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像是薄情这样的资优生,文武试都是小菜一碟。

“也对,我都忘记了,你小子已经连着两个月,都是新生文武试的第一名了。月考对你而言,就是走个形式。”

柳沉羡慕着,可话才刚说完,身前的薄情就不见了。

“哎,你小子,懂不懂礼貌,我好歹也是你学长,你不吭一声就溜了……”

柳沉在那里骂骂咧咧着,只是薄情早已不见了踪影。

一抹翠色的身影,在丛林间飞梭而过。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

“那笨女人。”

薄情心急如焚。

他原本打算,过了昨晚,就再也不去管“叶灵灵”的事了,可是事关月考,那笨女人又是第一天返校报道,以她今时今日的修为,月考又怎么可能取得好的成绩。

风神院的门口,几名学员正在巡逻,就见一道影子横冲直撞,进了院门。

“又是哪个冒失鬼,看这架势,又是个去九鼎山赶月考的。”

那几名学员摇了摇头,顾自巡逻了起来。

却说叶凌月一早离开了薄情的阵屋,她原本还想和薄情一起去神院。

可是一想到昨晚的经历,她还是放弃了。

她是冒充“叶灵灵”的身份混进来的,还是低调一些好。

反正只要把风息花交到了穆挽枫导师的手里,她就可以开溜了。

叶凌月在神院里游荡了一阵,大致将整个风神院的外院都记了个清楚。

期间,她又领取了风神令和叶灵灵的课程表。

不得不说,风神院的教学体系,比起长生神院来要合理也严格很多。

“叶灵灵”是武修,她的这份课表上,各种基础武学课程,神通技传授课程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不仅仅是日常的修炼课程,风神院内不定时还会举办一些讲座。

这些讲座,大多时风神院请来的一些有名望的神尊、方仙,还有一些军团的中高层,传授学员们一些修炼之道。

如此一来,叶凌月总算会能明白,为什么风神院这些年的势头越来越好,培训出来的学员,在新生试炼上,往往能一鸣惊人了。

叶凌月看了这份课表后,都想加入风神院了。

不过叶凌月也清楚的很,以她报名那会儿的资质和三品神印,加入风神院想来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风神院还是风谷神帝的直属神院。

这个风谷神帝,和她爹娘以及爹娘的顶头上司火炎帝君,一直是死对头。

他更是兰楚楚的爹,光是这几点,叶凌月就不可能加入风神院。

“叶灵灵,你休学了三个月,好在总算是恢复了。这次返校,你一定要勤加修炼,跟上进度。还有,今日是新生月考的时间,上午文试,下午武试。若是没事的话,你早点去武修七班报道。”

院方的人提醒着叶凌月。

“文试武试?”

叶凌月一脸的意味不明,她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课表,果然今日课程上,只有月考两个字。

她一头雾水,只能是前往武修七班报道。

说来也是机缘巧合,叶凌月“插班”到风神院后的班级,也是七班。

只不过和符箓分院不同,风神院内的新生一共分了二十个班级,每个班级各百人。

叶凌月到了七班。

风神院的武修七班,是个大的修炼室,因为月考的缘故,七班的学员们早早就到了。

叶凌月进门时,在场的学员们全都留意到了她。

男学员们议论纷纷,冲着她吹着口哨。

女学员们则是眼带嫉妒,盯着叶凌月那张桃花般娇艳的俏脸。

“那女人是谁?怎么跑到我们班来了。”

其中有几名女学员,尤其注意叶凌月。

问话的,是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学员。

那女学员一身犹为紧身的院服,丰满性感,指甲上涂满了红艳艳的丹蔻,她名叫陈慕儿,六品神印,父亲也是一名上位神,在七班里,天赋和容貌都算是拔尖的。

“叶灵灵”来之前,陈慕儿一向很受人追捧,可“叶灵灵”一出现,就抢了应该属于她的那些爱慕的眼光,这让陈慕儿很是不爽。

“她是叶灵灵,就是开学时神兽觉醒失败,神印退化的那个。没想到,那么重的伤,居然都让她熬过来了,还真是命大。”

“熬过来有个屁用,你看她的神印。”

“三品神印?也太逊了吧,简直就拉低了我们整个七班的实力。”

几名女学员满脸的嫌恶之色,看叶凌月的眼神愈不善。

“命大?我倒觉得未必,再怎么命大,能熬得过今日的月誓?”

陈慕儿嗤之以鼻。

风神院的月考,那是出了名的严格。

像是“叶灵灵”这样的三品神印,又休学了三个月,别说是武试,只怕连文试也通不过。

“慕烟说的没错,我看她最多也就只能在风神院呆一天,今日下午,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那些女学员咯咯笑了起来。

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眼神下,叶凌月径直到了一旁的角落里,盘腿打坐了起来。

叶凌月既然只是想在风神院短暂逗留,也就没有和任何人结交的意思。

她看似在休息,可一旁七嘴八舌的讨论声,还是一点点落到了她的耳里。

好在今日来的是她,若是换成了“叶灵灵”本人,只怕早就被这些恶意的“口诛笔伐”给气得拂袖而去了。

也不知这所谓的月考的文试和武试到底会考些什么,有没有机会遇到穆挽枫?

叶凌月正沉思着,忽觉得周围一片安静。

“叶灵灵,有人找你。”

叶凌月才反应过来是有人在叫她,她抬头一看,顿时明白为何周围的人都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她了。

武修七班的门外,站着个人。

那人只是站着,一袭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风神院的院服,可整个人就如光体似的,攫取了无数人的目光和呼吸。

“薄情?”

叶凌月很奇怪,薄情怎么回来找她?

她忙走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你阵屋里的东西,我可什么都没拿。”

叶凌月说道。

“给你。”

薄情不由分说,往她手里塞了一物,说罢,转身就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