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灵灵,你太厉害了,居然闯过了九鼎山。”

“早前都是因为陈慕儿那帮人的威胁,我们才不敢和你搭讪。”

“你还是小心点陈慕儿,她那个人,心胸狭窄,等到她恢复后一定会报复你。”

“对了,我还听说,陈慕儿和林海导师的关系很好,你可一定要小心他们。”

女学员们七嘴八舌地说着。

叶凌月听了,不以为意,只是笑了笑。

打击报复又如何?

她打算今晚就去找穆挽枫,只要交付了风息花,她就可以回长生神院了。

除非陈慕儿和林海有本事,把手伸到长生神院里去。

“对了,叶灵灵,你和薄情是什么关系,他好像一直很袒护你。”

一名女学员好奇道。

“关于薄情的未婚妻,你们知道多少?”

叶凌月看了看四周,没看到薄情的影子。

武试结束后,他就离开了。

薄情失忆的事,叶凌月一直很疑惑。

若是直觉没错的话,薄情失忆很可能和他所谓的“未婚妻”有关。

“你是说洛音神女啊,她就是薄情的未婚妻,你可小心点,洛音神女虽然人在冰神院,可她的耳目众多。她可比陈慕儿难对付多了……”

就在叶凌月向那些女学员打听薄情的未婚妻的消息时,薄情已经返回了高级阵屋。

只是他没有立刻返回自己的住处,而是找上了柳沉。

“哟,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薄情,你怎么有空来找我。”

柳沉刚从神院回来,看到了薄情还很是意外。

“恭喜你了,我听说你闯过了九鼎山……”

柳沉话还没说完,薄情一拳就轰了过去,正中他的眼窝。

“薄情,你疯了!”

柳沉回过神来,正欲躲闪。

可薄情的眼眸了,却闪动着暴戾的光,他额头,神印闪动,手下的拳影重重,度之快,柳沉根本就看不清。

“驭风皇拳!”

柳沉认出了薄情使用的,乃是一种大神通武学。

这种大神通武学,即便是在神界也弥足珍贵。

想不到薄情年纪轻轻,竟领悟了这么厉害的大神通技。

柳沉被薄情狠揍了一顿,差点就要断气。

只听得嘭的一声,薄情将烂泥似的柳沉丢到了一旁。

“这一顿,是教训你胡乱搬弄是非。”

薄情性格冷淡,鲜少动怒。

他这般一说,柳沉才反应了过来。

“你是为了陈慕儿和叶灵灵的事?我承认,是我大嘴巴,一时说漏了嘴。可是薄情,你小子可别被美色蒙蔽了双眼。那个叫做叶灵灵的,有问题!”

柳沉和陈慕儿也是认识的。

早几个月,陈慕儿得知柳沉是薄情的邻居,就想方设法和他套近乎,想要多打听些薄情的消息。

对方又是个美人,柳沉自然抵达不住攻势。

他今日随口说起了薄情“偷腥”的事,哪知道一说之下,才知道那个大美人就是外院七班的“叶灵灵。”

当时柳沉就觉得不对劲。

新生中有那般的美人,他怎么可能没印象?

傍晚的时,柳沉又听说了“叶灵灵”闯过了九鼎山。

柳沉又暗中去看了看,确认了那大美人的确就是“叶灵灵,”而且对方一定是个冒牌货。

柳沉现了不对之后,就想来提醒下薄情,再告诉神院的导师们,哪知道他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薄情非但没有感谢他,还将他狠狠揍了一顿。

“那叶灵灵一定有问题,没准还是天外异魔的奸细。我看还是早点揭了她好。”

柳沉还在喋喋不休着。

可忽然间,他的声音噎住了。

柳沉的身子,被猛地提了起来,他的眼珠子鼓鼓的,脸色也变成了酱紫色的。

薄情的手,死死地扼在了他的脖颈上。

一股绿色的神力,从薄情的身上腾起。

那神力,在薄情的身后,形成一个怪异的图腾。

那图腾里,似有人形,有似有兽形,那图腾犹如一双张开的翅膀,仿佛薄情下一刻,就会腾飞而起。

在那股神力的作用下,柳沉觉得自己丹田里的神力,被死死的压制住了。

眼前的薄情,俊美依旧。

只是他的声音,却犹如从地狱里传来,透着冰冷的杀机。

“柳沉,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有第三个人知道了她不是叶灵灵的事,我立刻将你撕成了两半,我说到做到。”

柳沉拼命点着头。

他毫不怀疑,只要他敢说一个“不”字,薄情就会像拧断小鸡的脖子那样,结束了他的生命。

在柳沉点头的一瞬,薄情身上的那股神秘的神力消失了。

他额头的神印,也随之恢复了平静。

“得罪了,柳沉学长。”

丢下了这一句话后,薄情翩然而去,只留下了柳沉在原地,大口喘着气。

薄情站在了河畔,目视着神院的院门口。

这个时辰,神院里的学员都已经结束了一日的修炼。

他在人群中,寻找着那张熟悉的面孔。

他不管她是不是叶灵灵,他只知道,他想保护她,不愿意让任何人伤害她。

黄昏前后,就在距离河畔不远处的一座中级阵屋里。

陈慕儿的脸上,包着厚厚的纱布。

经过了治疗,陈慕儿已经醒了过来。

“慕儿,你好些了吧?”

林海走了进来,他递了一个眼神给陈慕儿的室友,后者连忙避走了出去。

“好什么好!叶灵灵那个贱人,居然敢这般羞辱我。林海,你竟然看着我被叶灵灵当众羞辱!”

陈慕儿用最恶毒的字眼,诅咒着“叶灵灵。”

可她没说几句话,就牵动了伤口,疼得她差点没再次昏厥过去。

“你不要生气,那女人如此放肆,我迟早帮你报仇。这个把月,你好好养伤。对了,你说的那花,是不是也该给我了?”

林海醉翁之意不在酒。

陈慕儿这次受伤,看似是轻伤,实则不然。

听医师说,她的鼻梁骨和下骸骨都被打碎了,即便是用了“生骨丹”重新生骨,在长回来的骨头,也会奇形怪状。

这意味着,陈慕儿这张脸是毁了。

没了美色,陈慕儿还有什么用?

林海来探病是假,真正的用意,是来向陈慕儿要那盆别有用途的花。

“哼,林海,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当初你可是答应我,赶走叶灵灵,我才会送你那花的,可现在呢?叶灵灵还好好地在学院里,你必须弄死她。”

陈慕儿不满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