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和叶凌月穿梭在风神院中。

暗夜寂寥,神院里人并不多,可是偶尔还会有三三两两的学员和导师经过。

薄情是院内的名人,即便是内院的学员,都要对他刮目相看几分。

他本就引人注目,这会儿和叶凌月走在一起,两人的相貌,即便是在神界,也是灼人眼球的级别,两个加在一起,回头率可谓是百分之两百。

夜深人静的,一个是翩翩美男子,一个是楚楚动人的佳人,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好事者早就已经脑补一百次了。

薄情从那些人的眼中,看到了促狭和八卦之色,他有些不喜,有些后悔的一时好心,答应给“叶灵灵”带路了。

“薄情啊薄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多管闲事。你和她走在一起,消息若是传到了洛音的耳里,少不得又要一顿吵闹。”

薄情揉了揉眉心,长腿一跨,走得更快了。

这可苦了薄情身后的叶凌月,她个头不矮,腿也不短,可比起薄情那样的高瘦个而言,就无语了。

加之她不敢乱用神力,只能是靠着体力,跟在薄情后,可即便是如此,没多久,薄情就不见了人影。

叶凌月恼了,啐了一口。

“死薄情,翻脸比翻书还快,翻脸不认人。”

她正骂着,身旁有几个不怀好意的外院学员走了过来。

“这位学妹,大半夜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走。”

“可不是嘛,这个时辰,院门都要关了,要不去学长的阵屋里歇歇脚?”

叶凌月体内,天地之力悄然运起,就准备出手,好好教训这几个登徒子一番。

“滚开。”

不等叶凌月威,那几名外院学员就被一股大力席卷而起,连人摔了出去,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薄情阴沉着脸,怒瞪着那几名外院学员。

“薄,薄情。”

那几名外院学员本还想作,可是一看到薄情,吓得面无人色,一溜烟就跑了。

“祸水。”

薄情薄唇一掀,吐出了两个字来。

这女人,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第一天来神院,就惹来了这等事。

方才他走在前头,哪知走了一段路后,回头一看,才现那女人丢了。

薄情的心漏跳了一拍,他没有半点迟疑,连忙折了回来。

哪知就看到了一群人在调戏“叶灵灵”的场面。

“叶灵灵”一脸的“惶恐”,那模样,看得薄情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等到他意识过来时,已经是将那几名登徒子给丢了出去。

“彼此彼此。”

叶凌月不服气着,回瞪了薄情一眼。

论祸水,她哪比得过薄情,这可是个男女通杀的主。

薄情被噎了个够呛,他瞪了眼叶凌月,薄唇抿紧。

忽的,抬起了手来,他的指迅划过了叶凌月的手掌,只是一瞬,他就感到了叶凌月手指间的滑腻和温暖。

他的心,像是被钝器狠狠地撞了下,心,不由乱了。

叶凌月回过神来时,现自己的手再次拽住了薄情的……衣袖。

“抓牢了。”

薄情闷声丢下了一句话,领着叶凌月继续往前走。

后面的半程路,薄情的脚步明显慢了许多。

两人走了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一片阵屋前。

这片阵屋,分布的错落有致,依山而建和长生神院的阵屋有些相似,只是和长生神院的阵屋不同。

风神院里,五品以下神印的学员,住低级阵屋,四人一间。

五品神印以上的学员,住的都是中级阵屋,两人一间。

八品以上的学员,直接和内院学院一样,入住高级阵屋。

其中低级阵屋最小,设备最简陋,中级阵屋宽阔一些,设备精良,至于高级阵屋,是两层式的独立楼房。

“你住哪里?”

薄情回头看了叶凌月一眼。

若是以前的叶灵灵,应该是住在中级阵屋的,可她如今是三品神印,应该要居住在低级阵屋。

薄情瞥了眼“叶灵灵”的身形,觉得她走路跟一片树叶似的,这种身板,住在低级阵屋……

“我才想起来,我好像还没分配阵屋。”

叶凌月回过神来,“叶灵灵”第一天来报道,黄昏那会儿,正是准备去找院方,安排一处阵屋的,哪知道就遇上了她。

所以一耽搁,她还没有分配阵屋呢。

薄情不做声了。

“算了,我还是在野外将就睡一晚好了。”

叶凌月琢磨着,她还是待会进鸿蒙天凑合一晚得了。

“站住。”

叶凌月还未走开几步,手间一紧,薄情拽住了她的手。

入手,一阵软滑。

薄情的心又是一颤,慌忙松开了手。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一个人住在野外?”

薄情恼火着,面上的不快之色,昭然若揭。

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哦,她对男人而言,有多大的吸引力。

刚才那几个登徒子的教训还不够,居然说要露宿野外?

薄情恨不得拎着叶凌月的衣襟,狠狠训斥一通。

“你放心,野外很安全的。”

叶凌月不以为然着,她哪来的那么娇气,以前在古九洲时,也没少住野外,再说了,她不是有鸿蒙天嘛。

“你住我那。”

薄情忍了半天,终于吐出了一句话,他指了指位于山峦上的一间高级阵屋。

他已经是八品神印,风神院分配给了他一间高级阵屋,他一人居住。

“啊?”

叶凌月吃了一惊,她和薄情……这不合适吧。

“我住外头。”

薄情说罢,调头走进了夜色中。

身后,“叶灵灵”的声音不断传来。

薄情连头也不回,一气走出了老远。

他的手间,还残留着女人柔软的手的触感。

那就是女人的手?

怎么这么软,就好像没有骨头似的。

薄情矗在了夜色中,有些失神地看了看自己的手。

手指间,还残留着美好的触感。

他虽是洛音的未婚夫,可两人重聚不过半年多时间。

这半年里,他又大多在养伤,两人私下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更不用说,如此亲近了。

偶尔几次,洛音主动,薄情虽不喜欢,但也只限于搂抱而已。

薄情本以为,自己是天生不喜欢女子的触碰,可是今晚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