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鼎山一番寻觅无果后,叶凌月决定先去找穆挽枫。

她今日闯过了九鼎山,名动整个风神院,但也引来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应该已经有一些人,已经盯上了她。

她“叶灵灵”的身份,想来也隐藏不了多久了。

为了夜长梦多,叶凌月决定今晚就将七色风息花交给穆挽枫。

今晚,她就打算离开风神院。

只可惜,薄情的事,还未解决。

叶凌月已经从那些八卦的女学员的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薄情的事。

尤其是薄情的那位未婚妻洛音神女。

这位洛音神女,在神界的身份地位很高,不仅如此,听那些女学员的意思,薄情和洛音也是两情相悦。

这让原本对薄情的失忆,很有些疑惑的叶凌月不禁有些释然了。

一直以来,叶凌月都很明白薄情对她的心意。

她并非没有感动过,可感动并不是爱情。

她唯一的爱,已经给了帝莘。

所以她不能回应薄情,与其让薄情一直沉沦在记忆里,还不如让他遇到一个自己真正喜欢,能够长相厮守的人。

所以,叶凌月决定,离开风神院。

薄情有他自己的归宿,将她忘记,开始自己新的人生,这对于薄情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穆挽枫是否会原谅盛导师,那就看两人的造化了。

叶凌月想明白后,就前去找穆挽枫。

和学员住在校区外不同,风神院的导师们,都住在风神院的西片区。

这个时辰,穆挽枫应该还没休息。

叶凌月飞身一掠,就照着白日穆挽枫告诉她的地址,朝着西边去了。

就在叶凌月在九鼎山寻找九洲鼎鼎灵的时候,林海也已经回到了风神院。

林海的住处,就在穆挽枫的高级阵屋的不远处。

他见穆挽枫阵屋里的灯还是亮着的,就忙走了过去,敲了敲门。

“挽枫,你还没睡吧,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屋内,穆挽枫皱了皱眉。

“林海,天色已晚,我们俩孤男寡女,传出去不大好,有什么话,明日再说吧。”

穆挽枫的拒绝,并没有让林海死心。

“挽枫,你就开开门吧,我知道白天,我做错了一些事,惹你不高兴了,所以特地带了一盆五色风息花给你。”

听到了风息花几个字,穆挽枫先是一愣。

她起了身,打开了门。

果然看见林海手中,抱着一盆盛开的风息花。

和神院里随处可见的风息花不同,林海手中的这盆风息花,一共有五色,色彩绚丽。

“我知道你喜欢风息花,这不,就给你送过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明早见。”

林海说罢,就忙将那盆“风息花”递给了穆挽枫,说罢,他就转身离开了。

见林海没有纠缠,穆挽枫还有些意外。

她看了眼怀里的那盆风息花,不禁想起了她和盛导师的约定。

“盛煜,我等着你的七色风息花等了足足一年,可等到的却是其他男人送给我的风息花。难道你我真的有缘无分?”

穆挽枫眼底,隐隐有泪光闪动。

她走进了阵屋里,将那盆花放在了一旁。

那朵五色“风息花”微微一动,花蕊上的花粉悄然钻入了穆挽枫的鼻子了。

屋外,林海隐匿在一片丛林后,眼底还带着阴谋得逞的笑意。

“穆挽枫,我倒是要看看,三贞九烈如你,在‘黯销魂’的作用下,还能逞强到什么时候。”

一想到,再过一会儿,穆挽枫就会成为他的女人,林海就不禁浑身燥热。

原来,林海送给穆挽枫的那盆五色“风息花”根本就不是什么风息花,那花名为“黯销魂”,是一种烈女成为荡妇的毒花。

这种花,据说只开在天外战场,是天外异魔栽培出来的。

陈慕儿也是在偶然之下,才得到的。

这种花一旦盛开,花蕊里的花粉就会化为媚药,让人春情洋溢。

林海正期待着,可这时,忽见了一人走了过来。

“叶灵灵?她这么晚来找穆挽枫干什么?难怪早前在阵屋那里没看到叶灵灵。”

看到了那废材新生“叶灵灵”,林海还有些意外。

他早前想将陈慕儿的死,栽赃在“叶灵灵”身上,哪知到了“叶灵灵”的阵屋,却没见到人。

恰好那会儿“叶灵灵”的室友们回来了,林海只得是先行离开了,草草掩埋了陈慕儿的尸体。

“不过不得不说,这女人的模样和身段,可比陈慕儿强多了。难怪薄情那小子都被她勾引的七荤八素。”

林海盯着叶凌月的背影,咂了咂嘴。

他在风神院里玩弄过那么多女学员和女导师,没一个人比得上“叶灵灵”。

“也是天助我也,既然她自己送上门了,今晚倒是便宜了我,来个比翼双飞。”

林海一脸的猥琐,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两女被他压在身下的那副美妙情景。

叶凌月走到了穆挽枫的阵屋旁,敲了敲门。

屋内,穆挽枫声音陡然紧张了起来。

“林海,我说过,太晚了,你我不便私下相处。”

穆挽枫还以为是林海去而复返了。

“穆师,是我,叶灵灵。”

叶凌月刚说完,门就打开了。

“怎么是你?”

穆挽枫倒是没想到,叶灵灵会在这个时辰找上门来。

“穆师,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今日,有些太晚了,有什么话,你明天再说。我……有些不舒服。”

穆挽枫方才,觉得一阵胸闷气短,身子有些燥热,正准备歇下。

叶凌月正欲拿出七色风息花,这时,她闻到了屋内飘出来了的一股旖旎的香气。

叶凌月惊了一惊,迅闭住了呼吸,她再看看穆挽枫的脸色,愈觉得不对劲。

“穆师,你身体不舒服?正好,家母是一名医者,我刚好懂得一些医术,不妨进屋以后,我帮你看看。”

穆挽枫的意识已经开始有点模糊,叶凌月的话她也听得模模糊糊,只能由着叶凌月搀扶着,一起进了屋。

叶凌月一进入高级阵屋,就留意到了,墙角落里放着的那一盆五色“风息花。”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