也在这里?

也对,帝莘说过,这次的围剿活动,十三大军团都各自派了认出来,想来孙庆的军团里,派来的人就是孙庆。

既是熟人,叶凌月愈不好露脸了。

她心里默念着帝莘快些回来,另一方面想着怎么打了孙庆这帮人。

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是装哑巴,不吭声了。

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叶凌月只得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得低低的,暗叫倒霉。

“真有个女人,啧啧,想不到蚩印平日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居然也好金屋藏娇这一套。”

“早前我听说蚩印去了妓营,还不相信,想不到这小子比我们还猴急,直接把人给带回来了。”

和孙庆一起来的,似乎其他军团的几名将军。

他们和孙庆都有些交情,也都是军团里的老将军。

早前夜凌日和孙庆来找蚩印开会,夜凌日忽然离开,孙庆一人又不敢独闯蚩印的营帐,就找几个同僚切磋武技去了。

哪知没多久,就听人说蚩印去妓营挑了妓营的最红牌的姑娘。

这可把孙庆等人给惊到了,蚩印这小子,这感情是要玩双飞啊,而且还是在大白天的。

一干将军起哄着,就要来打扰蚩印的好事。

哪知一进门,才现营帐里只有一个女人。

那几名将军对着叶凌月的背影指指点点。

“不过话说回来,这女人哪来的?”

“你看看,那皮肤,啧啧,比牛乳还白。”

“啧啧,你看那大长腿,这要是缠在本将军身上,可该有多销魂。”

“再看看那小腰,真要命。不对啊,妓营里有这样的女人?”

“我说大姑娘,你倒是转过身来让我们大伙儿看看,等到蚩印玩腻了你,我们以后就是你的恩客。”

那些军团的将军们,个个都是粗汉子,平日在军团里,什么荤段子都敢说。

这会儿只是看着叶凌月的背影,就个个直流口水,暗羡着蚩印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别说那妓营之花,光是眼前这位,一个背影,就让人神魂颠倒,真不知那容貌又是如何。

这群该死的军士,居然把她和一名营妓比,叶凌月恼火着,心里想着,待会儿一定想法子在这些家伙的膳食里加个几瓶泻药,拉他们个半身不遂。

“哎,你倒是转过身来让大伙儿看看啊,该不会是聋子吧?”

孙庆见那女子一直没反应,一步向前,就要去掰叶凌月的肩膀。

“住手!”

眼看孙庆的“爪子”就要探过来,叶凌月眉头一挑,准备教训下孙庆。

身后,一阵雷霆怒喝。

就见黑着脸的夜凌日冲了进来。

“夜将军,你怎么也来凑热闹了,我正和兄弟打赌呢,说是蚩印的两个女人,到底是妓营之花漂亮还是他‘金屋藏娇’的这位漂亮。”

孙庆也没留意到夜凌日异常的神态,不正经道。

叶凌月听到了夜凌日的声音,一颗脑袋垂得更低了。

一双小手死死地绞着衣服角。

“帝莘,你这家伙,还不回来,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你居然拿她和妓营之花比?谁许你这么说她的!”

孙庆不说还罢,这一说,夜凌日气得眼珠子都红了。

只是一个背影,他就认出了,那是阿姐!

他思念了多年,心心念着的阿姐。

这群熊崽子,居然敢把他最敬爱的阿姐和妓营之花相提并论。

还有那蚩印,居然把阿姐藏在营地里。

还让阿姐衣衫不整,被人误会。

他们俩……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夜凌日不敢在往下想,对蚩印的怒,对孙庆等人的火,全都凝聚在了拳间。

他拳风猎猎,正中孙庆的胸口。

孙庆冷不提防,被夜凌日一拳给掀翻在地,旁边的几名将军全都愣住了。

“夜将军,你这是干什么?属下等人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孙庆哀嚎着,摸了摸胸口,靠,一根骨头给打断了。

“她也是你们能开玩笑的?统统给我道歉!谁敢不道歉,我就打到你们道歉为止。”

夜凌日咬紧了牙关。

几名将军一愣,冲着孙庆挤眉弄眼了下,眼神间满是困惑。

这倒是怎么回事?

这女人不是蚩印的女人嘛,怎么说她几句,夜将军那么大火气。

难不成,这女人不是蚩印将军的女人,而是夜将军的心上人?

只是她会衣衫不整,出现在的蚩将军的营帐里,难不成……

乖乖,这信息太大,凭他们这么群四肢达,头脑简单的武将,还真心想不出啥答案来。

孙庆被人搀了起来,他们瞅瞅黑脸夜凌日,又瞅瞅一直装“鸵鸟”的叶凌月。

最后还是孙庆“能屈能伸”,踱到了叶凌月面前,毕恭毕敬叫了一声。

“属下等人多有冒犯,还请夜家小嫂子见谅。”

夜家小嫂子是什么鬼?

叶凌月一个激灵。

夜凌日额头,青筋直蹦,开口正欲骂。

“孙庆,你小子胡说些什么?谁让你管她叫夜家小嫂子?”

只见帝莘一步走了进来,刚好就听到孙庆等人的话。

“哎,蚩印,你可回来了,你小子这次可是闯了大祸了,居然敢勾搭夜将军的女人。”

孙庆幸灾乐祸道。

“滚!她是老子的女人。”

帝莘一听,一脚把孙庆踹出了营帐。

其他几个将军见了,哪敢久留,一个个脚底抹油开溜了。

可怜那孙庆,一拳还未消化,又被帝莘踹了一脚,摔了个狗啃屎。

等到他回过神来时,他才现,感情那女人,居然同时是蚩印和夜凌日的女人!

乖乖!

这可真是个爆炸大消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