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樱祭出了四尾圣狐之后。

她指尖一弹,一股神力落到了温雪的额上。

温雪额头的罗刹烟柳的神印,随之一黯,体内的神力,竟是被用了特殊的手法困住了。

纳兰樱背后的生狐幻影,嘴里出了一阵尖锐的鸣叫声。

那只听得“啪”的一声,那狐尾犹如一条利鞭,狠狠抽打在了温雪的背上。

温雪没了神力护体,应声而裂,那狐尾落下时,顿时衣帛碎裂,一道血壑,出现在了她光洁的后背上。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温雪的身躯,不由一震,背脊上,脊梁出了崩断声。

此乃纳兰樱的四尾圣狐神通,诛心鞭。

这一鞭落下,捅入心扉,常人根本无法忍受。

温雪咬住了嘴角,死死不肯哼一个字。

“倒是个硬骨头的,我就不信,你还能承得住后面的几鞭。”

纳兰樱倒是没想到,温雪比她想象的坚强的多。

足足十鞭下去,温雪的衣衫早已尽碎。

嘴唇也因为忍疼,早已被她咬得血肉模糊。

血水混着汗水,打湿了温雪的脸,她的背脊早已被敲碎了,可她依旧是一声不吭,闷声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火神院的那些学员们,早前都还等着看温雪求饶。

可看到她宁死都不吭一声,也都不由动容。

“樱老,要不先把她关起来。再打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

外院的一名导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开口阻止了纳兰樱。

火神院和长生神院的关系一向是不错,这次抢占院土,又将其外院的优秀学员打成了重伤,这事要是传到了长生神院,怕是不好交代。

“也罢,留着她一条命,不愁她的同伴不来救她,先拖下去,小心看守着。”

纳兰樱见实在问不出什么,索性就让人把温雪先带下去了。

此时,已经是入了夜。

纳兰雪望了眼这些日子来,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山洞,眉头蹙了蹙。

“曾姨婆,要不我们提早行动,免得那女人的同伴带着援兵回来。”

纳兰雪见识了纳兰樱的圣狐兽魂的厉害后,很是羡慕。

她巴不得,能够早点得到泰坦王猿的兽魂,觉醒神印。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单独入洞实在是太危险了。来人,去森林里抓几头金脊神猿回来。”

纳兰樱也是个老奸巨猾的,先用几头金脊神猿做饵,入洞会更安全。

营地的一处角落里。

地面,潮湿阴冷。

温雪被丢在了一旁,她承了十记诛心鞭,后背的骨头几乎全都碎裂了。

也亏了温雪吸收了罗刹烟柳的植魄,才能坚持到现在。

植魄比起兽魂来,虽说攻击力方面逊色不少,可植魄的生命力更强,只要还有一息生机,就能活下来。

夜渐渐深了。

篝火旁,那两名负责看守温雪的火神院的学员们也打起了瞌睡来。

任凭谁受了温雪那么重的伤,都是九死一生,更不用说有逃跑的能力了。

那两名学员也很是放心,没有特意盯着温雪。

“旭哥……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你。”

温雪昏昏沉沉的,身上的伤和阴冷的地面,让她起了高烧来。

浑噩中,她仿佛看到了几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自己身前。

金脊神猿……

温雪苦笑着。

与其被火神院的那群人活活折磨死,还不如被金脊神猿给吃了。

让温雪意外的是,金脊神猿趁着那两名学员不备时,抱起了温雪,迅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直到了三更前后,猿洞里,叶凌月才替泰坦王猿清理干净它体内的圣狐印的毒。

泰坦王猿体内的毒素被清理后,它顿觉浑身一轻。

身躯里,涌动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只是身上那一股臭不可闻的污垢,让泰坦王猿都忍不住挤眼睛皱眉毛的。

叶凌月说罢,神识微微一动,一股五光十色的河水,从天而降,将泰坦王猿淋了个透。

取自鸿蒙天彩虹河的河水,一落到了泰坦王猿的身上,王猿身上的污垢被冲得一干二净,它的毛金灿灿的,彩虹河水里的养分,也渗入了它的毛里。

浑身湿漉漉的王猿看上去,没有了早前的戾气,相反倒是多了几分未成年神猿的调皮来。

它龇牙咧嘴着,冲着叶凌月咕咕叫了几声,大意是在感谢叶凌月。

“你不用谢我,只需记得你我早前的约定即可。我实话告诉你,我救你,是想让你成为我妹妹的坐骑。她需要一头能辅助她修炼的神兽。”

叶凌月所说的,正是曾小雨。

叶凌月一遇到泰坦王猿,就现,泰坦王猿的神之力和一般的金脊神猿不同,一般的金脊神猿都是金属性,可泰坦王猿却是金和火属性。

这很可能是因为它体质变异的缘故。

这种刚猛异常的属性,恰好符合早前关老所说的阳属性,可以掩饰小雨身上的太阴属性。

而泰坦王猿又是上等神兽,有了它之后,只要再治好了小雨的腿,她必将如虎添翼。

关老还说过,其实神印觉醒,需要的只是兽魂而已,并非是一定要击杀神兽。

只要神兽心甘情愿臣服,就像是当初的小吱哟和叶凌月那样,两者也可以相辅相成修炼,而是神魂相通,比起击杀获得的兽魂,神印觉醒后能获得的神力会更多,对将来的修炼,也更有好处。

泰坦王猿还可以充当曾小雨的坐骑,日常能保护小雨,又能帮助她修炼,无疑是最佳的安排。

也是考虑到这些,叶凌月才答应帮泰坦王猿治疗。

泰坦王猿挠了挠头,正在犹豫着是否要答应叶凌月的要求。

就听到一阵骚动声。

只见几头金脊神猿,快步走了进来。

神猿领抱着一个血人。

“温学姐!”

叶凌月定睛一看,现那人竟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温雪时,身上的血,轰的一声,直涌向脑门。

她边接过了温雪,边听金猿领解释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纳兰樱,我必不饶你。”

叶凌月听得眉头直皱,她替温雪治疗着伤势,心中迅酝酿着什么……

~最近好热好热,不能吹空调的大芙汗流慢慢,求个避暑用的小月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