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儿,只怕整个外院都已经知道接过了。

“林海,你让我太失望了。身为神院导师,无论是有天赋的学员还是落后的学员,你都应该一视同仁。。不仅是叶灵灵的卷子,早前答案为北境神尊的卷子,都应经重新打分。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穆挽枫的面上,浮起了一抹怒红。

“挽枫,你又何必如此较真?北境神尊,可是如今的神帝继承人,他又是风谷神帝的女婿,你这么一做,要是传出去,只会得罪了风谷神帝和北境神尊。”

林海还想劝说穆挽枫,后者根本不听,转身就走。

“你以为院方就会赞同你的观点,女人就是女人。”

林海摇了摇头。

这一番曲折,也就只有风神院林海和穆挽枫知道,学员们毫不知情。

正午后,不少新生们都围在了公告栏前,等着结果。

叶凌月也在其列。

不及格名单贴出来时,大伙儿都围了上去。

“本次文试,第一名依旧是薄情,有三十三名学员不及格,不及格名单如下。”

叶凌月走上前去一看,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

没通过?

叶凌月看着名单上的名字,略有些吃惊。

她的分数应该就在及格和不及格的边缘,既然没通过,想来最后一题……

“连开荒战役这么出名的战事都不知道,还敢来风神院,我要是某些人,早就滚出风神院,回家嫁人生孩子去了。”

陈慕儿那几人也在布告栏旁,看到了叶灵灵不合格的消息,几个女人幸灾乐祸了起来。

“像你这种人,的确也就只有回家嫁人生孩子的那点能耐,不对,你这样的女人,长了脑的男人都不会娶回家。”

叶凌月瞟了陈慕儿一眼。

陈慕儿年纪轻轻,可叶凌月的眼光锐利,一眼就看出,陈慕儿的气息很浑浊,和当初的洪明月很相似,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

“废物,你说什么!”

陈慕儿一听,俏脸红,就要上前和叶凌月理论。

可就在这时,她身子一僵,目光痴痴的越过了叶凌月的肩,看向了她的身后。

人群自动散开了一条路,薄情走了过来。

薄情来这里干什么?

他这样的资优生,来看不及格名单,这一想就不合理。

要知道,早前几个月,他从来没有来看过不及格名单。

薄情看了眼不合格名单,看到叶灵灵的名字时,他的目光沉了沉。

她不及格?

“诸位,这次文试的不及格名单有所变动,以最终版本为准。”

就在叶凌月以为自己要卷铺盖走人之时,人群又一次沸腾了起来,只见穆挽枫和林海走了过来。

穆挽枫手里,还拿着另外一份公告。

她将那份新公告重新贴了出来,上面的不合格人数,从三十二个,变成了三十一个,叶灵灵的名字神奇的消失了。

“这?”

陈慕儿原本还幸灾乐祸的脸,一下子变了。

还有在场的其他学员,也全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林海导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女人,不是不及格嘛?”

陈慕儿不甘心,冲着林海使眼色。

“关于叶灵灵的成绩,穆师二次审核后,现她的卷子有纰漏之处,经过和院方的商量,决定撤销她不及格的成绩。文试合格者,下午继续参加武试。”

林海也是憋了一肚子的不满。

他没想到,穆挽枫居然真的会为了一个废物学员,前去和院方理论。

院方斟酌再三,接受了穆挽枫的建议,保留了叶灵灵的文试成绩。

“可……可是……”

陈慕儿愤恨地瞪着叶凌月。

“稍安勿躁,下午还有武试,你好好准备。”

林海劝着陈慕儿。

通过文试又如何,月考中,最艰难的是武试。

陈慕儿想了想,的确也是如此。

在武试上,叶灵灵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一个三品神印,是怎么也不可能闯得过九鼎山的考验的!

得知自己侥幸通过了文试后,叶凌月也舒了口气,她的身旁,薄情的脸色也跟着明朗了很多。

“穆师,多谢相助。”

叶凌月看到了穆挽枫,心中也猜测,自己能通过武试,是因为穆挽枫的缘故。

她见穆挽枫气质清雅,为人颇为和善,趁着这个机会,忙走上前去,想要趁机问候,找机会告诉她盛导师的事。

“这是我份内的事,倒是你,年纪轻轻,怎会知道‘夜凌’的事迹?”

穆挽枫倒是没想到,这位休学三个月的“叶灵灵”竟生了这般出众的模样。

饶是身为女子的她,都不禁看得目不转睛。

穆挽枫瞟了眼叶凌月身旁的薄情。

看样子,薄情似乎也和“叶灵灵”认识?

能和薄情走得这么近,这位叫做叶灵灵的女学员,怕也是不简单啊。

“家父曾经在北境神尊麾下任职,所以对夜凌的事迹,有所耳闻。因我是女儿,所以对于这位女军神的事,很是喜爱,收集了不少她的事迹,久而久之,就耳熟能详了。”

叶凌月寻思着,怎样才能告诉穆挽枫风息花的事。

只可惜,林海很快又粘了过来,叶凌月和穆挽枫没说几句话,就不得不分开了。

“你我很是投缘,我的阵屋,在西竹丘陵的第九间,你若是有修炼上不懂的地方,可以在课后来问我。”

尽管只是寥寥几句,穆挽枫很是喜欢“叶灵灵。”

她虽不是七班的导师,但也想帮助下叶灵灵。

叶凌月听了,忙不迭点了点头。

“下午的武试,我也在场,你可要加油了。”

穆挽枫说罢,这才和林海一起离开了。

文试的结果一出,合格的学员继续武试,不合格的学员只能收拾行李,离开风神院。

至于薄情,在看到叶灵灵留了下来后,一言不,也看不出喜怒,一会儿又没了影。

午后,叶凌月稍作休整之后,就按照神院里的坐标,前往九鼎山。

风神院的武试,素来都是在九鼎山举办的。

出之前,叶凌月还在想,这武试到底是怎样的?

本以为也是寻常的对阵模式,只是叶凌月一到了九鼎山,才信风神院的武试,和她想象的大不相同。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