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他快步上前,将穆导师搀了起来。

“穆师,你怎么了?”

薄情将一股神力,输入了穆挽枫的体内。

穆挽枫幽幽醒来,看到了薄情时,她满脸的急切。

“薄情,太好了,是你。你快去救叶姑娘。”

“叶姑娘?你是说叶灵灵,她怎么了?”

薄情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手下不禁用力。

“她被林海那畜生追杀。林海不是好东西,他下毒想要奸污我和叶姑娘。”

穆挽枫体内的神力,受了捆神绳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恢复。

她想到了叶凌月的处境,心下担忧,一定要起身,前去找叶凌月。

穆挽枫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薄情不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一想到“叶灵灵”可能会有危险,他就心如火焚。

“我们分头行事,你不要勉强。”

风神院那么大,又是夜晚。

薄情和穆挽枫也不知道,叶凌月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两人一南一北,前去寻找叶凌月和林海。

薄情找了一刻钟,没看到“叶灵灵”的身影。

他站着了脚,周身,风之神力弥漫开。

那神力,就如他的耳目一般,迅在四周扩散开。

叶灵灵,你一定不要出事。

就在薄情动神力,寻找叶凌月时,忽的,他的手臂被人抱住了。

“薄情,可算是找到你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薄情的神力运行。

薄情的手臂上,多了一双手,少女的脸庞上满是笑容。

“洛音,你怎么来了?”

薄情身后,站着正是洛音神女。

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在冰神院修炼嘛,怎么会突然到了风神院?

“看你的模样,看到我,你难道不高兴?”

洛音着了身海蓝色的冰神院的院裙,她拉着薄情的手,扁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你怎么擅自离开神院,按照各大神院的规定,一年之内,除非院方的导师的许可,不可擅自离开神院。”

薄情嘴上敷衍着洛音,心中却是焦急的很。

时间每过去一刻,“叶灵灵”就越危险。

“我想你了,就来看你了。我们都有三个多月没见了呢。我得到院方的许可后才来的。我找了你半个多时辰了,好不容易才看到你,我想你了。”

洛音说罢,就往薄情怀里钻。

洛音神女之所以忽然出现在风神院,并非偶然。

只因为洛音今日傍晚前后,收到了陈慕儿写来的那一封“告密信。”

得知薄情居然与人同居,洛音神女气得七窍生烟。

她二话不说,就找上了神院的导师要了离校的许可,风风火火,就杀到了风神院。

风神院和冰神院,隔得并不远。

她又有娘亲的神符帮忙,不过是日落后,就赶到了风神院。

洛音抵达后,就打听到了薄情的阵屋所在,悄悄先去了薄情的阵屋。

她在阵屋里看了看,并没有现女人的东西,这才稍稍安心了些。

她就知道,薄情不可能随随便看上其他女人的。

洛音想薄情了,就来找他。

哪知还未靠近,薄情忽然伸手拦在了她。

“天色已晚,你先去我的阵屋休息下。我还有些急事要去办,不能陪你多聊。”

薄情的言语间,有几分不悦。

再看他的眉宇间,愁云密布。

两人也已经好阵子没见到了。

薄情对她非但没有更亲近,反倒疏远了很多。

这让洛音神女原本已经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

“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都半夜了还要你亲自去办。薄情,我不要嘛,我赶来看你,连口水都没喝,累死了,今晚你无论如何都要陪着我。”

洛音神女缠着薄情不放。

“够了,洛音。”

薄情的声音,冷了几分,俊脸上,笼上了一层寒冰。

洛音打了个哆嗦,薄情从来没有凶过她。

眼前的薄情,看上去是那么的陌生。

自打娘亲救醒了薄情后,薄情就从未这般对过她。

“薄情,你!你果然有了其他女人!那狐狸精是谁!”

洛音拉着薄情的手,眼里满是泪水。

“你胡说些什么,什么其他女人,是谁告诉你这些风言风语的。”

薄情也现自己的语气重了些。

洛音自小受宠爱,洛方仙都从未训斥过她。

她的脾气吃软不吃硬,自己方才的失态,只会让她的情绪反弹,可薄情此时也没有心情哄洛音。

“真的?那你陪我回阵屋,我赶了一路,这会儿连饭都还没吃。”

洛音泪眼婆娑,拽着薄情的手不放。

薄情皱着眉,凝视着洛音。

拒绝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可他忽然回想起了洛方仙的话。

“音儿对你一片真心,你昏迷时,她为了照顾你,三天三夜都不曾合过眼。薄情,你切勿负了她。”

薄情心一软,叹了一声。

“也罢,我先送你回去。”

洛音眼底多了一抹笑意。

她就知道,薄情心里还是以她为重的。

只是……薄情哥哥和上一次两人分开时,的确有些不同了。

洛音敏感地留意到尽管是一路护送她回去,可是薄情的目光不曾停留在她身上。

他的周身,神力隐隐在波动。

那神力,犹如触角一般,在迅搜查着四周的情况。

“叶灵灵,再等我一会,我一定会救你。”

薄情心底暗道。

“薄情,只能是我的。”

洛音神女抓着薄情的那只手,越收越紧,眸间,一片深沉。

夜,越来越深沉。

在风神院的某一处。

叶凌月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的院服上的血色,如红樱点点。

林海的捆神绳委实厉害。

化为了长矛的捆神绳洞穿了叶凌月的肩膀。

她的肩胛骨上,鲜血淋淋而下。

“啧啧,看不出,你还真有几分能耐,被我的捆神绳所伤,居然还能支撑那么久。”

一阵脚步声,从背后传来。

林海狞笑着,走了出来。

他手一扬,那根捆神绳飞了回来,再度落到了他的手中。

“林海,你别得意的太早。”

叶凌月往后退了几步,只是哪知,身后已没了退路,受了伤的身子撞在了一口鼎上,一股剧疼席卷而来。

~普罗大众:要男主,要师父紫,要薄情恢复记忆!

后奶奶大芙(掏耳朵):乃们说什么?。

普罗大众:臭鸡蛋瓜子壳,丢!

后奶奶大芙:你们就用这些招呼粉嫩可爱的男神们?失忆失踪的两个,小黑屋一百年

普罗大众:你丫耍流氓!!

后奶奶大芙:来点月票推荐票,别说失忆的,就连渣男和阿日都给你们整出来

普罗大众:桃花眼,利索投票状~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