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日瞪了眼孙庆,唇掀了掀,吐出了一句话来。

“本将军是直的。”

“啥,直的?我还是弯的呢?”

孙庆听得满头雾水。

他哪里的懂得夜凌日的意思,要知道夜凌日好歹是个穿二代,小时候和爹娘穿回二十一世纪旅游时,也接受了不少二十一世纪的观念。

喜欢男人?

开什么玩笑。

女人,是天底下最麻烦的物种。

夜凌日活了几百年,在他生命里接触过的女人,一只手也数的过来。

娘亲云笙是一个,阿姐夜凌月也是一个。

至于其他的,他就算是见过了也忘记了脸。

不过光是娘亲云笙和阿姐夜凌月就已经足够让夜凌日头疼了。

女人,那绝对是男人的克星。

想他爹爹八荒神尊夜北溟,在外威名赫赫,一副铁血战神的架势。

可是谁能想到,他在家就是个妻管严。

只要云笙一小个眼神,夜北溟就立马成了妻奴,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什么堂堂七尺男人膝下有黄金,全都是屁话,还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

一想到爹爹人前人后截然不同的形象,夜凌日誓,他绝不重蹈覆辙。

至于阿姐……夜凌日想起了幼年时,自己和阿光跟在阿姐身后的情形。

嗯,即便是要找女人,也要找阿姐那样的。

想起了阿姐,夜凌日的心情稍好了些。

娘亲此番来军营,还带来了阿姐的消息。

阿姐加入了长生神院,待到他手头的公务告一段落,他就去长生神院探望阿姐去。

也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阿姐怎样了?

她是高了?瘦了?可否还记得他这个弟弟。

当初姐弟俩刚分离时,他还是个未长大的毛头小子。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成长起来了,已经可以保护阿姐了。

“我说,那我们还要不要找蚩印那小子开会了?你也知道,男人那啥那啥时,脾气特别不好。”

孙庆不怀好意,冲着蚩印的营帐干笑了两声。

虽然他也很好奇,蚩印那小子在里头到底在干那啥那啥,可借孙庆十个胆,他也不敢打扰蚩印的好事。

蚩印这小子,可不是好惹的。

早前在军营时,孙庆一时皮痒,想找蚩印过过招,哪知道被蚩印揍得趴床上躺了好几天,这会儿一想就后怕。

“公务不可耽搁,怎能因他一人而例外。”

夜凌日说罢,高声说道。

“蚩将军,可在里面,在下夜凌日,和孙将军有要事找蚩将军相商,若是将军不介意的话,我们就进来了。”

营帐内,帝莘刚放下了叶凌月。

夜凌日这一喝,让帝莘神情骤变,床榻上的叶凌月,也醒了过来。

“阿日?”

叶凌月一听到胞弟的声音,一时有些激动,欢喜地坐了起来,就准备答话。

话到了嘴边,就被帝莘一把捂住了嘴。

叶凌月支吾了几声,很是不满地瞪了眼帝莘。

“你要这样子去见夜凌日?”

帝莘苦笑道。

帝莘的话,倒是提醒了叶凌月。

她在星辉森林里蹲点了几日,风尘仆仆。

帝莘趁着她睡觉时,脱去了她的外袍和靴子,替她换了身干净的内衫。

那内衫还是帝莘的,只是件上衣,穿在叶凌月身上,空荡荡的。

两人早已是坦诚相见过的,只差了最后一步,叶凌月倒也不尴尬。

可这场景,要是被第三人看见了,尤其是夜凌日还是帝莘未来小舅子,以夜凌日火爆的性格,只怕当场就要认为帝莘轻薄了自家阿姐,要和他拼命的。

更不用说,军营重地,还有其他男人。

叶凌月嘤咛了一声,连忙钻进了被褥里。

“这可怎么办?”

“眼下并不不适合你们姐弟相认,我先去拦着他,待到过些时日,我再向他解释。”

帝莘说罢,起身就要走出营帐。

营帐外,夜凌日皱了皱眉。

这蚩印,未免也太沉迷女色了,半天没反应,他倒是要看看,对方到底是怎样的女人,居然让一向性格冷清的蚩印如此沉迷。

正准备掀帘入内,就听到有侍卫快步行来。

“启禀上将军,营地外有人求见。来者自称北境神尊奚九夜,说是要求见蚩将军。”

营帐内外,夜凌日和帝莘都是一愣。

奚九夜?

他怎么来了?

尤其是夜凌日,听到了奚九夜的名头后,他面上阴云密布,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

夜凌日要挑开营帐的手收了回来。

“来得好,我不去找他,他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夜凌日说罢,转身就走。

“帝莘,你快去拦着阿日。”

叶凌月一听到奚九夜忽然来访,也是吃惊不小。

奚九夜和夜家的仇由来已久,她的死,夜家的三个男人一直耿耿于怀。

尤其是阿日,他素来是个闷葫芦性格,其实最是记仇,这些年,他一直在壮大实力,就是为了和奚九夜抗衡。

此番奚九夜前来,正是撞在了刀口上。

“你先稍安无照,这里是军营重地,如果没猜错的话,奚九夜此番前来,应该是来找我的,你在营地里,万万不可出去,我去去就回。”

帝莘也当即离了营帐。

军团营地出入口处,奚九夜和纳兰雪以及北境十三骑的几人,突兀地站在那里。

奚九夜一脸的肃杀之色。

他半路觉得不对劲,连忙折返,只是山洞里,哪里还有蚩印和那女人的踪迹。

奚九夜一路搜查,又现星辉森林立的那些金脊神猿全都神秘地消失了。

他再三追问,才从纳兰雪口中得知,早前火神院和长生神院起了冲突。

只是纳兰雪万万没想到,奚九夜竟是来找叶凌月的。

北境神尊怎么会认识叶凌月那狐狸精?

“本尊要见上将军蚩印,还请几位通告一声。”

奚九夜事后回想,觉得蚩印的出现很有些问题,他无论如何也要找蚩印问清楚,他带回来的那女人到底是谁?

“北境神尊亲临,不知所为何事?”

夜凌日带着几名亲卫走了出来。

两个男人,四眼相对,彼此的眼中,敌意四射,身上释放出来的敌意,让站在两人身旁的神兵和纳兰雪等人,只觉得遍体生寒。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